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7 上午

(作者脸書)

在整个三月份,民族主义狂热席卷中国。反智的、民粹的、粗鄙的、疯狂的民族主义浪潮甚嚣尘上肆意蔓延,持续发酵大行其道。恰逢台湾电影《周处除三害》在中国爆火,因此近期三个被狂热民族主义者所围剿的对象“莫言、农夫山泉、清华大学”被网民戏称为“新三害”。

小粉红毛星火向法院起诉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指他在包括《红高粱》等作品中丑化“八路军”、“侮辱革命先烈”及涉嫌诋毁毛泽东、抹黑中国人民等,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英雄烈士保护法》,要求莫言向中国人民道歉及赔偿每人一元共15亿名誉损失费,引来大批民族主义狂热分子追捧,甚至中国驻巴西里约热内卢总领事李杨也加入闹剧,指责莫言为“辽沈战役纪念馆”撰写的题词“炮火连天,只为改朝换代;尸横遍野,俱是农家子弟”的语句为“政治反动言论”。

农夫山泉是中国民营企业巨头,高居中国大陆饮用水市场行业首位。三月份,农夫山泉陷入民族主义抵制狂潮中,“爱国网民”指责农夫山泉的产品包装含有日本元素,是“精日分子”,同时农夫山泉创始人、中国首富钟睒睒的儿子是美国公民也成为“爱国网民”的口诛笔伐对象,称“如果农夫山泉的继任者是美国人,那么这家公司的意识形态是不可接受的”。在小粉红出征全面围攻下,农夫山泉的货品遭便利店下架,销量断崖式下跌。中共党魁习近平曾镀金的母校清华大学也成为“爱国网民”的围剿对象,因“没有被美国制裁”。

民族主义一直是被中共当做一种整合社会意识的工具以及发泄民众负面情绪的万能钥匙。在1989年64天安门屠杀以后,中共的合法性及意识形态都陷入严重危机,中共越来越借重民族主义使其成为替代性意识形态,以此树立中共的统治合法性。而在习近平政权粉墨登场后,民族主义更成为其高扬的旗帜,“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成为习近平极权统治的核心思想,“中国梦”就是民族主义的典型包装,以依赖在社会上制造民族主义情绪来为政权提供支持基础。

习近平政权统治中国这十多年,中共曾经在所谓“改革开放”年代被迫赋予社会的一些空间已消失殆尽,即使是最温和的自由派言论也陷入失语状态,而在如今社交媒体大行其道时代,唯一能被官方容许、支持、鼓励的民族主义配方就成为微博、微信、抖音、快手这些社交平台赚取流量百试不爽的万能鸡血针,成为一门大生意,呈几何倍数增长。

2023年7月1日,中共推出新修订的《反间谍法》,大肆鼓励民众线上或线下提供嫌疑人线索或作出举报,更助长民族主义泛滥,举报亲日亲美成风。在中共的许可、暗示和资源支持下,中国的民族主义必然是反智的、民粹的、粗鄙的、疯狂的、极端的,才能成为舆论场唯一高占道德制高点的声音,才能迎合极权,才能影响公众,才能收割韭菜。利用空洞的、片面的、断章取义的信息包装出来的“爱国情绪”编造扭曲事实、制造社会对立、煽动网民情绪的中国极端民族主义渐无处不在,越演越烈。

然而,任何形式的民族主义都是具有双重性的,最常见的口头禅说民族主义是“双刃剑”,意思是国家既可以利用民族主义巩固政权,但同时民族主义也会挑战、削弱国家权威与权力合法性,而中共极力鼓吹、弘扬的极端民族主义更是具备无比庞大的破坏性,目前的极端民族主义狂潮已开始显示其反噬的一面。

被狂热民族主义者所围剿的“新三害”莫言、农夫山泉、清华大学,本质上来说都是中共的同路人—-莫言是中共树立的文宣形象代言人,莫言在国际社会上明目张胆美化中共的言论控制、箝制思想,公开称颂毛泽东为“伟大历史人物”,“习近平比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元首都希望中国人民过上好日子”;农夫山泉这些民企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驱动力,为中共积累控制社会资源立下汗马功劳;清华大学这些党办学校是中国思想控制的重灾区,知名教授许章润就被清华以“道德败坏”为由而革职。

极端民族主义泛滥成灾对党国统治已造成事实上的冲击,特别是对农夫山泉的“爱国出征”,在习近平政权急需走出经济困境,被迫变脸,开始对民企大开绿灯,希望能挽回信心尽丧的民营企业家,重启中国经济的引擎的时刻,对中国的民营经济带来的负面影响极端严重,使民营企业家对中共政权进一步失去期待感,完全抵消了官方的鼓励民企经济政策效果。

这种严重状况连中共吹鼓手、《环球时报》前总编胡锡进都不得不站出来在微博发文缓颊,称对莫言是“扣帽子,断章取义,热衷于搞对立,以此吸引眼球,刷流量和存在感”,对农夫山泉的诸多指控是“借助社会和市场特殊情绪冒充‘爱国主义’的兴风作浪”。但是,即使是胡锡进这样的“爱党爱国”人士也被“爱国网民”痛骂为“欺世盗名”的“双面人”,显示了中国极端民族主义势力在中共的有意纵容下已成脱缰野马,覆水难收。

在一个重新竖起高墙的世界里,中共鼓动的极端民族主义既愚化民众、煽动野蛮、虚无人性、强化党国体系,遮蔽对政权合法性的质疑,同时亦挟持整个政权越来越走向非理性,极大压缩中共的政策选择空间,反向危害极权主义的稳定性,其狭隘和排外加剧了族群、阶层、社会内部的对立,撕裂以极权统治强行整合的脆弱认同,加速度推动中共这个人类历史的怪胎走向深渊。就像《科学怪人》的寓意,弗兰肯斯坦创造了怪物,却失去了对怪物的控制。

(文章转自新世纪)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