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7:51 上午

刘又铭 2024 年 2 月 22 日 来源:思想坦克

没有自尊的人,总看不过眼满有自信、活得有尊严地别人。 他们总喜欢散布无力感和失败论,希望所有人都跟他自己一样自卑自怜。 今天台湾在对岸霸凌面前求饶装乖,以为这样就不会被打的幻想,或是认为华府应该带自己抵抗对岸的期待,都是这种自我放弃心理的体现。 ──孔诰烽《帝国争霸》

作为一个香港出生的中国研究专家,孔诰烽在英语世界的学术成就斐然。 也让他以不到50岁之姿,即任职美国顶尖的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社会学与政治经济学教授。 他的学术著作,有分析中国自共产主义到党国资本主义,如何透过全球化化来加强政治控制的部分;也有对中国自明清以降,底层抗议活动发展的分析;乃至于对中国模式何以无法 持续成功,并取代美国成为世界霸主的研究。 孔氏作品对中国的理解既广包又深入,既有对国家行动的批判,又有对底层人民的关怀。

一直到近10年来香港局势不断恶化,从伞运到反送中,孔氏作为一个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在对中国的学术关怀之外,也浮现了对香港前途、中港纠葛与台湾命运的现实 关怀。 从早期与「国师」陈云有关「香港城邦论」的交锋,到《少年香港》、《浮夸中国》,再到获得美国列文森中国研究奖的《边际危城》,以及去年底刚繁体中文化 ,由左岸出版的《帝国争霸》。 上述作品都脱不开孔氏以政治经济学与社会学训练梳理中国发展、理解港台命运的路数。 只是《帝国争霸》的关注,相较于前列书籍,从国家、区域又转向了国际层次与全球层次下的「美中关系」,以及中美两国各自近三十年来的政经局势发展。

从「中美国」到「新冷战」

帝国争霸一书,除附录的几篇政治评论外,其主要篇章并不长。 全书旨在描述美中关系自「中美国」(Chimerica)双边贸易自由化与一体化,到「新冷战」(New Cold War)双边自技术、贸易、军事与政治上的全面竞争,从1990年代 到2020年前后的美中关系演变。 在孔诰烽的行文脉络中,无论「中美国」或「新冷战」都来自英国保守派史家,专研经济史与帝国史的弗格森(Niall Ferguson)。

中美国(Chimerica)该词,源自弗格森2007年发表于《国际金融》(International Financial)的〈「中美国」与全球资产市场〉(Chimerica and Global Asset Markets)一文。 延续弗格森对经济史与帝国史的关怀,孔氏强调,后冷战时代,美利坚帝国的延续,其实来自新自由主义的续命。 新自由主义强调跨越国界的人、货与钱的自由流通,让美国资本家与中国共产党可以结盟,一边扩张美国的消费,一边剥削中国的工人。

而新冷战(New Cold War)一说,虽早在2016年川普上台宣告对中强硬政策开始,各家媒体就已甚嚣尘上;但真正定调新冷战一词的,却是2019年弗格森于《 纽时》发表的〈一场与中国的新冷战已经开始〉(The New Cold War? It’s with China, and It has already Begun)。 弗格森就像「米诺瓦的猫头鹰」,总在夜幕低垂时方才振翅高飞。 〈新冷战〉一文,象征「中美国」双方其乐融融的G2时代正式终结。

美国资本伙同中国官方剥削中国劳工

延续弗格森对「中美国」一体化的观察,孔诰烽认为,自1960年代,二战后自由世界以美国为首持续经济增长的荣景不再。 美国企业获利能力持续下降,加上日本与欧洲的复苏,这些国家企业的急起直追,让美国企业更是备感压力,停滞性通膨也在美国出现。 为了恢复美式资本主义的获利能力,1980年代开始,强调人货钱自由流通的「新自由主义」开盛行于美国。 这种新自由主义随着自由世界赢得冷战的斗志昂扬,也一同进入了前共产世界。

其中,尤以中国共产党与美国企业、北京与纽约的联盟,最为成功。 因为这样的联盟不仅壮大了中国共产党的影响力,也成功地让美国企业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代理人,双方结盟合作,共同在美国国内进行游说,压制一直以来持续存在的、美国在权力结构与地缘 政治上「敌视中国」的冲动。

