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6 月, 2024 12:23 上午

作者:程晓农  来源:RFA   2024.02.26

评论 | 程晓农:美中战略关系清晰化
美中两国国旗   美联社图片

    最近几个星期当中,美国政界、军方陆续发表了一系列关于美中关系的重要看法,这些看法把过去两年以来美国对华关系中的外交辞令,变得更加清晰化了。这些重要看法涉及到两个基本层面:第一,美中关系为什么恶化;第二,美国将用什么样的策略来应对中共的对外威胁。

一、中美关系恶化的来源和走向

笔者近几年来一直反复讲一件事,那就是,中共2020年1月派遣海军舰队到中途岛海域,举行针对美国海军基地的演习,并且由外宣官媒宣布,“剑指珍珠港”,“攻台必攻美”,这个行动点燃了中美冷战。这样的行动意味着,中国这个核大国从此取消了尼克松访华之后形成的中美盟友关系。

所以,从2020年初开始,因为中国对外扩张的需要,它展开了战略上威胁美国的军事态势,中美之间就没办法再维持盟友关系了,美中关系从此变成了对手关系或敌对关系。中美冷战的开启,是中共一手造成的,至于中共是否当时意识到,它的“剑指珍珠港”演习,就此便开启了中美冷战呢?这就是本文下面要讨论的问题之一。

苏联解体、美苏冷战结束以后,将近三十年里,美国处在没有敌对核大国的国际关系当中,世界秩序只受到区域型小国的影响。但是,中共开启中美冷战,却结束了三十年无冷战的世界格局;一个试图改变世界秩序的核大国中国,从此成了世界和平与世界安全的最大威胁。

中国开启中美冷战,它有什么好处?这又是个值得深入探讨的问题,我会在另一篇文章里讨论。在此之前,美中的盟友关系建立在联合对付苏联的美苏冷战基础上。毛泽东时代,中国的国家安全事实上纳入了美国主动提供的核保护伞之下。而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美中之间的盟友关系,让中国逐渐从美国得到了巨大的经济和技术利益,美国对中国开放市场、开放科研合作、开放各类投资,让中国的经济技术实力迅速增强,甚至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美国也为中国提供了陆军用军事装备,比如新型火炮,以增加中国的军力。

苏联解体以后,美中关系不但没有倒退,反而随着中国加入经济全球化,而变得越来越紧密。美国的很多企业把供应链转移到中国,让美国的许多产业变成了在华制造的销售公司群落,比如制药业就是如此。

从常识来看,中共点燃中美冷战,会完全破坏美中之间半个世纪的信任与互利合作,造成中国的巨大损失。为什么中共坚定地走上了中美冷战这个战略方向?此问容作者在下文中分析,其背后的思考是,这是一个中共决策层的偶然错误吗?

二、红色大国的“萨拉米攻击”

二战之后,从1945年开始,斯大林就违背雅尔塔和波茨坦协议的美苏约定,逐步、谨慎地蚕食东欧。斯大林指挥苏军占领地区的各东欧国家共产党,倚靠苏联占领军的威压,使用东欧的共产党人士在莫斯科受训时学会的政治分化、统战、制造阶层对立、收买可利用者、操纵选举等各种战术,陆续夺取了东欧地区各国的政权。然后,东欧国家的新建共产党政权再用秘密警察严密控制社会,不断扼杀民间的反对声音,把原来的自由社会转型成了苏联式的专制社会。

当东欧国家陆续变成共产党政权之后,当地民众陆续发动了反对苏联控制的各种活动,于是苏军先后用坦克镇压了东德、波兰、匈牙利和捷克斯洛伐克的反苏起义。就这样,苏联这个红色大国采用“蚕食”战略,在原本不属于苏联地盘的东欧地区,最后建成了一大片由苏联掌控的红色地盘。

匈牙利共产党领导人马蒂亚斯·拉科西 (Mátyás Rákosi) 当时恭维斯大林说,苏联在东欧的蚕食战略是一种“萨拉米攻击”。萨拉米(salami)是一种在欧州很受欢迎的熏肠,通常切成一片一片吃。拉科西描述,在匈牙利,他的莫斯科背景政党就是采用一步一步的方法,先分化不亲苏的政治力量,然后影响中间派,最终拉拢大部分左翼政治势力,摧毁了原来在选举中占优势的不亲共政党,就像切萨拉米一样。

