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3 4 月, 2024 7:24 上午

Jane Wang 王剑虹 #FreeZhangZhan@changchengwai推图片

我是昝爱宗,中文写作者,现居住杭州,无权无势无钱,却被杭州公安政保内部控制为“重点人员”,这个名称并不是什么好名称,但却“享受”很多特别的“待遇”:

2022年中共二十大期间被杭州拱墅区公安政保安排,由东新派出所警察随同离开杭州到台州同吃同住,出入跟随。

2023年杭州第19届亚运会开幕式期间离开杭州到厦门旅游,从杭州高铁站出发至厦门,然后回到杭州东站,都有人跟随,一路报告行踪。闭幕式期间也一直被跟踪。

2024年3月,著名的全国“两会”就要召开了,我又要面临很多压力。 “两会”与我有什么关系?我非人大代表,也非政协委员,也不是拆迁户、上访户和法轮功,我只是一名写作者,一个非知名网友,为什么杭州市公安政保却不肯放松对我的维稳监控?

近两个月来,无论是在家,还是礼拜天参加教会礼拜聚会,经常被拱墅区政保警察张铭、詹明等和东新派出所社区民警毛军频频敲门,频频找谈话,给我的生活带来很大的压力和困扰,我不禁想问:

我手机不能随意关机吗?我一定要接对方打来的电话吗? 我不能随意离开杭州吗?离开杭州就要向警察报告?这合法合规吗?我为什么不能离开杭州? 我到底犯了哪一条法律法规,必须要频频“配合”政保警察的做笔录的要求?

每年几次敏感日,不是被外出,就是被保安贴身跟随,有必要浪费这个人力物力吗? 还有“六四”纪念日期间,这天只能和警察在一起吗?

还有微信朋友圈,六四这天发个带有六月四日日期和天气预报的《杭州日报》报纸图片,就要求自删帖,有这样的规定吗? 我的“待遇”到底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还是“敌我矛盾”,还是一般矛盾和没有矛盾?何时取消类似的维稳措施? …… 如此维稳,是真的维稳吗?

凡此种种,有很多无法一一述说,我只是想请朋友代发个声明,我遵守法律,希望有法律保障的基本自由,基本权利,包括言论表达自由,出版自由,信仰自由,集会自由,结社自由等等,以及对这些自由的尊重。这些自由和权利都有边界,我希望在边界内行动。

昝爱宗

2024年2月27日于杭州

(文章转自X Jane Wang 王剑虹 #FreeZhangZhan@changchengwai)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