因为上述这种北京与纽约结盟的成功,自2001年中国加入WTO开始,美中双边国内资本都不断累积。 先是美国金融市场因为制度漏洞与监管松散,出现了各种热钱铤而走险的险象环生,2008年金融海啸就是如此形成的完美风暴。 这次风暴下,多数自由市场国家经济遭受重创。 中国虽然因为发展时差、监管相对严格,以及非自由市场等因素,降低了2008年全球金融海啸的影响;但这种国内资本国度累积的状况,在中美国的蓬勃发展下,还是持续往临界点 推进。

更何况,金融海啸对中国国内企业并非毫无影响。 为了刺激经济,维持中共统治下的高度经济发展,北京开始大量对国内企业进行放贷,造成了中国国内热钱过多、举债过高、产能过剩的问题。 为求生存,中国国企与政府开始联手打压、排除国内市场上的外资竞争者。 过去一度与中国共产党结盟的美国资本家因此遭到打击。 这些美国资本家也开始不再约束美国外交菁英对中国的敌视。 更进一步,这些在中国国内市场吃鳖的美国资本家,甚至开始反向对华盛顿施压,希望美国政府以外交手段介入,强化美企在中国市场内对中企的抵抗能力。

但中国国企与中国政府的野心,随着资本与技术实力的持续累积,已经不能满足于,只在中国国内市场排除外企的竞争。 而需要把国内过剩的资本、生产与劳动力输出至世界各地,尤其是各个发展中国家。 这样的积极进取,透过一带一路与亚投行等北京主导的国际制度与国际组织,在矿业、交通、机械、通信等产业,以及基础建设上,逐渐危及美国企业的获益,以及美国的地缘政治 安全与国家利益。 这也让美国商业菁英与美国外交菁英双边逐渐合流,一起对中国采取敌视的态度至今。

美利坚帝国的中国仙丹

值得一提的是,孔诰烽认为,「中美国」等于一种「新自由主义帝国」。 这个新自由主义帝国的强项就是经济发展。 因为治理要钱、打仗要钱、制度运作要钱、对内造桥铺路要钱、外交穿梭更要钱。 新自由主义为这个「要钱的体系」提供了一个强大基础。 这个基础主要来自美国拉入了贫穷但有广大劳动人口的共产中国进入全球自由市场。 从此,中国大量的低成本制造商品进入美国市场。

一方面,美国国内的消费主义得到满足;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的官商权贵透过剥削低成本工人,累积了大量的资本。 中国的满手美金,又大量购买美债,维持美元热度,降低美元利率,全球交易又持续以美元计价。 对孔诰烽来说,这才是中美国的真相,一个新自由主义之下,特定政商权贵联盟内部互利互惠的成果。

但事实上,中国也有自己国内资本与生产累积过剩的压力,也需要靠对外输出资本、生产,甚至劳动力,来缓解内部的压力。 而亚投行与一带一路,也正是这种对外输出压力规划下的产物。 中国也因为自己的帝国梦,意图在经济上抽美国的银根,积极筹画、实践离岸人民币。 期待人民币国际化后,能取代美元成为各国贸易计价的主要货币。

但人民币的非自由汇兑让这样的想法还是镜花水月。 按孔诰烽的研究显示,就算是亚投行对东南亚与非洲各国的贷款,不仅是和其他国家或世界银行进行联保贷款;甚至这些贷款也都还是以美元计价。 中国梦、帝国梦,至少在金融系统这个帝国的基础上,终究还是黄粱一梦。

资本累积作为北京的救命丹与绝命散

特别的是,孔诰烽以马克思学派政治经济学的观点,解释2013年习近平上台至今,为何中共的统治日趋集权。 他认为,北京在2008年金融海啸过后,依靠大量举债与贷款来刺激生产的作法,在2010年前后终究遇到了瓶颈。 经济状况太差、经济成长持续趋缓,这一方面让党国菁英榨取国内外企业利益的所得降低,使得可分配给党内不同派系的资源减少。

一方面,为了打击分利的其他派系,巩固自身派系;将资源集中在自己的派系,以此强化统治能力,成为习上台后不得不做的事情;另一方面,中国共产党作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 ,「高度经济成长」早就取代「马列主义」成为中共一党专政的正当性基础。 若北京没办法维持这种成长动能,就必须依靠政治侦防与监控来保证统治权威不被威胁。

此外,若把2008年以后马政府与北京签定的ECFA,看作中国挺过金融海啸后,晚发型的资本、生产与劳动力过剩下,必须进行全球扩张的一环。 我们可以发现,其中的差别只在,北京的满手热钱,在全世界发展中国家投资的,可能是基础建设与矿藏,买进的可能是自然资源。

