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5:47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彭丽媛以防治结核病大使身份出席中国国内的“世界结核病防治日”相关活动,早就是年年必有的例行公事。 路透社
我们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也具体介绍了彭丽媛“进政治局”的话题最近一次被翻炒是以“彭丽媛独自赴长沙调研结核病防治工作”为由。但事实上彭丽媛的这次活动中共党媒根本没有报道,海外所有关注此事的媒体所引述的都是出自中共的卫健委网站的消息。而彭丽媛以防治结核病大使身份出席中国国内的“世界结核病防治日”相关活动,早就是年年必有的例行公事,也都是只被国家卫健委的官网记录,新华社和人民日报等显然都是因为上级的统一指令而不预报道。有兴趣的读者和听众可以进入中共国家卫健委网站,就会找到分别于去年和前年的3月24日那天刊登的《彭丽媛出席2022年世界防治结核病日主题宣传活动》和《彭丽媛在北京出席 2023年世界防治结核病日主题宣传活动》。另外,从“中国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网站上也可查找到《彭丽媛出席2019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活动》一文,说的是(2019年)11月28日下午,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彭丽媛在中国传媒大学出席2019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活动,并为京津冀高校大学生艾滋病防控宣传知识挑战辩论赛获奖高校代表颁奖。

不过呢,笔者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发表后,经一位读者提醒说“彭丽媛应该有过‘独自’的下基层经历”,笔者又到中共国家卫健委网站逐年翻查了一番,发现2018年的“世界防治结核病日主题宣传活动”,彭大使确实是“独自“在湖北武汉出席的。 该网于当年3月24日刊登《彭丽媛出席世界防治结核病日主题宣传活动》一文,内容是“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湖北省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2018年世界防治结核病日主题宣传活动24日在湖北武汉举行。世界卫生组织结核病/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彭丽媛应邀出席了活动”。陪同出席者也包括“有关国际组织代表”。

该文中还强调了此前一天,即2018年3月23日,彭丽媛还“专程赴湖北鄂州考察了农村结核病防治情况”,行程包括了考察幼儿园、小学,以及到某村卫生室“亲切看望慰问结核病康复者”,“并慰问正在开展结核病防治宣传工作的医务人员,同前来咨询的村民等交流结核病防治知识”。

笔者核对了习近平当时那段时间的活动轨迹,当时的他确实也去过湖北,但具体时间是4月24至28日,比此前考察此地的彭丽媛晚到了正好一个月。这证明,习近平上台之后彭丽媛确实有过“独自下基层”的经历,但活动内容暂时还只是局限在履行她的“大使”职责方面。

说起来,彭丽媛头顶这个“大使”的封号已经有23年了。2011年6月4日的中共官媒中新网刊登的“据联合国网站报道”说:世界卫生组织6月3日任命中国著名歌唱家彭丽媛为“抗击结核病和艾滋病亲善大使”。世卫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当天在日内瓦举行的任命仪式上指出,任命彭丽媛担任该组织亲善大使将提高国际社会对结核病和艾滋病的关注。

彭丽媛在接受任命时表示,成为世卫组织亲善大使是莫大的荣誉,将更加努力工作,履行亲善大使的职责,在挽救结核病和艾滋病病人的生命方面为世卫组织做出重要贡献。

可见当时的彭丽媛是亲自赶到日内瓦接受加封的。

请注意,这个时间的彭丽媛还没有共产党中国的“国母”身份呢,习近平获任中共党魁是2012年11月份的事情,而首次“当选”中共国国家主席则是2013年3月份的事情。

但是,正所谓“春江水暖鸭先知”,当时担任世卫组织总干事的“香港知名爱国人士”比谁都明白推举彭丽媛出任一个国际职务意味着什么。

陈冯富珍这位当年的香港卫生署首位女署长是2006年11月当选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了,当时即被中共当局高调宣传为“第一位担任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的中国人,第一个出任联合国组织最高负责人的中国人” 。

