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25 上午

戈尔巴乔夫:苏联最后一任领导人病逝,联合国秘书长称他“改变了历史进程” ,普京表达“最深切哀悼” - BBC News 中文

BBC图片

 

在中国互联网上,一谈到戈尔巴乔夫,就几乎是一边倒的谩骂嘲讽之声。诸如戈氏是“把苏联搞解体的罪魁祸首”、“导致俄罗斯衰落的历史罪人”、“西方扶植的傀儡”、“社会主义的叛徒”等言论铺天盖地,似乎戈氏真的是个十恶不赦、一无是处的大奸大恶之徒。中国官方也将戈氏当成反面典型。“中国不能走戈尔巴乔夫的老路”,成为中共政权和中国国家主义者经常念叨的口头禅。

    那么,事实真相真是如此吗?戈尔巴乔夫真有这些“罪过”、真的这么不堪吗?

    答案不仅是否定的,且真实情况与上述这些流言和评价大相径庭甚至完全相反。

    首先说众所周知的一面。戈尔巴乔夫上台以后,推行“民主化”和“公开性”,力倡“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推动苏联民主改革和思想解放,将沉疴既久的“斯大林体制”推翻,结束了从列宁-斯大林时代以来苏联罪恶的专制与暴政,让苏联人民知道了历史真相、得到了真正的民主权利。仅凭这些,自由派阵营就足以将戈氏称为伟大的人物。

   不过,对以上这些,极权主义者、国家主义者、列宁-斯大林主义者们不屑一顾,甚至将这些成就认为是毒瘤。他们仍然将“搞垮苏联”、“西方傀儡”等帽子扣给戈尔巴乔夫,认为戈氏让苏联这个伟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轰然解体。仅仅“导致苏联解体”这一点,就足以让这些人从根本上否定戈氏。

    可事实上,这些可统称为“非自由派”群体的指控从事实本身看也是不成立的。上述那些中国官方与民间对戈尔巴乔夫的指责,不仅从价值观角度是反动、落后、愚蠢的,从事实层面也是错误、荒谬、无知的。戈氏实际上的立场和行为,很多恰恰与这些指责完全相反。

    第一,戈尔巴乔夫是坚定的社会主义者甚至也是共产主义者,而非反共主义者。无论戈氏在担任总书记前的履历,还是担任最高领导人的岁月,戈氏从未有过反共主义倾向,相反积极捍卫和拯救社会主义。甚至,当他离任最高领导人、苏联也已解体,他仍然不反共,只是对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有了更多反思,少了一些坚持。

    戈尔巴乔夫担任总书记前,作为开明但未脱序的官僚的经历自不必说。当他大权在握、推动改革时,也没有将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当成其政治目标。正如他提倡的,是“人道的民主的社会主义”,只是反对他认为已经脱离社会主义轨道的“斯大林体制”,希望社会主义体制中增加人道主义和民主主义的成分,以及强调公开化与追求真相,而非推翻社会主义制度和其价值体系。

    在其经济改革中,戈氏仍强调公有制经济的重要性、主导地位,甚至强调仍然优先发展“社会主义经济”的代表产业重工业。在政治改革中,戈氏在强调民主政治重要性同时,并不放弃苏联作为社会主义国家的基本性质,并且认为只有实行民主才能让社会主义更加真实和有活力,相当于认为“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民主;没有民主就没有社会主义”。在对外关系上,苏联仍然以社会主义阵营主导者身份自居,与西方缓和同时仍然坚持与西方资本主义模式的竞争。里根在会见戈氏后,就称戈氏为“顽固的布尔什维克”。

    种种迹象都表明,戈尔巴乔夫并未试图颠覆社会主义,而是坚持了社会主义。他的一系列改革,只是让社会主义更加人道和民主,更具活力和可持续性。只是由于历经许多破坏者尤其斯大林、勃列日涅夫的统治,苏联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遭受严重破坏,已经没有了再走上民主社会主义的轨道的可能性。

   第二,戈尔巴乔夫是苏联这个联盟国家的捍卫者,而非解体的推手。与其对社会主义问题的立场和行为一样,戈氏不仅没有试图瓦解苏联,反而是努力在维护、捍卫苏联这个联盟国家的存在。

    戈尔巴乔夫在大胆启动经济政治改革的同时,对于苏联的民族和地域问题则是颇为谨慎、保守的。戈氏也想到了苏联会因为民主化导致各地民族主义势力趁机兴起。出于这种担心,他采取了许多方式避免分离主义的滋长。例如,在分配苏联副总理及其他具象征意义的副职时,戈氏政权采取了此前任何领导人都没有实行的方式,即让几乎每个加盟共和国人士都并列得到一些重要职务,出现同时有十几个副总理的“奇观”。此外,戈氏还采取各种放权措施,将苏共中央/苏联中央政府的部分权力让渡给地方党政机构。戈氏试图以这些方式拉拢地方势力,避免分裂。

