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8 5 月, 2024 11:15 下午

来源: RFA 【调查报道 】   March 27, 2024

 

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商人陈志创建的太子集团出人意料地崛起,成为柬埔寨增长最快、与政府关系最密切的企业集团之一。这个数十亿美元的帝国背后究竟隐藏着什么?三年来,自由亚洲电台(RFA)通过挖掘商业记录,追踪来自偏远村庄到国际金融中心的各种消息源,试图回答这个问题。

我们的三部曲调查系列揭示了太子集团是一个具有不透明的商业运作、涉嫌犯罪以及政治上任人唯亲的令人担忧的混合体,他们与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太子集团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但随着北京誓言打击海外的非法行为,一些人想知道太子集团的时日是否已经不多。然而,该集团与柬埔寨现任和前任总理的密切关系可能为公司提供保护。

第一部分:
中国法院调查“臭名昭著”的柬埔寨太子集团

在柬埔寨当局的支持下,由中国企业家拥有的太子集团在当地净赚了数十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法院则指控该集团大规模洗钱。

Jack Davies 和 Mary Zhou报道
泰国演员沙哈雅克・波斯安基特(Sahajak Boonthanakit)永远不会忘记他遇见陈志的那一天:“虽然我不想让这件事变得太戏剧化,但是陈志非常非常像教父。 他除了打招呼之外,没有说太多的话。”沙哈雅克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回忆道:“他看起来很强大。”
陈志是中国移民,也是在柬埔寨人脉最广的商业大亨之一。沙哈雅克与陈志是在2018年见的面,当时陈志正担任柬埔寨内政部的顾问,相当于副国务卿的职位。后来他成为了时任柬埔寨首相洪森(Hun Sen)的顾问,并依据授予他职权的皇家法令,在洪森之子洪马奈(Hun Manet)继任首相后,如今也继续担任着顾问要职。陈志所拥有的太子集团则透过在柬埔寨建立商场、银行和房地产赚取了数十亿美元。
对沙哈雅克来说,这位矮小、皮肤苍白、蓄着山羊胡的30岁年轻人只是位神秘的金主,陈志资助了沙哈雅克的最新电影,并在其位于湄公河畔的金边别墅宴请沙哈雅克。
在豪华轿车将演员以及电影的工作人员送到陈志的别墅后,沙哈雅克和他的同事被带到了一个宴会厅,一张大约可容纳 20 人的大圆桌摆满了酒和佳肴,美食中包含了鱼翅汤,这碗汤的售价通常需花费数百美元。
此次宴会是为了庆祝电影《猎物》(The Prey)拍摄结束,这是柬埔寨首次尝试自制好莱坞风格的动作片。《猎物》讲述了一位名叫辛(Xin)的中国侦探,在卧底调查网络犯罪的暴力团伙时,被错误地监禁在柬埔寨的一个偏远监狱中。
在支持柬埔寨的第一部大制作国产动作电影时,陈志试图将自己塑造为重要的商界大亨。但这部电影可能更像是他“佛洛伊德式失误”的投资。因为据本台了解,中国警方一直在调查陈志的大多数财富是否来自像电影中展示的类似的非法活动。
1-the-prey.jpg
陈志是《猎物》的支持者。《猎物》是柬埔寨首次尝试制作自己的好莱坞风格动作电影。(The Prey” / Altered Vision Films – Kongchak Pictures)
尽管未曾被媒体报道,但据中国刑事法院在2020年至2022年间所做的判决,中国的司法体系将太子集团描述为“臭名昭著的跨国在线赌博犯罪团伙”,并以此赚取了50亿元人民币的非法收入。中国政府对太子集团的查缉最早于2020年5月开始,当时北京警方成立了一个特别工作组来调查太子集团,自那时起,至少有七个不同省份的法院裁定太子集团的基层及有关员工犯有赌博和洗钱的罪行。
截至目前,太子集团的母公司和陈志尚未成为中国起诉的对象。太子集团的一名发言人就此告诉本台,该公司否认所有相关指控,并表示这些指控的出现是太子集团遭犯罪分子冒充的结果。
不过,如果想要了解为何太子集团会受到中国政府的详细调查,就必须先了解陈志是如何从一个默默无名的中国小企业主摇身一变成为坐拥亿万财富的柬埔寨公民。如今,陈志与柬埔寨的高级官员有著深厚联系,这些联系目前为止庇护了他和太子集团的高层。
