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马江博说趋势发表日期:2024.2.27   来源:马江博说趋势

最近广受关注的贵州六盘水女企业家讨债中被刑拘的案件,让我们再次看到了高负债省份,在举债大潮戛然而止后系列必然的糟糕结果。

按照新闻报道,当地政府一度提出以1200万元化解2.2亿元的债务,被她拒绝。随后,不管原因或者说借口如何,最终是女企业家被当地警方以“寻衅滋事”的名义抓进去了,这就是新闻报道里说的“以刑化债”。

在这件事情上我肯定呼吁必须尊重法律(有观点说,该女企业家三年拿下了十个当地政府项目,背后显然也不简单,但这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尤其要警惕某些区县政府可能的“流氓化”。

但我要说的不仅如此。

在更大层面上,它更预示着未来在相当部分的“落后”省份,当地靠政府项目起家的具有浓厚政商背景的地方企业家,在财政扩张周期戛然结束后,面对无法收拾的代价,跟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必然从你侬我侬走向“相互伤害”,而这更是过去以基建为核心的地方“主流商业模式”的时代终结。

所以这里我给很多地方企业家们提个醒:时代变了,老路没了,小心点吧。

甚至更进一步说,大部分此前靠政商资源挣的盘满钵满的地方企业家,可能要赔上自己过去20年的时代红利。因为落后地区大部分市县政府的项目欠债,你很难要回来了,根本没钱还。

以这次贵州六盘水的债务状况为例。1月7日,央视播出的反腐专题片中,披露了原六盘水市委书记李再勇,仅三年多就让当地新增债务达1500亿元,债务增长率超300%。

正好,这位六盘水女企业家所接的项目,就是在李再勇任上。

不止贵州,云南也是基建大户和债务大户。

从云南最新发布的停建、缓建项目清单来看,全省1153个项目停建缓建,涉及的总投则高达2904亿,但其中可用的化债资金仅有25.51亿元,不到1%。

可以说,这些项目的资金来源,几乎全是银行贷款、工程方垫资和债券发行。

而明眼人都知道,市县政府这种高杠杆率基建的操作,底下往往有见不得光的交易。

有时候,工程总包接到手,什么都不干,转包就能赚10-20%。

融资中介也是大的好处来源,4%-5%是以前的基本比例,还有更高的也不少见。

这就是某些地方传统基建的闭环逻辑。

这个过程中地方政府拿到了超常发展的政绩、当地关系人拿到了回扣,当地企业家拿到了利润。

直到财政水库关闸停水,一场盛宴变成一地鸡毛。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传统基建的“地方商业模式”空间将越来越小,在中央现在越来越明显的集中资源扶持强省的大逻辑下,落后省份能允许的大项目会快速减少,这些地方政府和这一代地方企业家,都将遭到时代的冷脸。

而彼此都负债累累的地方政府和地方企业家,必然进入翻脸成仇的模式。

尤其之前靠大建设和转移支付发家的企业家,甚至可能会把过去的财富通通赔进去。

这只是个开始,无人能够扭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