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46 上午

以逻辑探求真理,以爱激励生活|罗素逝世50周年_手机新浪网

新浪新闻网图片

 

伯特兰·阿瑟·威廉·罗素(18721970是现代最伟大的哲学家之一,他同时也是数学家、逻辑学家、历史学家、文学家,1950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他在晚年接受的一次采访中谈到了哲学,虽然话语不多,但信息量很大,耐人寻味。

当被问到“你认为是否有哪个哲学家,当代影响力更甚于他人?”罗素认为就影响力而言,非马克思莫属,但他却很不愿意承认马克思是哲学家,然而又不得不面对把他列为哲学家的事实。

说到马克思的影响力,通常认为是他的理论引起了轰轰烈烈的共产主义运动,尽管这样的运动被文明社会认为是错误的、邪恶的。但实际上,抛开共产主义运动来说,马克思的理论本身在学术界也是占据着不可忽视的地位。马克思的理论不仅是有史以来人类思想的集大成者,同时也是开拓话题最多、著述最多的,其理论架构是最丰富的(但不等于是合理的)。我这里说的“集大成”并不是说马克思继承了前人所有的或者说大部分思想,而是他继承了前人几乎所有的话题,对前人探索过的问题他几乎都有进行论述。前人的有些思想他继承了,有些思想则被他批判又提出了新的思想。当然,马克思的理论存在很多错误,尤其是其基本、核心观点是错误的,所以不被文明社会认同、接受。但因为其开拓话题最多、著述最多,理论架构最丰富,学术界不能对其视而不见,这就是罗素所说的不得不面对把他列为哲学家的事实。当今世界被研究最多哲学的仍然是马克思的理论,西方文明国家很多大学、研究机构都有研究马克思的理论。研究哲学是无法、也不应该避开马克思的理论的。当然,人们研究马克思理论的目的不是为了学习、继承,而是想针对他提出的那些观点去思考探索真正正确的东西。

当被问到你是否能提出任何一种积极的哲学从而帮助我们面向更有希望之未来?”罗素说:“世上诸多烦难,其中之一便是滋生出来一种习惯,教条地认为凡事皆可论断取舍。我想,此类事情充满未定之数,理性之人不愿太过笃定自己站在对的一边。我想,我们有必要持续地通过适度的怀疑来审视自己的观念。我不希望人们武断地信奉一种哲学,甚至我的。”

显然罗素并没有给出答案,而是表明了一种对待哲学应有的态度。

提问者所说的“一种……哲学”,当然不是指单一的某些个观点,而是系统化的哲学思想体系。

罗素的回答表明了这样的意思:至今没有哪一个门派的哲学(或者说哪一种哲学思想体系)是公认完全正确的或者说是相比之下正确率最高的。

尽管前人和今人有很多思想得到当今文明社会较多人的认同,但是,一方面那些思想属于不同的门派,零零散散,没能构成一个较完整的体系,另一方面,人们对于前人和今人的思想的认同存在不一致的情况,所以也没能整合成一个所谓公认的正确的哲学体系。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实际上有些基本的哲学问题大家都仍然没有搞清楚,以至于根本无法建立新的哲学思想体系。所以,尽管多数人都不认同马克思理论,但在很多问题上都并没能真正驳倒它,更没有一套较完整的思想体系来取代它。

有人会说,普世价值不是大多数人都认同的吗?是的,但是,普世价值只是哲学中的一部分,是属于价值观范畴的,不能称之为哲学门派。

罗素说对任何观点都要持怀疑的态度,这当然是对的,但是,然后呢?难道怀疑的目的就是为了打倒它然后就不管了?当然不是的。怀疑的目的最终是为了获得一个可以相信的东西。如果什么都不相信,那就什么都做不了。人类文明就是从一点一点的相信积累起来的。尽管其中可能有一些错误的成分,但不能说全部都是错误的,总有一些正确的东西或者是接近正确的东西。我们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东西,但不等于这个世界上根本不存在可以相信的东西,即使现在不存在,也不等于以后都不会存在。人类的探索就是为了获得可相信的东西。如果什么都不可信,那还探索干嘛呢?

人类的认识最终是可以统一的,会有一种绝大多数人认同的哲学体系产生。哲学绝不是各说各话。既然罗素和绝大多数哲学家都认为马克思理论是错的,那么就意味着哲学是有标准的,符合标准的就是正确的,而正确的就必然会成为人类统一的认识。

罗素最后说:“如果某种哲学之目的,是要授人以福祉,那它应受仁慈的情感所感召启发,而马克思理论并非发乎善意。”我们该怎么看待这番话呢?

其实,哲学本身是没有目的的,只有人,才有目的,只能说人在研究哲学、创立其哲学理论的时候是有目的的。这个应该是罗素表达得不够清晰准确或者翻译的问题,我们不必过于追究。

我们应该这样理解罗素的这番话:哲学它应该是揭示客观真理,人类掌握了客观真理就能获得福祉,而谬误则必然会使人类遭受灾难,马克思理论就是使人类遭受了灾难。一个哲学家在研究哲学的时候,应该思考自己创立的思想理论是否会给人类带来灾难,这就是罗素所说的仁慈、善意。

罗素这其实只是从价值观方面来否定马克思理论,而实际上马克思理论在世界观和方法论上也是错误的。

哲学的最基本问题就是“哲学是什么”,也包括“为什么要研究哲学”。如果连“哲学是什么”都没搞清楚,也就不可能搞清楚“为什么要研究哲学”,更不可能把哲学研究好。所谓把哲学研究好是指最终建立完整的合理的思想体系。之前很多哲学家也并没有完全真正搞清楚哲学是什么,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取得一些零散的研究成果。