太子的崛起
陈志1987年12月16日出生于福建,这个省分在几个世纪以来一直是国际贸易中心。根据陈志个人投资的新加坡基金管理公司—DW资本集团(DW Capital Holdings)的网站叙述,陈志是“一个年轻的商业神童”,在他三岁以前,他就在深圳帮忙经营家族生意。
该网站指出,陈志的首次个人创业是在福建省投资一家小型网吧。2011年,陈志启航进入柬埔寨房地产市场,开发“未知的水域”。
当陈志移民到柬埔寨后,他的商业投资变得更引人瞩目,因为那里为聪明和人脉广泛的人提供了许多机会。
根据本台所调查的银行记录,陈志创立的第一家公司是房地产公司,它位于金边,在陈志移民柬埔寨的那年成立。 2015年,陈志创立了太子集团,随后,该集团很快就成为柬埔寨城市街头无所不在的品牌。
太子集团的房地产分支将西哈努克市(Sihanoukville)从一个宁静、破旧的海滨度假胜地,转变为充斥中国赌场的繁荣城市。在西哈努克市的数千套公寓和酒店上获得了巨额收益后,太子集团将投资扩展到金边的公寓楼、超市和购物中心。自该集团成立,它便作为一家私人小额贷款机构提供银行服务。在三年后,该集团获得了正式的商业银行许可。
随著陈志的生意不断成长,他的政治资本也不断增加。
陈志于2020年7月20日被授予“公爵”称号后,与柬埔寨时任总理洪森站在一起。(太子集团)
2014年2月16日,陈志归化为柬埔寨公民。归化入柬埔寨籍是一条受富裕外国人欢迎的途径,这需要在柬投资或向政府捐款25万美元。不过,就算外籍人士付得出这笔费用,也很少有人能像陈志一般取得飞跃性的个人发展。在入籍三年后,一项王室法令任命他为内政部顾问,尽管这份工作不会提供报酬,但这赋予了陈志相当于副国务卿的地位。
在担任该职位的几周后,陈志在 2017 年 3 月与韶肯(Sar Sokha)合伙开展业务。 当时,韶肯的父亲是内政部长,拥有极大的权力,在该年8月,韶肯则接替了他父亲的职位。
陈志与韶肯合资的公司金贝投资有限公司(Jinbei (Cambodia) Investment Co. Ltd)在2021年解散,但根据柬埔寨的商业记录,这是陈志与其他太子集团高管以“金贝”为名,成立的5家公司中的第一家。如今,前述的5家公司共同组成了金贝集团,该集团网站宣称,它在柬埔寨旅游业投资了3亿美元的资金。
尽管太子集团与金贝集团是各自独立的实体,但这些公司间的联系非常密切,以至于中国当局在法庭文件中将金贝称为太子集团的“子公司”,但太子集团否认这样的说法。
金贝集团的旗舰项目是一座七层楼、占地16,500平方米的酒店兼赌场,它坐落于西哈努克城,在2017年开业,这个赌场在中文被为金贝或金贝壳。
这个度假胜地拥有43张赌桌,还有两个贵宾室。它是西哈努克城在 2019 年之前开设的 100 多家赌场中的其中一家,在繁荣时期,这座城市被誉为是新澳门。
金贝的市场营销经理Victor Chong2019年在接受 《澳门商报》采访时,将西哈努克城的繁荣归因于柬埔寨政府的“亲商”立场。他表示,只要愿意支付每年4万美元的执照费,柬埔寨当局就会发放赌场执照给任何人。
3-sar-sokha.jpg
在这张日期不详的照片中,可以看到陈志拥有的金贝集团旗下的金贝赌场。这个赌场在柬埔寨的南部度假城市西哈努克市,吸引了大批中国赌徒到访。(金贝赌场 via Facebook)
线上与私下
尽管法律未必会被执行,但赌博对柬埔寨公民而言是违法的。在西哈努克城的赌场中,大部分的顾客和业主都是中国公民。
在2010年代中后期,大批中国黑帮加入了赌徒行列,他们希望透过放高利贷和敲诈勒索来赚快钱。 尸体开始被冲上海滩;非法的卖淫活动也十分猖獗;以该城市作为基地的网络犯罪团伙数量呈现爆炸性成长,这些网诈犯诈骗的对象主要是中国民众;同时,街头和餐厅里肆无忌惮的黑帮式枪击事件开始盛行,四处出现有罪不罚的氛围。虽然有些柬埔寨人也会在前述事件中被误伤,但被视为是目标的受害者总是中国人。
这种的情况引起了中国当局的愤怒,但更让北京感到不安的是西哈努克城赌场所采用的商业模式,大多数赌场都设有针对中国客户的在线赌博网站,这些网站明显违反了中国法律。.
2019年,可能是迫于北京方面的压力,首相洪森以犯罪率上升为由,宣布取缔在线赌博业务。这对西哈努克城的冲击立竿见影,超过20万名中国工人和企业家离开了这座城市,数千人则因资金不足而滞留无法回家。
