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这是无流量的话题,尤其从这种很多人都觉得无聊的角度去写。但这是悲哀的现象,它值得啰嗦两句,给恰好读到的人读一读。

81岁的泸州大爷,花了25块钱嫖娼,对象是57岁的阿姨。这么一条消息,被一些单位当作“战果”一样的发布了出来。

我在词条里看到的,基本上都是调侃。“大爷口味独特”、“大爷身体真棒”、“阿姨风韵犹存”……或许也有一些人觉得离谱,但当旁边的人都在笑的时候,他们也无法去用严肃的语气表达自己的想法。于是气氛更加欢快了。

大爷不是不想找个年轻的,但毕竟不是每个大爷都叫范曾。所以前者只能花25块钱去嫖,只能找57岁的阿姨,偷偷摸摸并且讨价还价。而后者招招手,上亿身家支持他找个30多岁的模特结婚,还要公告天下。

这不就是简简单单另一个版本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么,贪官污吏包养情妇的事情遍地都是,赖小民更是弄出了一个小区的“后宫”,唯独81岁的大爷让他们如获至宝。

令人悲伤的对比,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却笑出了声,骂大爷81岁了还这么不要脸。

怎么就不要脸了,食色性也。骂不要脸的人,你自己就是不要脸的产物。81岁的大爷求警察不要通知家里人,恰恰相反,他很要脸。只不过要脸的同时,他还有人类的需求。

通报出来的时候,代表着警察秉公执法,不仅告诉了他的家人,还通报了整个社会。

他得到了“惩罚”,只不过在我看来,这种惩罚显得悲哀。当然,对于那位57岁的阿姨来说,也是这样。仅仅只为了25块钱,可能只是大城市里一碗面条的价格,出卖自己的身体。她也本该含饴弄孙,她或许也不愿意倚门卖笑。更何况,只是为了25块钱而已。

他们可笑吗?可笑的真是他们吗?

我以前的稿子里,给大家写过这样一个段子,某日,古代长安城天降大雪,寒冷至极,一个吃饱了饭出来消食的文人见雪花飘飘,诗兴大发,脱口道:“大雪纷纷落地。”刚念了一句,恰逢有个升迁的官员经过听到了,感念皇恩浩荡,一拱手接口道:“正是皇家瑞气。”旁边一个卖棉衣棉裤发了大财的商人心花怒放,也凑了一句:“再下三年何妨?”一语激怒了路边一冻饿欲死的乞丐,哆哆嗦嗦地大骂:“放你娘的狗屁!”

这就是我的答案。

在另一个城市里,一名满头白发的流动商贩,当街对着一名城管跪下了。当地发布了彻查的通知,但那些都是后话,我只想请问一句,老人下跪,是他没有尊严吗?是他生来卑微下贱吗?

没有人会去嘲笑这位下跪的老人,因为我们都知道,始作俑者不是他,而是其他无形的因素逼着他跪。哪怕不为这理由,仅仅看那满头的白发,和他手里比他的白发更上年纪的扁担,都无法生出说他不要尊严的心。

如果你生出了,那只能说明你不是人。

81岁的大爷,57岁的阿姨,25块钱的嫖资,当街向城管下跪的老人……没有任何一条是值得我们去笑去调侃的,写起来都如此悲哀,何况说出来。

一直以来很喜欢的一句话,作个结尾。

历史,有两支笔,一支写尸骨未寒,一支写锣鼓齐喧。

历史,有两支笔,一支在我指尖噤若寒蝉,一支在你手中壮如牛鞭。

历史,有两支笔,一支低诉凄风苦雨夜,一支高唱人间三月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