以后拉科西的比喻就成为西方国家理解红色大国对外扩张战略的一个“透镜”,“萨拉米攻击”也被称为“萨拉米切片策略(the salami-slice strategy)”。也就是说,当红色大国对外扩张的时候,它明白,如果把自己的各种目标一次性推出,可能引起当地人的警惕和反对;因此,红色大国的代理人会使用一系列小动作,每次取得一点进展,最后积累大的成果,完全实现红色大国的吞并目标。

从政治层面来理解,苏联的这种战略,用统战或收买对方国家里的共产党盟友的办法,破坏东欧国家原有的政治自由、法治和新闻自由,削弱对方执政党的社会支持,用红色渗透来扭曲对方国家的言论自由,用分化瓦解、零敲碎打的方式,达成红色大国吞并对方国家的对外扩张目标。中共近年来对台湾的军事骚扰和政治渗透,就是典型的“萨拉米攻击”。

美苏是二战时期的盟友,这种盟友关系一直延续到战后。二战后的起初几年里,当苏联有计划、有步骤地推行在东欧国家的“萨拉米攻击”时,美国的民主党总统杜鲁门疏于防范,结果当地不少国家原来并不亲苏的政府都陆续被苏联代理人取代,于是东欧国家就被“切”进了红色大国的“餐盘”里,最后形成了东欧的共产党政权集团。

三、苏、美、中的冷战经验对比

冷战并非中共首创,二战后不久,苏联就在地球上引入了美苏冷战。中美冷战是人类遇到的第二次冷战,而这第二次冷战,同样是红色大国与美国对垒。美国曾在美苏冷战中逐渐积累了应对红色大国威胁的经验,而苏联也逐渐积累了冷战中要如何“避免热战”的经验。但是,中共却因为特殊的历史背景,跳过了这一课。而正因为如此,中国2020年开启中美冷战以后渐渐发现,它正在为不懂冷战规律而付出越来越大的政治经济代价。

苏联二战后在东欧的“萨拉米攻击”奏效,冷战的铁幕因此在东欧与西欧、中欧之间形成,这时美国的杜鲁门总统才看清了国际局势,做出了反应,于1947年3月提出了防范苏联在东南欧进一步实施“萨拉米攻击”的“杜鲁门主义”,同时加快落实复兴西欧经济的“马歇尔计划”。这样,美国和西欧国家才基本上稳住了阵脚,阻断了苏联在西欧的“萨拉米攻击”企图,同时也建立了以西德边界为重心的北约陆上军事防线。

此后,美苏之间又经历了“古巴核导弹危机”,彼此形成了比较有效的冷战局势稳控机制;与此同时,冷战双方之间的核军备竞赛不断升级,构成了所谓的均衡核威慑,即双方都能有效实施全盘核打击。核大战威胁之下,没有任何赢家,只剩输家。美苏两国的冷战局势稳控机制和均衡核威慑军事战略,避免了彼此之间爆发直接冲突,从而防范了世界大战的危险,为北半球的民主阵营带来了持续繁荣,而苏联集团则在这个过程中,因为制度劣势而走向末路,最后垮台。

必须客观地承认,美苏之间冷战经验的形成,苏联也是积极的贡献方。虽然二战后苏联的好战领袖斯大林顽固地强调,共产主义世界与资本主义世界之间的冲突不可避免,他1946年2月在演讲中称,只要资本主义制度还存在,战争就不可避免,但斯大林1953年死后,他的继任者就改变了斯大林的国际战略,提出了与西方国家和平共处的路线,要尝试以互相信任为基础的对外和平政策。

但上个世纪后半叶的中国曾一度为好战领袖毛泽东操控,他为了夺取共产党集团的领袖地位,反对苏联与西方的和平共处路线。中国曾经是共产党国家阵营的重要成员,但最后中国与苏联翻脸,面临苏联的全面核打击,美国趁机把中国改成了美苏冷战中美国的红色盟友。可以讲,中共是在自己的核武器还未成熟、远程运载工具仍在研制的过程中,一下子就得到了美国核保护伞的保护。也因此,中国只在美国的核保护之下,与苏联之间有过一段次一级的中苏冷战;但中国却因此完全忽视了苏联的美苏冷战经验的积极意义。

因此,中共与苏共的最大不同在于,中共并没有真正吃过冷战的亏,所以完全不懂“冷战怎么玩”的其中道理,而苏联从1953年开始,就有点明白这个道理了。中共一直以为,玩弄苏联当年搞过的“萨拉米攻击”,就可以逼迫美国退让,从而达成中共对外扩张的战略目标,冲出“第一岛链”。直到2023年11月习近平与拜登在旧金山见面会谈,中共才算是稍微懂了一点冷战局势稳控机制的必要性。