新冠疫情、中国严苛的旅行限制、以及其国内的经济困境加剧了问题。4年过去了,西哈努克城的天际线一片混乱。到了晚上,仅存的几家赌场闪烁的灯光透过半完工、废弃的摩天大楼钢架闪烁著。
2020年2月14日,在西哈努克市的一条街道上,通勤者骑着摩托车行驶。该城市曾被誉为新澳门,但在线赌博的禁令和COVID疫情挫败了这些梦想。(Tang Chhin Sothy/AFP)
但如果说在西哈努克城有失败者的话,太子集团并不是其中之一。去年本台记者参观时,金贝仍在巨大的霓虹灯下迎接客人,霓虹灯是一个贝壳的形状,里面装满了红色的骰子。多楼层的太子商城中有奢侈品店、电子游戏厅、和太子超市,该超市里有龙虾养殖池。在商场的地下一楼,太子集团的房地产部门则展示了建筑师为沿海和城市摩天大楼公寓设计的模型。
陈志的价值2400万美元的豪华游艇Nonni II也偶尔可以被看到停靠在西哈努克港口,该游艇配备了家庭影院和迪斯科酒吧。
是什么让太子集团在许多竞争对手面临困境时依旧蓬勃发展呢?根据法庭文件,答案是犯罪活动—大规模的犯罪活动。
高科技“钱骡”
据本台查询的法庭记录显示,中国执法部门于2020年开始调查太子集团,其中, 中国当局重点关注该集团20亿美元的投资中,是否有至少三分之一的资金来自非法在线赌博业务。 2020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成立了“5.27特别行动组”,根据2021年的一份法院判决书,该团队成立目的是“为了调查和处理在柬埔寨臭名昭著的跨国在线赌博犯罪集团案件,即‘太子集团’”。
太子集团发言人加布里埃尔·谭(Gabriel T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对此回应表示,该特别行动组“与太子控股集团的任何活动无关。”同时,他补充表示,太子集团会出现在法庭文件中是因为出现“冒名顶替”的问题。
2020年12月拍摄的西哈努克市太子购物中心,设有豪华品牌店、游戏场所和太子超市。(太子购物中心)
河南省地方法院是针对太子集团相关人员做出审判的多家法院之一,前述的人员遭指控从事洗钱和赌博活动。遭起诉的员工有些直接属于太子集团,其他人则在太子集团旗下的其他公司工作,这包含金贝集团。一份法庭判决书直接将金贝描述为“柬埔寨太子集团的子公司”,并表示金贝“已经开发了一系列赌博软件,并将其放在中国的网络平台上”。
法院文件还指出,太子集团持续经营着洪森在 2019 年起禁止的线上赌博。
由于中国公民每年只能携带5万美元出境, 这样的资本管制阻碍了太子集团经营非法线上赌场。中国法院指出,太子集团规避前述资本管制的方式是雇佣庞大的人员网络在中国和柬埔寨之间运送银行卡。专案小组确定,总共有 458 人涉嫌以这种方式为太子集团转移资金。
根据法院的判决,其中一位帮忙运送资金的“钱骡”是28岁的郭彩娜(Guo Caina)。2018年3月,她从家乡洛阳被太子集团招募到柬埔寨工作,有人告诉她,她的工作是客户服务与簿记。 一到柬埔寨,她就以每张卡1,000元人民币的条件交出名下的四张中国银行卡。一天后,她决定辞职回中国,但是,当她要求公司返还她的银行卡时被拒绝。
根据法院判决,到2018年4月底,超过1.4亿人民币的赌资流经她的银行账户。郭彩娜在法庭上承认了共谋开设赌场的罪名,她被判处缓刑并罚款 3万元人民币。
类似于郭彩娜的案件不胜枚举,本台调阅法院判决书后发现,四处充斥著像郭彩娜一样的“钱骡”,他们因处理赌博资金而被定罪,中国当局相信这些“钱骡”是在为太子集团和金贝服务。
四川省旺苍县法院于2022年7月发布的 一份声明估计,自2016年以来,太子集团从赌博活动中获得的非法利润超过了50亿元人民币。
尽管多次试图联系陈志未果,太子集团发言人谭告诉本台记者,“金贝集团坚决否认和在线赌博业务有任何关联。”他指出,“中国法院文件会提及‘柬埔寨太子集团’是因为有罪犯冒充太子集团,本公司意识到未经授权的实体及犯罪份子曾多次滥用本集团名称的情况。”
他同样也否认太子集团利用中国员工的银行卡转移在线赌博资金,他表示,这些指控“与太子控股集团完全无关,并且毫无根据。”本台则无法联系上金贝发表评论。
中国执法部门正在公开调查太子集团,这是该集团位于金边的总部大楼。照片日期不详。(Google街景)
与监狱过深的联系?
 
