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6:24 上午

作者:五羊  来源:VOA  2024.02.24

2024年1月,在基辅一个地下酒吧等候脱口秀表演的乌克兰民众 (美国之音记者五羊,特约摄像Yuriy Dankevych拍摄)

2024年1月,在基辅一个地下酒吧等候脱口秀表演的乌克兰民众 (美国之音记者五羊,特约摄像Yuriy Dankevych拍摄)

亚历克斯-卡楚拉(Alex Kachura)是基辅的一位小有名气的脱口秀演员。俄乌战争爆发后,他开始改用乌克兰语表演。

“战争爆发后,我们讨厌俄罗斯的程度很高,所以我们(在舞台上)说不出俄语的笑话。同时,按照我们现在的法律,在面向大众的表演时,说俄语是违法的”。

多语言文化的乌克兰

俄语,是前苏联时代的通用语言,时至今日,仍在乌克兰被广泛地使用着。在乌克兰全国,同时使用乌克兰语和俄语的人很多,这也是乌克兰多元的语言文化的特点之一。

比如,乌克兰的现任总统泽连斯基曾是一名喜剧演员,他的绝大多数作品都是说俄语的。在2019年的总统就职仪式上演讲时,他的乌克兰语还显的不那么熟练。之后,乌克兰媒体也多次报道过他和他妻子的私人对话是使用俄语进行的。

总体而言,乌克兰西部地区通常更偏向使用乌克兰语。而乌克兰东部地区,尤其是靠近俄罗斯边界的地区,更倾向于使用俄语。部分原因是因为苏联时期的历史,以及与俄罗斯的文化、经济联系较为密切。

城市化是另一个原因。在乌克兰的近现代史上,城里人说俄语的更多些,农村地区说乌克兰语的更多些。

但毫无疑问,语言的使用,与时代的政治和文化偏好,有着密切的关联。俄乌战争的爆发,让乌克兰之前在语言政策上的摇摆不定,迅速呈现出一边倒的局面。

2022年6月,乌克兰议会通过了两项法律,对俄罗斯书籍和音乐实施严格限制。一项法律禁止印刷俄罗斯作家撰写的书籍,除非作者放弃俄罗斯护照并获得乌克兰公民身份。另一项法律则将禁止在媒体和公共交通工具上播放由1991年之后持有俄罗斯公民身份的音乐家创作的音乐,同时在电视和无线电广播中增加乌克兰语内容和本土音乐。

2023年7月,基辅市议会颁布了一项暂停在基辅市内公开使用俄语文化产品的条例。条例涉及了书籍、音乐、戏剧表演、音乐会以及文化和教育活动。

政治家们有着自己的考量。但很显然,战争是需要划分敌我界限的,语言的使用,成为了表达政治态度的方式之一。

语言的身份认同

“乌克兰语和俄语的差别,有点像广东话和普通话的差别。我们可以听懂他们说的,但他们听不懂我们说的”,亚历克斯告诉美国之音记者。亚历克斯能说一口流利英语和普通话,他在中国呆过七年,留学和工作。并且在深圳和香港长住过。

亚历克斯说,实际上,乌克兰语和白俄罗斯语,以及波兰语很接近。“我们和波兰人可以相互沟通,只要说得慢一些的话。”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乌克兰人逃离战争,会首选波兰。

亚历克斯表示,包括他在内的很多喜剧/脱口秀演员,并不仅仅是因为政府的法令,才开始从俄语改说乌克兰语的。这个改变的过程,更多的是自发性地完成的。

“其实在战争开始前,有少部分的演员已经开始用乌克兰语来表演,但大部分的演员还是用俄语。但战争爆发后,大家都开始说乌克兰语了,这和政府的管控没有关系,是我们这些做喜剧的人自发的”。

有意思的是,这个改变的过程,让亚历克斯收获到语言身份上的认同。

“因为你已经习惯了说俄语来表演,这里是这样,那里是那样。但当你用乌克兰语开始表演时,你之前习惯的地方都发生了改变。但习惯以后,你才会发现这样更好,因为这样你才会有你的身份认同(identity)。”

“我说俄语的时候,我总是担心我的俄语不标准,没有俄罗斯人的标准。因为俄罗斯人总是会笑话我们乌克兰人说的俄语,很土,因为我们有乌克兰的口音。但我现在表演的时候说乌克兰语,我很放松,不用担心有人会笑话我的口音。我现在感觉到乌克兰语是我的母语,我之前说俄语(表演),那是一个误会,是一个错误。俄语不是我的语言,我真正的语言是乌克兰语”。

“我现在感觉到乌克兰语是我的母语,我之前说俄语(表演),那是一个误会,是一个错误。俄语不是我的语言,我真正的语言是乌克兰语”。

作为政治立场表达的语言选择

亚历克斯来自俄东的哈尔科夫,乌克兰的第二大城市,那里的人90%以上说俄语。但说俄语,并不意味着他们不认同自己乌克兰人的政治身份。

因为战争,亚历克斯被推离出了他的语言舒适区,但重新找到了新的定位和方向。战争的爆发和持续,给了这些乌克兰语的喜剧演员,一个新的事业发展机遇和空间。

如果要将俄语完全从乌克兰的公共言论中完全剥离,会对乌克兰的社会和家庭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或许还需要时间来验证。

美国之音记者在乌克兰采访期间碰到的乌克兰人对语言使用的选择各有不同。

例如,乌克兰本土物流公司Meest China的联合创始人维亚切斯拉夫·李森科(Vyacheslav Lysenko),他在战争爆发后这两年里为乌克兰军队捐赠了大量的物资和资金。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他使用了乌克兰语,也使用了部分的英语和俄语。

但美国之音雇请的乌克兰摄影记者,一位第一语言是乌克兰语的利沃夫人,在采访结束后指出,李森科的乌克兰语“只会说一些基本的表达”。如果李森科使用俄语接受采访,也许会有更准确和生动的表达,但他选择了用乌克兰语受访。

战争下的乌克兰(13):中乌间的物流网依然通畅,但运输方式变了

再比如,美国之音采访基辅的汉语培训学校鑫山语言学校(China Hill Club)校长费多雷茨·安东尼娜(Fedorets Antonina)时,她告诉美国之音,她的家庭都是说俄语的,在俄乌战争全面爆发后,她决定停止学校的俄语培训,并开始在家里说乌克兰语。

像亚历克斯这种靠语言表达来作为事业的人,是社会中的极少数。

全面战争的爆发,到现在已经两年了。亚历克斯的喜剧表演的内容,也发生了一些变化。

“(战争刚刚爆发的时候)所有的脱口秀演员都会说与俄罗斯有关的笑话,俄罗斯人有多么的坏,多么不好。但现在你说这些笑话,谁都不会笑了,因为这些笑话大家都知道了。”

亚力克斯接着说,“我们基辅的地铁有问题,有条线路经常漏水,(所以)我就讲和地铁有关的笑话,这比和战争相关的笑话更有意思。因为所有人都已经习惯了战争的状态,大家需要新的东西,之前没有听过的”。

战争下的乌克兰(11):中文流利的乌克兰喜剧演员,我们需要更多“积极情绪”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