    在对待地方抬头的分离主义时,戈尔巴乔夫也并不手软。无论是对叶利钦这样的俄罗斯民族主义者(叶利钦主张强化俄罗斯这个加盟共和国的权力,而弱化苏联中央政府权力),还是立陶宛等波罗的海加盟国、高加索诸加盟国的分离主义势力,都采取了各种手段强烈打压。戈氏一再通过政治和法律手段压制叶利钦的崛起,主要目的并不是和叶利钦争权夺利,也不是和叶利钦在自由民主路线方面有根本分歧,而是担心叶利钦为代表的俄罗斯民族主义的兴起。在波罗的海地区、高加索地区,都发生了流血冲突,戈氏的选择是有限度的武力镇压而非听之任之。当然这种打压力度自然不及斯大林时期那种铁腕和血腥,但是仍然展现了戈氏在国家统一立场上的强硬。

    那么为什么苏联还是解体了?那是因为分离主义势力离心倾向太强、民心所向,以及民主化和公开性不可避免的副作用所致。立陶宛等波罗的海国家与俄罗斯、苏联都有血海深仇,文化上也更加亲近西方或中欧地区而非俄罗斯。无论是长达数十年的暴力反抗,还是持续更久的和平抗争,尤其1989年的“波罗的海之路”中百万人组成人链抗议,都展示着强烈的民族自决和独立的愿望。而高加索地区则是各加盟国之间(尤其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之间)矛盾深刻难以调和。

    最重要的,是俄罗斯这个苏联最大的加盟国,因为饱受压制和虚化弱化,根深蒂固、长期潜藏的俄罗斯民族主义日益复兴,又有了叶利钦这样一个煽动家煽风点火,所以强烈要求从苏联分离或者拥有更大自主权。苏联最大的加盟国想分裂,这就让苏联中央政府非常为难了。在少数民族分离主义冲击和俄罗斯这个最大加盟国和最大民族“釜底抽薪”下,苏联不解体才是意外。

   还有,不可否认的是,民主化和公开性必定导致分离主义思潮兴起。因为一旦实行民主、公开真相,那必然导致历史上怨仇颇深的各民族民族主义情绪高涨,以及民族仇恨的滋生。这并不是说不应该民主和公开,但是民主和公开就是要承担这种可能的后果,虽然也不是完全不可避免或者减低影响。

   在这样的局势下,戈尔巴乔夫仍然努力争取过国家统一,并且推动了有利于苏联统一的全民公投,说服大多数加盟国民众支持统一。但是,当“8.19政变”发生,戈氏丧失了对苏联的控制权和政治权威,权力被亚纳耶夫等人组成的“紧急状态委员会”占有、权威被叶利钦夺走,也就让保留苏联的最后希望丧失。为保住苏联,戈氏可谓绞尽脑汁,可是却被国人认为是致使苏联解体的罪魁,何其不公?

    第三,戈尔巴乔夫是爱国主义者,所作所为是在维护苏联国家利益,而非叛卖祖国、甘当西方国家傀儡。

    认为戈尔巴乔夫是卖国者、西方国家傀儡的人,理由一般可以分为两点,一是认为戈氏执政期间对西方做了太多让步,二是认为导致苏联解体让西方得益和高兴。

   第二点我前面已经说了,这并不是戈尔巴乔夫愿意看到的,相反他在努力拯救苏联。苏联解体是他无力阻止的,而不是其有意推动的。何况,虽然这的确让西方得益和高兴,但是俄罗斯人也未必伤悲,许多民调都证明如今的俄罗斯人并不愿意回到苏联时代,哪怕那时的国力更加强盛。这不仅是由于得到一定的民主自由,也是因为俄罗斯人摆脱了苏联这个“枷锁”的束缚,可以自由宣扬俄罗斯民族主义(在苏联时代,俄罗斯民族主义和其他少数民族民族主义同样被压制)。大多数其他加盟共和国人民也都不愿意重回苏联,独联体的失败就是例证。难道就为了不让西方得益和高兴,就不惜代价保住苏联这个邪恶帝国?就让俄罗斯及各少数民族人民继续生活在牢笼中?

   那么第一点呢?戈尔巴乔夫是不是对西方做了很多让步?是的。从1985年戈氏上台直到苏联解体,戈氏在对外方面确实做了很多退让、放弃。但是这些退让、放弃,具体是什么原因、又产生了怎样的结果呢?

   众所周知,冷战中的美苏争霸十分激烈,双方一度发展到了准备使用核武器毁灭对方的地步,古巴导弹危机就是典型事例。这种激烈争霸,让包括美苏在内的全球都笼罩在彻底毁灭的恐怖中。虽然赫鲁晓夫时期和勃列日涅夫时期,苏联采取了一些退让换取缓和,美国也做了一些妥协,但是世界仍然在第三次世界大战的阴云中战栗。而美苏主导的全球冷战中还夹杂着局部热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就是典型的美苏的代理人战争,两场大战加上其他相关冲突,导致数百万至上千万人丧生,更多人伤残和流离失所。冷战铁幕的两边,许多人饱受苦难。其中苏方阵营对盟友严厉控制,强加专制酷虐的“斯大林体制”于这些国家,甚至不惜残酷镇压反叛者(如东德6.17事件、匈牙利事件、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和阿富汗),显然其阵营内人民更加痛苦。