关于哲学的定义,ChatGPT的回答是:哲学是一门探索存在的本质、知识的性质、价值判断、理性、心灵、语言以及所有事物之间关系的学科。

谷歌搜索的答案是:研究自然、社会和思维的最一般规律的科学。

其实它们说的都不完全对,而且一般人还不太好理解。

哲学最早的概念来自于古希腊,意思是“智慧”。人类的智慧有很多,为什么把哲学叫做智慧呢?其实,它真正的意思是指“人类智慧的概括性总结”,就是说,人类的任何一项智慧,把它抽象化、进行概括性总结以后,就上升为哲学(的一部分)。也就是说,哲学其实是包罗万象的,任何事物都属于哲学的研究范畴,当今的各门学科,诸如数学、物理、化学、生物学、天文学、社会科学、心理学等等,它们都是隶属于哲学的,哲学是它们的总纲,是把这些具体的学科的知识进行高度总结后升华的内容汇总。例如数学,毕达哥拉斯说“数是万物的本源”,就是一种高度总结,它的意思是说,“数”是决定事物的本质的根本原因,万物之所以各不相同,就是因为它们的“数”不同。现代科学已经证明了我们可见的各种物质体现其特性的最基本的构成物是原子,而各种原子之所以不同,是因为构成它们的电子的数量和质子、中子数量的不同,而质子、中子都是由夸克和胶子构成的,质子包含两个上夸克和一个下夸克,中子则是包含两个下夸克和一个上夸克。这些都反映了“数”的不同决定了物质的不同。这就是毕达哥拉斯对数学的一个高度总结,是一种哲学观点,也是人类的一项最高智慧。正是这样一个哲学观点,指导了人们去进一步更好地认识这个世界,促进了物理、化学、生物学、天文学等等学科的发展。所以数学是人类最基本的科学。

当把某一个领域的认识高度总结以后,再拿到其他领域去对比、验证,就会发现其他领域也是这样的,于是它就成为了一般规律。所谓一般规律,就是所有事物都遵循的规律。当然,所谓的所有事物”,有时候只是一定范畴内的所有事物,但“一定范畴内”也是跨越了单一领域的。

当某个规律经多个领域验证被视为一般规律后,人们就可以用它去指导其他领域的研究和实践活动,当然这本身也是再一次验证。

所以,哲学最简单明了的定义就是人类智慧的高度总结”。

哲学的意义就是通过对具体事物的认识进行总结、升华,找到世界的一般规律,用来指导人们去进一步更好地认识世界和从事实践活动。也就是说,哲学与其他各门学科一样,都是人类的认识,都是用来指导人类活动的,只不过哲学是一种更高层次的指导

如果局限在某一个领域停留在对具体事物的认识上,那顶多只能成为该领域的专家,而不能成为哲学家,也难以成为多领域的专家。那些在多个领域取得巨大成就的人,往往都是哲学家,罗素就是一个典型代表,艾萨克·牛顿等大师也是这样的。

哲学既然是用来指导人类的活动的,那么当然首先是要搞清楚这个世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那些东西有什么特点,相互之间是怎样的关系。如果我们连这些都没搞清楚,就不可能把事情做好。比如我们到了一个地方,首先是要了解这个地方有些什么东西,虽然不可能一下子全部都了解清楚,但与我们的行为直接相关的一些东西是肯定要先了解的,比如水、粮食、人、住房、车站等等。如果对这些一无所知,就无法决定我们要采取的行动、不知道要怎样去做。

按照马克思唯物主义哲学的说法,“这个世界有些什么”最抽象、概括的答案就是:世界是由存在构成的,存在就是物质,物质就是存在。

那么,意识是什么?规律是什么?它们是不是存在?如果它们不是存在,人们怎么会提到它们呢?就像柏拉图提的问题一样:我们说某个东西不存在,为什么却能提到它呢?这个问题两千多年来一直都没人能解释清楚。

其实,意识、规律这两者都是存在,都是与物质处于同一哲学概念层次的存在,也就是说,世界是由存在构成的,存在有物质存在、规律、意识,此外还有时间、空间、能量等也都是物质存在之外的存在。也就是说,构成世界的存在有六种,我把这称为“六元存在论”。关于“六元存在论”,我在《世界的基本问题》一文种作了详细阐述,这里就不再赘述了。

对于“这个世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那些东西有什么特点、相互之间是怎样的关系”的认识,其实就是人们常说的世界观,在哲学上也叫形而上学。

由此可见,马克思的哲学在世界观上也是错了,而且是根本性的错误。当然,错的不仅仅是马克思。

实际上人类至今都没有建立一个完整的、合理的、系统化的哲学体系,哲学家们的研究成果都是支离破碎的,也存在不少错误。所以连罗素都表现出无奈,无法向人们推荐一种哲学让人们去学习、应用。

人类要想建立完整的、合理的、系统化的哲学体系,就必须先对这个世界到底有些什么东西、那些东西有什么特点、相互之间是怎样的关系”这个“世界的基本的问题”达成统一认识。一旦建立了一个基本框架,那么所有与之不相悖的观点、理论都可以纳入进去,成为该系统中的一部分,而那些相悖的观点、理论就都可以淘汰了,从此就不再存在几种哲学、几个哲学派别这样的说法,世界上就只有一种哲学。

当然,对于哲学中的某些具体问题,在没有取得一致认识的情况下,可以保留若干种不同的说法,但那些不同的说法都不能是与哲学基本架构的内容相悖的。总之,总体上就只有一种哲学。

 

作者:徐琳

2024424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