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06 上午

作者:苏内特·佩雷拉(Suneth Perera) ,伊莎莉娅·普莱东亚姆(Issariya Praithongyaem)  BBC记者   2024年4月8日

The bruise marks on a tortured man from Sri Lanka.
图像加注文字,拉维称自己被虐待了16天。

“他们脱光了我的衣服,让我坐在椅子上,还电击我的腿。我以为这就是我生命的终结。”

拉维(Ravi,非真名)赴泰国希望从事一份IT工作,但这位24岁的斯里兰卡年轻人并没有坐在曼谷的摩天写字楼里工作,而是发现自己被困在缅甸一处荒凉的大院里。

他在泰国边境城镇湄索(Mae Sot)附近被绑架,并被贩运到河对岸。

他说,自己在那里被卖到了一个由讲中文的网络诈骗团伙控制的园区。他们强迫像拉维这样的被贩卖者长时间从事诈骗活动,在网上利用虚假身份冒充女性,欺骗美国和欧洲的单身男子。

他们将说服这些诈骗对象把大笔资金投入到虚假交易平台中,并承诺他们可以获得快速回报。

拉维陷入的“网络奴隶”园区位于缅甸妙瓦底(Myawaddy)的丛林深处。该地区不在缅甸军政府的直接控制之下。

国际刑警组织(Interpol)称,有成千上万来自亚洲、东非、南美和西欧的年轻男女被许诺给予一份与计算机相关的工作,但实质上却被诱骗到这些网络犯罪园区工作。

拒绝服从命令的人会被殴打、折磨或强奸。

“我因为不服从他们的命令,被囚禁了16天。他们只给我混有烟头和烟灰的水喝。”拉维告诉BBC。

“我在牢房里的第五天或第六天,两个女孩被带到附近的牢房。她们在我眼前被17个男人强奸了。”他补充说。

“其中一名女孩是菲律宾人。我不清楚另一名受害者的国籍。”

The countries involved in online scam hubs in Southeast Asia include Myanmar, Laos, Cambodia, the Philippines, Malaysia, Thailand, and Vietnam.

谁是受害者?

据联合国2023年8月的估计,缅甸有超过12万人、柬埔寨有超过10万人被迫从事这些网络诈骗活动,以及非法赌博到加密货币欺诈等其它骗局。

国际刑警组织去年的一份报告发现,老挝、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和越南(相对较少)都存在网络诈骗园区。

国际刑警组织发言人告诉BBC,这一趋势已从地区问题演变成全球安全威胁,许多其它国家也卷入其中,成为诈骗园区所在地、中转国或被贩运受害者的来源国。

印度政府本月早些时候宣布,该国迄今已解救了250名被贩卖到柬埔寨的印度公民,而在三月,中国从缅甸的诈骗园区带回了数百名本国公民。

中国政府也一直在向缅甸军政府和武装团体施加压力,要求他们关闭这些诈骗园区。

斯里兰卡当局获悉,至少有56名斯里兰卡公民被困在缅甸的四个不同地点。不过,斯里兰卡驻缅甸大使贾纳卡·班达拉(Janaka Bandara)告诉BBC,其中八人最近在缅甸当局的帮助下获救。

对于那些园区经营者来说,他们的目标是那些源源不断的寻求工作机会的外来务工者。

The countries hosting scam centres, serving as transit routes, or originating trafficked victims, according to the Interpol.

每年都有数十万来自南亚的工程师、医生、护士和IT专家移民到国外寻找工作。

当计算机专家拉维得知泰国一家招聘公司在曼谷提供数据录入工作时,他急切地想离开陷入经济危机的斯里兰卡。

招聘方和一位来自迪拜的同事向他保证,公司将支付他37万斯里兰卡卢比(约1200美元)的基本工资。

作为新婚夫妇,拉维和妻子梦想着这份新工作可以让他们有自己的房子,于是他们借了各种贷款来支付给当地中介。

从泰国到缅甸

2023年初,拉维和一群斯里兰卡人先被送往曼谷,然后被带到泰国西部城市湄索。

“我们被带到一家酒店,但很快就被交给了两名枪手。他们带我们渡河前往缅甸。”拉维说。

然后,他们被转移到由讲中文的帮派分子控制的园区,并被明确指示不得拍照。

“我们吓坏了。大约40名年轻男女,包括来自斯里兰卡、巴基斯坦、印度、孟加拉国和非洲国家的人,都被强行关押在这个园区。”他说。

A general view of the Myanmar-China border town of Laukkaing on September 8, 2009.