   因此,早日结束冷战或者实现重大缓和,是利于世界各国人民尤其苏方阵营人民的。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戈尔巴乔夫上台后大力裁减军备(尤其签署《中导条约》),解散“华约”、从东欧和阿富汗等地撤军、与西方及其他冲突国家(包括中国)改善关系、放任甚至督促各卫星国盟友国进行民主改革,都是利于苏联人民、世界各国人民的好事。何况,西方也相应的做了一些退让,同样裁减了军备。

    至于后来发生“颜色革命”或者说原来苏联阵营的国家倒向西方阵营,甚至与俄罗斯敌对,是因为人心向背,人民心向民主自由,不能为了苏联/俄罗斯的一己之私,就钳制这些国家及人民的自主权。至于北约后来没有对等解散,甚至还东扩到了俄罗斯家门口,还在东欧部署反导系统,以及其他西方占便宜俄罗斯吃亏的事,有很多复杂原因,且同样与人心向背、自由民主人权问题有关,不能简单说西方背信弃义和俄罗斯吃亏。俄罗斯当然有权做出反制,但是这种反制对俄罗斯以外人民乃至俄罗斯本国人民,都未必是好事甚至是坏事。

   还有,戈尔巴乔夫在苏联解体前后,成功的避免了苏联出现极端分子“挟核自重”乃至同归于尽毁灭世界的这种可能,将数千枚核武器在内的各种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安全移交给了叶利钦和俄罗斯政府(还有一部分则是移交给了核武器所在的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等国),这也是一件大功德。那些指责戈氏不够硬气的,难道希望出现一个“我不能好过大家都别活”的疯狂人物,在苏联濒临解体时到处扔核弹、散播生化病毒(不止故意使用,移交过程不稳定也完全可能导致核泄漏或生化泄漏)?

    而除了这些让步,在其他问题上戈尔巴乔夫更没有什么“卖国”嫌疑。他作为苏联领导人,在外交领域也履行了对苏联国家和苏联人民的责任,没有出卖国家利益,反而在各种国际场合积极争取苏联的国家利益。至于有人拿西方后来给他的荣誉追溯式的说他“卖国求荣”,看看前面提到的那些功绩,那些荣誉不是他该得的吗?维护和发展包括苏联人民在内全人类的利益,不比狭隘的维护本国不正当利益要好太多?(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时,戈氏还支持了克里米亚“回归”俄罗斯,说明他也有一些民族主义情感和强烈的爱国(爱俄罗斯)立场)

    那些否定戈尔巴乔夫的,无非是在以上这三方面进行批判和嘲讽。但是显然的,戈氏在这三方面不仅不是他们说的那样是反共主义者、造成苏联解体的人、叛国者,反而是社会主义的忠实信徒、苏联国家统一的坚定捍卫者、苏联爱国主义领袖。

    至于有人直接质疑其政治改革的,那更没有道理。苏联的沉疴积日既久,换成谁都得面对那重病的国家。如果不改革,只会更加积累危险,未来的悲剧会更大。当然,也可以依靠极为疯狂的方式压制下一切反抗,例如朝鲜那样。可是如果那样,再加上苏联的体量,对苏联人民乃至全世界,岂不是更大的悲剧?

    其实,这样的事实,只要有心去了解那段历史,并且排除各种偏见与先入为主,就不难看到。但是,多少人因为愚蠢或者败坏,或者愚蠢加败坏,公然颠倒黑白,且成为了国人的主流看法,真是令人痛惜和愤怒。因此我才写下本文,以澄清一些事实、史实,还原一个真实的戈尔巴乔夫。

   当然,我也并不认为戈尔巴乔夫是个十全十美的人,他推行的苏联经济政治改革终究还是失败了,并没有建成一个既强大又人道和民主的社会主义苏联,苏联毕竟在他担任最高领导人时解体了。戈氏还留下了一个烂摊子,迄今无法完全收拾,并且出现了叶利钦时期那种民生凋敝和普京时代的专制回归。这些后果戈氏都要承担一定直接和间接责任,也说明他算不上“力挽狂澜于既倒”的人物。但是,我们的批评要基于事实,不添一分添油加醋的功绩,也不增加一分无中生有的罪过。综合来说,尤其根据其对全人类民主和平进步的贡献,戈尔巴乔夫仍然不愧为一代英豪、世界伟人。

 

参考书目

《孤独相伴–戈尔巴乔夫回忆录》–戈尔巴乔夫 2015年 译林出版社

《苏联的命运–戈尔巴乔夫回忆录》–戈尔巴乔夫 2018年 译林出版社

《从戈尔巴乔夫到普京的俄罗斯道路》–大卫·科兹、弗雷德·威尔 2015年 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戈尔巴乔夫传》–若列斯·麦德维杰夫 1988年 世界知识出版社

《捍卫苏联的最后一搏》–根纳季·亚纳耶夫 2012年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其他参考资料

中国高中历史教材及试题等参考资料

中英文维基百科相关资料

日本NHK电视台相关纪录片

香港凤凰卫视相关纪录片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