四、美国官方对中美关系的新认知

中共的对美出击战略,早在上个世纪末期就开始付诸实施了,那时中国从乌克兰买下“瓦良格号”航母空壳和全套图纸,目标就是建立一支能威胁印太地区现有国际秩序的远洋航母舰队。中共本世纪的对外“萨拉米攻击”,军事上试图用打擦边球的方式,渐进地削弱或压缩美国在东亚地区的防务活动;谍战上则用积少成多的办法,一点一点地盗窃美国的军用和民用技术,来壮大中国的科技实力。

中共2020年初点燃中美冷战之举,是中国第二次与自己最重要的盟友翻脸相向。前一次是中国与“苏联老大哥”对抗,是美国救了中共政权;这一次是中国与美国翻脸,当美国逐渐认清了中共的真实威胁意图之后,就从美苏冷战的对苏政策“筐子”里,翻出了当年行之有效的战略和策略,用来应付中共制造出来的威胁。

虽然中国开启中美冷战已成事实,但冷战状态是两个世界大国之间的互动关系,只要美国还未清晰地表示对这种新中美关系的新认知,似乎中美冷战就只是一个假设,或者是一种可能来临的局面。从2020年到2023年,在对华外交上,拜登行政当局始终谨慎地使用“竞争对手”这个概念来描绘中国。但以去年十一月拜登与习近平在旧金山的会谈为转折点,美中高峰对话的具体内容,就把美中新关系的实质清晰化了。

2021年中美高层外交官在阿拉斯加会谈时,美方提出了美中关系需要建立“护栏(guardrail)”的概念。就象公路的两侧需要护栏,以保护汽车的安全,铁路也需要护轨来避免车辆出轨,两个核大国处于对抗关系的情况下,美苏冷战的教训留给世界的经验就是,双方必须共同谋求战略竞争下的和平,而不能轻启战端,否则就只有彻底毁灭一途。

但是,当时中方外交官完全没理解这种国际安全的核心概念,因为,中共的决策圈里,没有足够的冷战中国际关系应该如何处理的认知。在集权体制下,无论是高层外交官,还是为高层服务的相关智库,都只敢迎合习近平的思维,只有扮“战狼”的,没有“浇冷水”的。

从2020年到2023年,拜登行政当局一直在努力与北京沟通,但习近平始终拒绝正面回应;与此同时,中国通过在南中国海的公海海域建造七个人工岛,并把这些人工岛建设成海上军事基地,试图把南中国海变成“内海”。这个“萨拉米攻击”的真正目标是,把南中国海变成隐藏中国战略核潜艇的“深海堡垒”,依靠“北斗”卫星系统的全球精确导航能力,实现用战略核导弹打击美国全境的核威胁能力,进而迫使美国做出战略让步。

去年中国经济陷入全面困境之后,习近平意识到,他还需要美国大量的金融投资来支撑中国经济,因此同意到旧金山与拜登会谈,这时他才听取了拜登讲述的一系列事关中美关系重大风险的观点。

那美国官方现在对中美关系的认知究竟是什么样的呢?美国国务院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J. Kritenbrink)今年2月21日在华盛顿表示,中国从现行国际体系中获益,却一直试图破坏它。而1月16日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海军上将阿奎利诺(John C. Aquilino)在檀香山出席太平洋论坛的研讨会时表示,印太地区的局势之所以变得紧张起来,“改变的不是美国……发生变化的是本地区敌手的活动和行动,具体讲,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1月31日美国中情局局长伯恩斯在美国的《外交关系》杂志发表文章,也明确指出,“问题不在于中国的崛起本身,而在于随之而来的威胁行动”。这是美国对外情报单位对当前中共威胁的基本认知。

五、美国将用什么策略来应对中共的对外威胁?