对太子集团涉嫌“钱骡”和赌博的起诉是中国政府2018 年发起的更广泛打击赌博运动的一环。北京将在线赌场视为国家安全威胁,每年线上赌博造成1万亿人民币的资本外流。
2023年1月,澳门一家法院判处当地最成功的博彩大亨之一的周焯华18 年监禁,他的罪名包括组织犯罪团伙、欺诈和协助非法在线赌博等 162 项罪名。
去年8月,新加坡警方在该国史上最大的一次洗钱调查中逮捕了九名中国裔柬埔寨人,检察官指控他们经营针对中国民众的非法赌博网站。观察人士指出,此次打击行动发生在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访问新加坡一周后,显示北京可能是这次逮捕的背后推手,特别是前述的那名被告在中国还有尚未执行的逮捕令。
对于北京来说,太子集团可能是一个更为复杂的挑战。中国司法机关似乎有意追究太子集团和其子公司所构成的团伙犯罪。但是,陈志与该集团高层,很多是他的叔叔和堂兄,完全没出现在中国法院的判决中,他们深耕于柬埔寨的政治网络,而柬埔寨又是中国最可靠的地区盟友。
柬埔寨时任总理洪森展示了2022年11月13日在金边举行的东盟峰会后赠送的25枚限量版手表之一。这些手表上刻有陈志的柬埔寨钟表品牌太子钟表(Prince Horology)的名称。 (Cindy Liu/Reuters)
进一步来说,自2020年起,陈志便担任洪森的个人顾问,他曾陪伴洪森进行对外交往,像是前往古巴,以及代表柬国政府向邻国老挝提供援助。同时,陈志还是前国民议会主席韩桑林(Heng Samrin)和前内政部长韶肯的个人顾问。在洪马奈成为新首相后不久,陈志也被任命为他的104位顾问之一,这些职位使他的地位与部长相当。
因此,任何对陈志的直接指控势必会牵涉到柬埔寨的最高执法官员,并令柬埔寨的前任和现任首相感到尴尬。几十年来,北京花费了大量的外交努力和数十亿美元,才将洪氏王朝打造成中国最热情的朋友之一。
洪森所领导的柬埔寨人民党发言人埃森(Sok Eysan)表示他无法对此发表评论,并将本台转介至柬埔寨政府发言人彭·博纳(Pen Bona)寻求置评,但在经过多次询问后,彭依旧未回复置评请求。
美籍柬埔寨学者索法尔·亚尔(Sophal Ear)在接受本台采访时表示,陈志在短期内很可能不会被送进监狱。
“显然,有人是不会被触碰的。”索菲尔说, “陈志是想在中国从事政治事务吗? 不是,他只是为了钱而已。所以这不要紧,陈志的下属会为他付出代价。”