日后的中共当局也确实是把这个陈冯富珍当成“中国人”看待的。把她与其他香港和澳门人区别对待的一个最显著的标志是,2019年,中共当局居然安排她入选了“中国海归70年70人”。“回归”之后继续留在当地的香港和澳门地区的知名人士大多都有或长或短的“留洋”背景,但有资格进入这“中国海归70年70人”的香港籍中国人好像只有陈冯富珍和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华。

当年推举彭丽媛出任“大使”后,习近平很快以当时的国家副主席身份在人大会堂专门会见了陈冯富珍。“当选”国家主席的当年,习近平再次在人大会堂会见陈冯富珍。2017年,陈冯富珍把世卫组织总干事交给谭德赛 之后,习近平也很快给她以政治回报,于2018年3月给了她一个全国政协常务委员职务。去年3月,这个陈冯富珍以77岁高龄再次“当选”第十四届全国政协常委,成为除了帕巴拉·格列朗杰之外的所有在任政协委员、常委中最年长的一个。

回过头来接着分析彭丽媛的可能的政治未来。

维基百科对彭丽媛的介绍说他是“当代民族声乐代表人、中国民族声乐学派创建者之一”。而已经被众多人所熟知的就是彭丽媛与习近平第一次见面时,习近平就是靠一上来就问“声乐分几种唱法”而获取了彭丽媛的芳心。中共官媒文章曾煽情地报道说;“彭丽媛后来回忆起这次一见钟情,说:‘当时我心里一动——这不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丈夫吗?’”

至今仍有外部媒体一提到彭丽媛就说他是解放军艺术学院少将院长。其实,首先军艺院长和她的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职务一样,都已经是过去时,而“少将”也是打引号的。严格地说她彭丽媛只是文职干部二级,待遇上相当于“正规军”的少将。

而彭丽媛目前仍然在身的卫生方面的职务,除了外界熟知的“结核病和艾滋病防治亲善大使”,也还有一个不太为外界所熟知的“中国控烟形象大使”。至于文艺领域的职务,谁都知道她是上届和本届全国文联副主席。而依笔者之见,未来的彭丽媛从这个角度切入,先接班文联主席,再以此身份被安排为全国人大副委员长或者全国政协副主席的可能性确实存在。“专业对口,因才施用”!

这个话题还要从习近平与现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兼全国文联主席的铁凝的“渊源”关系说起。

2021年年12月中,当时还在世的中共大外宣多维新闻网刊登《结识三十年 习近平与这位著名女作家渊缘颇深 》一文,文中说: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中国作家协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开幕。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与夫人彭丽媛一同出席,引发外界高度关注。据了解,全国文联、中国作协是两个正部级的“人民团体”,同时由作家铁凝担任主席,彭丽媛则是全国文联副主席。

该大外宣文章透露:文联主席兼作协主席铁凝,亦与习近平有缘。铁凝小习近平四岁,本姓屈,但其真名绝少人知。这位河北出身的女作家,与习一样,早年也曾下乡当过知青,十六岁就写出小说,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在保定地区文联刊物《花山》当编辑时,去过正定县,与时任正定县县委书记的习近平结识。

后来,一位“知情者”在读过修订再版的《中共太子党》一书后联络笔者介绍了“当年的情况”,却原来当年的习近平在担任正定县委副书记、书记期间,一直对才华横溢,也是“城市下乡知识青年”出身的铁凝赞赏有加。

习近平日后在其公开回忆文章中,曾经提到过一个叫贾大山的人,官媒的吹捧文章中记载说:1982年3月,习近平到正定县任职后,登门拜访的第一个人就是贾大山。当时“贾大山还在县文化馆工作,虽然只是一个业余作者,但其《取经》已摘取了新时期全国优秀短篇小说奖的桂冠,正是一颗在中国文坛冉冉升起的新星。“