1月30日美国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Jake Sullivan)在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谈美中关系前景。他讲,“我们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是唯一一个既有改变国际秩序的意图,又有经济、外交、军事和技术实力这样做的国家。它正在进行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和平时期的军备增加;在国际上更加武断,包括在南中国海和东中国海以及台湾海峡。中华人民共和国正试图使世界更加依赖中国,它正在采取行动,让国际体系迁就其自身体系及惯用做法。我们还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认为,美国已处于末期衰退之中,北京有很多人公开宣告‘东升西降’。”

沙利文说:“我们认识到,数十年来为塑造或改变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做的公开和私下的努力并未取得成功。但是,美国可以采取措施,一方面推动自己的利益和价值观,以及其盟友和伙伴的利益和价值观,另一方面负责地管控竞争。在我们的利益需要时,美国与竞争对手对话甚至合作,已有几十年的经验”。

沙利文讲了两个要点,一,中共就是国际和平的最大威胁者;二,国际社会只能用美苏冷战的办法来对付中共。沙利文讲的“几十年的经验”,其实就是美苏冷战的经验,现在美国明确地认定了中共的国际威胁,然后把美苏冷战的经验用到对华关系方面,已经开始奏效了,标志就是去年11月习近平在旧金山对拜登关于“我没有攻台计划”的表态。

2月17日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在慕尼黑安全会议期间表示,讲了一句很形象的话,“在国际体系中,如果你不在餐桌上,你就会在菜单上”。这就是中共自己选择挑战国际体系和国际秩序的结果:中国从餐桌上,跳到菜单上去了。

六、中共开启中美冷战的制度背景

中共开启中美冷战,当然与习近平为夺取军队控制权、需要满足各军种扩张需要有关。解放军各军种当中,陆军一直是老大,空军其次,海军居后。但要夺取印太海域的制海权,只能靠以前不太受重视的海军。当海军终于以迎合习近平的对外扩张意图为口号,抓到了前所未有的扩张机会之后,它就开始了海军舰队的全面扩军。从某种意义上讲,海军用它自己的扩张需要,深深地重塑了中国的国际关系,而海军是不懂国际关系的。

中共领导人一贯就有军事冒险主义倾向,而且国际野心非常大,它从来都把美国作为战略上的最大威胁;只要一有机会,中共就会向美国挑战,想要逼美国步步退让。中国作为大国,它的思维从来是大国竞争、大国对抗。共产党大国永远有一个统治全球的野心,若从海军的角度去看,两岸关系不过是其中的一个小环节,其海军战略即中途岛演习时喊出的口号,“攻台必攻美”。

然而,军方毕竟不是最终决策者,习近平之所以同意海军出击中途岛、开启中美冷战,最大的问题在于,他不懂国际政治,也缺乏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周边国家关系的重要知识。这个问题不单纯因为他的认知能力不足,更大的背景是制度层面的。

国际政治包括大国关系和周边国家关系。虽然中共党政机构有不少智库,但两个制度性因素导致中共的智库失灵:其一,中共的涉外情资高度对内保密;其二,对上只敢说顺耳话。

中共的对外决策是高度保密的,它把历任党政领导人的涉外言论视为最高机密。周恩来以前交待外交部一句话,“外事无小事”;其意思是,你们外交部无权决定任何事,陪同党魁见外宾时,所有记录都必须上交封存,因为这些谈话记录都是国家的绝密大事。这些被封存的绝密中共外交档案,造成了一个结果,那就是,毛泽东以后的中共最高领导人,其实都不知道中共建政以后与周边国家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因为,对外事务的决策,完全是当任最高领导人的个人言行,只字不可对党内高层泄露,否则会严重损坏最高领导人的形象。

仅举一例,毛泽东曾五次向金日成许诺,中国的东北三省可以交给你们。金日成把这些谈话都汇报给莫斯科了,因此,这几次承诺的时间、地点和内容,俄国有完整的档案。但是,毛之后的中共领导人完全不知道这个问题,因此,当金日成的接班人金正日接班以后,向当时的中国领导人江泽民提出,要到东北三省视察,江泽民十分错愕,不知如何应对。

所以,习近平犯下点燃中美冷战这个重大的国际战略错误,其实是中共制度和中共意识形态导向之必然。中国的国际问题专家并不知道中共过去对外关系的真实状况,更不敢做系统的挖共产党老底的研究。而没有本国专家的深入研究,中共的第二代、第三代领导人,就完全不懂中共对外关系的历史了。

所以,说到底,是中共自己坑了自己。中共的后任领导人不知道前任的各种对外决策过程,所以就缺少必要的资讯,无法真懂国际政治和国际关系;而智库提交的政策建议必然是一堆空洞的套话,没办法深入解释很多秘辛的由来。这就是为什么习近平雄心勃勃地想走毛泽东的老路,认为国际局势对他、对中国有利的制度背景。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