所以在2013年习近平上台,宣告建置一带一路与亚投行前,北京其实就已对巴西、委内瑞拉、巴基斯坦贷款,并要求各国以石油资源、港口或重要基础设施作为抵押;但在台湾时,北京 满手热钱没办法买基础设施、自然资源。 所以只能送陆客、买水果。 这些统战的手段其实也是宣泄国内过剩资金、生产与人力的管道。

国家一直都在

从社会学的观点出发,孔诰烽就认为,韦伯学派强调的「国家中心」斗争,在美中关系里一直都在。 这其中,并没有当代历史社会学「把国家找回来」的问题。 看起来国家的角色之所以在美中关系中消失,是因为马克思学派看到的资本势力一时膨胀,遮蔽了政治性的力量。 但经济虽然作为政治的基础,始终没办法压倒政治。

事实上,自柯林顿以降,美国自由派的民主斗士,无论新保守主义(福音教派当代十字军)或是建制派(冷战胜利的民主信心),在美国政策圈横跨左右,只要与中国交往 ,各自一开始其实都有「和平演变」中国的初衷。 这点从柯林顿人马到小布希人马皆然。 但两任总统的团队也在中共与美国资本家的联盟的施压下妥协。 同理,中国自愿加入资本体系,也是为了符合某种「救亡图存」,借此「洗刷百年国耻」的设想。 照孔诰烽的说法,北京甚至从来没有隐藏过自己与华盛顿争霸,或是在美国威胁下求存的意图。

这也是中国自1980年代开始改革开放,就积极加入全球自由贸易秩序的原因。 这个加入,既没有西方世界的压力、也没有邀请,而是中国领导人认为增强国力的必经之路。 而且北京还主动组成游说团,在华盛顿与美国资本家结盟,以确定中国持续顺利保有贸易最惠国待遇,不会因为人权或是关税问题,因此被美国报复,以此在与美国的双边贸易中保持顺差 ,在全球自由市场中持续获利。

美中国家间政治冲突的持续存在,从64以后自由世界对中国的封锁,到2010年左右欧巴马─希拉蕊体制下的「重返亚洲」期间,双方的冲突并无中断。 是美国资本家与中国共产党的合作,创造了「和平红利」,延缓了这种国家间冲突浮上台面。 其中,1996年台海飞弹危机、1999年美国空袭南斯拉夫「误击」中国大使馆、2001年南海军机擦撞,以及期间北京与华盛顿在东海与南海盟友间的摩擦。

美中之间的地缘政治冲突持续不断,只是中国共产党藉由剥削中国工人来取悦美国资本家与壮大自己的策略奏效。 这让「新自由主义」主导了对中政策、华尔街成为对接北京的主流;强调共同自由民主价值的「制度自由主义」落居下风,「和平演变」对待中南海成了末流,纽约取代了华盛顿, 自此美国沉醉于中国所提供的纸醉金迷之中。

本书的最后,孔诰烽引用了列宁在约百年前所写《帝国主义:资本主义的最高阶段》一书。 对列宁而言,资本主义发展到最后,为了寻求更多的资源、拓展更多的市场,必然会形成帝国主义;而不同帝国之间的彼此扩张,又必然发生冲突。 目前看来,中国作为帝国,确实已深陷于「如何在与美利坚帝国的竞争下,保护对外扩张的投资」中,无法自拔。 因为海外的经济利益,终究需要靠政治与军事实力来保护。 美中冲突的螺旋上升,正是中美政商联盟经济利益分赃不均的结果。

而在这样的冲突中,两个灵魂出窍帝国决裂的缝隙里,因此有了弱小民族回旋、博弈的一丝机会。 对孔诰烽而言,台湾正是这帝国争霸间的危崖之花。

余自束发以来,粗览群书,独好屠龙之术,遂专治之,至今十余载矣。 从师于南北东西,耗费虽不至千金,亦百金有余。 恨未得窥堂奥,辄无所施其巧。 由是转念,吹笛玩蛇,偶有心得,与旧亲故共赏,击节而歌,适足以举觞称庆也。

 


书名:《冷战:从两强争霸到全球冲突,当代地缘政治的新世界史》
作者:文安立(Odd Arne Westad)
出版社:联经
出版时间:2023年11月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