而当时正在担任河北省保定地区文联《花山》编辑部编辑的铁凝正是慕贾大山之名,以约稿的名义到了正定县。与贾大山见面后,对贾大山口中所说的“新来的爱好文艺的年轻县委书记,北京来的高干子弟”深感好奇。于是就有了习近平与铁凝的第一次见面……。

和日后见到彭丽媛的第一面就问人家“声乐有几种唱法”同一个思路,当年习近平第一次见到铁凝时一开口就问人家的“处女作”是什么,当铁凝告诉习近平自己的第一篇作品是16岁写的一篇“高中作文”,题目是《会飞的镰刀》之后,知青话题便自然成了两人的“共同语言“。

笔者日后采访到的第二个自称知晓习近平与铁凝交往史的“知情人”讲的是另外一个故事版本。那就是平时“好附庸个风雅”的习近平到正定县之初正好遇到了在当地“体验生活”的时任中国作协分会主席李满天,此人是后来被彭丽媛出演过的经典歌剧《白毛女》的原创小说《白毛女人》的作者。日后习近平正是通过李满天居中介绍,专程到当时的河北保定文联与铁凝“聊了一次文学”。

铁凝官至副国级后笔者又联络到了当年的这位“知情人”,她不愿多说,但却做了一句总结性的评论:如果不是当年的铁凝的性格和志向还“太过文艺”,如今的“国母”可能就不是彭丽媛了。

众所周知,铁凝在中国政坛的出道并非始于习近平的提携。她从1987年的中共十三大就已经是党代表,当时才刚刚三十岁。然后就是出席每一届全国党代会,担任十六、十七两届中央候补委员,十八、十九和二十届中央委员。现任中共正国级领导人赵乐际与她同龄,而且是从十六大开始进入中央委员会,但他在召开十三、十四、十五大时,都还没有资格成为党代表。

另外,铁凝从1996年开始就先连任了两届中国作协副主席。2006年11月开始担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2011年11月和2016年12月,再到2021年12月,又一再连任全国作协主席。

在此期间,习近平对他铁凝的最重要职务安排,首先就是于2016年安排她在全国文联第十届全国委员会第一次全体会议上“当选”全国文联主席,成为中共政权治下第一个同时担任中国作家协会主席和全国文联主席的人。2021年12月,铁凝在连任中国作协主席的同时,也被习近平安排继续连任全国文联主席。

早在2018年9月,笔者即已经在本专栏发表过《习主席竟要如此政治犒赏铁主席》一文,文章的最后一段是:“需要特别指出的是,这位铁主席曾经公开阿谀习主席阅读过的中外文学名著比她这位国家作协主席还多。而这位铁主席早已经获得了习主席的高度欣赏,已经是连续两届中央候补委员再加连续两届中央委员,而且被内定为下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笔者当时的如此判断,完全是在“依惯例”,因为首先是铁凝中国作协主席的前任巴金是六、七、八、九、十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其次是铁凝的全国文联主席的前任孙家正原本是文化部长,是转任全国文联主席之后才依此职务被安排了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的。

铁凝出乎预料地成为副委员长候选人后,笔者也曾一度预测她会接班全国妇联主席一职,没成想习近平再次不依惯例出牌,居然安排了一个新任国务院行政女性领导人兼任全国妇联主席。

不过,无论如何,铁凝的副国级职务只能担任一届。那么在下届全国人大之前,首先要换届的是全国文联,具体时间是2026年年底 。届时如果是正好比铁凝年轻5岁的彭丽媛接班文联主席一职,那么到2028年3月应该会被安排接班铁凝的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至少也要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如果届时的彭丽媛成为接班铁凝的(唯一的女性)副委员长职务的话,那么随之而来的就应该是兼任下届全国妇联主席了。想想?由“国母“亲任全国妇联主席,岂不是倍加的“母仪天下”!有谁敢说不合适呢?

(本期节目由高新主持及播讲)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