图像来源,GETTY IMAGES,中缅边境旁的缅甸小城老街,已经成为了赌博、毒品交易和电信诈骗的中心。

拉维称,高高的围墙和铁丝网让人们无法从园区逃跑,持枪人员昼夜守着园区入口。

拉维说,他和其他人被迫每天工作长达22个小时,每个月只有一天休息。他们每天至少要有三个目标。

不服从命令的人将面临殴打和酷刑,除非他们能付钱离开。

2022年8月,来自印度西部马哈拉施特拉邦的21岁男子尼尔·维贾伊(Neel Vijay)与其他五名印度男子、两名菲律宾妇女一起,被贩卖到缅甸。维贾伊选择了付钱逃生。

他告诉BBC,他母亲儿时的一个朋友向他许诺在曼谷有一份呼叫中心的工作,并向他们收取了15万印度卢比(约合1800美元)的中介费。

“有几家公司是由讲中文的人经营的。他们都是骗子。我们被卖给了那些公司。”尼尔说。

“当我们到达那里时,我失去了希望。如果不是我母亲给了他们赎金,我也会像其他人一样被折磨。”

尼尔的家人在他拒绝参与诈骗活动后,支付了60万印度卢比(约合7190美元)赎金让他获释。但在此之前,他目睹了那些没有达到目标或无力支付赎金的人所遭受的残酷惩罚。

在他获释后,泰国当局帮助他返回印度,他的家人对当地的招募者提出诉讼。

An Indian man who was trafficked into Myanmar with his passport.

图像来源,NOPPORN WICHACHAT,尼尔的家人支付赎金帮他回到了印度。

泰国官员正与其它国家合作,帮助从缅甸遣返受害者。然而,泰国司法部的一位高级官员告诉BBC,与邻国难民营中被强行拘禁的人数相比,获救者人数微乎其微。

泰国特别调查厅(DSI)副厅长皮亚·拉卡萨库尔(Piya Raksakul)说:“我们需要加强与世界各国的沟通,教育人们了解这些犯罪团伙,这样他们就能保护自己不成为受害者。”

他说,人贩子经常利用曼谷作为该地区的交通枢纽,因为包括印度和斯里兰卡在内的多国人士都可以通过落地签证进入泰国。他补充说:“因此,犯罪分子利用这一点,偷运人口为他们工作。”

诈骗是如何运作的

拉维透露,有人指示他以富裕男子为目标,尤其是西方国家的富裕男子,通过窃取电话号码、社交媒体和信息平台来建立恋情。

他们直接联系受害者,通常让他们相信第一条信息——通常只是简单的“你好”——是误发的。

拉维说,有些人对这些信息置之不理,但孤独的人或寻找性爱的人往往会上钩。

当他们上钩时,诈骗园区里的一群年轻女性就会被迫拍摄露骨的照片,以进一步引诱目标。

An image of crossing a river with a victim rescued by Thai authorities.

图像来源,NOPPORN WICHACHAT,尼尔获释后,泰国当局帮助他返回印度。

在短短几天内聊了数百条信息后,骗子们就会获得这些人的信任,并说服他们在虚假的在线交易平台上投入大笔资金。

然后,虚假应用程序会显示假的投资和盈利信息。

“如果有人转账10万美元,我们会返还5万美元给他们,说这是他们的利润。这给人的印象是他们现在有15万美元,但实际上,他们只能拿回最初10万美元的一半,另一半留给了我们。”拉维解释道。

当骗子从受害者身上攫取了尽可能多的钱财后,他们的聊天账户和社交媒体个人资料就会消失。

外界很难估计这种活动的规模,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在《2023年互联网犯罪报告》(2023 Internet Crime Report)中称,美国有超过1.7万起关于信任或爱情诈骗的投诉,损失总额达6.52亿美元。

心理和身体创伤

拉维说,在被囚禁一个月后,他被卖给了另一个团伙,因为他最初为之工作的所谓公司“破产”了——在被困缅甸的六个月里,他被转手给了三个不同的团伙。

拉维告诉他的新“老板”,他不能再继续欺骗别人了,并乞求允许他返回斯里兰卡。

有一天,拉维与组长发生冲突,双方打了起来。后来拉维被带到一间牢房,遭受了长达16天的折磨。

最后,这位“中国老板”来找拉维,给了他“最后一次”重新工作的机会——鉴于他在计算机软件方面的专长,这是个新机会。

“我别无选择,当时我的半个身体都瘫痪了。”他补充说。

A view out of a car windscreen shows a dirt track running through cornfields

图像来源,NOPPORN WICHACHAT,一位获释者离开诈骗园区后,在前往边境时拍摄的图片。

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拉维使用VPN、人工智能应用程序和3D摄像头管理Facebook账户。

与此同时,拉维乞求允许他去斯里兰卡探望生病的母亲。

团伙头目表示,如果拉维能支付60万卢比(约合2000美元)的赎金,并额外支付20万卢比(约合650美元)过河进入泰国的费用,就同意放他走。

他的父母只好把房子作为抵押来贷款,并把钱转给了他。拉维被带回了湄索。

由于没有签证,他在机场被罚款2万泰铢(550美元),拉维的父母不得不再次举债。

“当我抵达斯里兰卡时,我欠下了185万卢比(6100美元)的债务。”他说。

他现在能回家了,但却很难见到新婚妻子。

“为了还债,我没日没夜地在车库里工作。为了支付利息,我们把结婚戒指都典当了。”他痛苦地说。

来源:BBC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