第二部分:
太子集团离岸交易中的危险信号

柬埔寨“增长最快的公司”获得现金的方式引发质疑

Jack Davies 报道
自从八年前成立以来,太子集团已经成为柬埔寨最无所不在的品牌,它的名字几乎触及了柬埔寨市场的每一个角落:购物中心、超市、银行、赌场、公寓、电影院、办公大楼、私人飞机、游艇、电影制作、酒店、风险投资公司、叫车服务、餐馆等等。
该公司的影响力也远远超出了柬埔寨,其领导人在香港股票交易所上市的至少三家公司中拥有控股权益。太子集团的主席陈志是一位神秘的 36 岁中国公民,他后来成为柬埔寨现任和前任总理的高级顾问,他拥有古巴国有雪茄公司四分之一的股份,该股份价值 28 亿美元,他也拥有位于伦敦最富裕街区价值1.14亿美元的办公楼。
整体而言,本台确认了太子集团高层在31个国家拥有超过15亿美元的资产和投资。
然而,该集团从未完全公开其财富来源。它声称,过去八年里其数十亿美元的增长得益于精明的商业操作以及直至最近还在持续繁荣的柬埔寨房地产市场。但是本台透过法庭记录、银行文件、支付单据以及与该公司内部人士的访谈,揭示了一个截然不同的故事。
在我们系列报道的第一部分,本台检视了太子集团的迅速崛起、政治联系以及所涉嫌的犯罪行为。在第二部分,我们将探讨太子集团如何巧妙地在全球范围内移动数百万美元,这一行为在专家看来,具有许多洗钱活动的典型特征。
本台揭露,由陈志控制、注册位于马恩岛(Isle of Man)的Amiga娱乐,实际上是一家空壳公司,并涉嫌被用于洗钱操作。
本台的调查佐证了中国检察官提出的指控,即太子集团的大部分资金是通过欺诈获得,其中包括非法赌博和广泛洗钱所带来的数亿美元。
本台曾多次尝试联系陈志,但未能成功,不过,太子集团对公司及董事长所面临的指控进行了辩护。该公司的一位发言人针对中国法院的裁决进行了回应。他声称,太子集团是遭身份盗用的受害者,犯罪分子使用该公司名称进行了非法活动。
2022年9月24日,商人陈志(左一)、柬埔寨时任总理洪森(左三)、古巴国民议会主席埃斯特万·拉索·埃尔南德斯(左四)站在一起。陈现在拥有古巴国家雪茄公司四分之一的股份。(古巴国民议会)
有钱的叔叔
2018年12月,陈志拥有的一家公司Amiga娱乐向马恩岛的开曼国民银行(Cayman National Bank)申请开设账户,尽管当时太子集团已经在柬埔寨扮演关键角色,该银行还是拒绝了Amiga娱乐的请求。11个月后,由于该银行遭遇黑客攻击导致记录外流,意外揭示了Amiga娱乐被拒绝的原因。
洗钱是指将透过非法手段获得的资金转变为合法收入的过程,它通常涉及一系列虚构的交易,透过跨越多个司法管辖区转移资金,以给人一种错觉,觉得金流是合法商业活动的产物。
在前述的黑客攻击中,包含电子邮件、交易记录在内的信息由吹哨者非盈利组织 Distributed Denial of Secrets分享。记录显示,太子集团不愿透露其资金来源,即使在Amiga娱乐尝试申请银行帐户时也是如此。
当个人或企业在申请银行账户及进行大额交易时,银行职员应该询问资金的来源,并尽可能进行核实。这个过程旨在防止犯罪分子进入金融系统并花掉他们的不义之财。在Amiga娱乐的案例中,开曼国民银行进行的尽职调查显示,这家大型企业不太愿意分享其资金来源。
在递交申请文件时,Amiga娱乐指出,它的母公司是一家名为Ableton Prestige Global Limited的马恩岛线上赌场营运商。开曼国民银行被黑客攻击而外泄的邮件显示,Ableton的董事约翰·考廷(John Corteen)告知开曼银行,Ableton的所有者是太子集团的主席陈志及其妻子李彩云(音译)。考廷还在邮件中附上了太子集团在《金边邮报》上的广告,以“为陈志的业务提供更多细节”。
对此,开曼银行则针对陈志的财富来源要求了解更多资讯。
“关于陈志的财富来源,陈志最初于2011年左右,从他的叔叔那里获得了200万美元的个人贷款,用以创立柬埔寨恒信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Cambodian Heng Xin Real Estate Investment Co. Ltd.),”开曼银行在2019年7月针对陈志的发言人的回应做了总结。
根据在金融业工作了25年的金融犯罪专家巴罗(Graham Barrow)的说法,陈志关于他财富起源的解释对大多数银行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一位叔叔借给你200万美元的说法太笼统,对于任何金融机构来说都完全不够,因为他们需要理解财富的最终来源,而不是一个中间来源,”巴罗告诉本台。“这种说法给人一种印象,对方不希望任何人深入挖掘他的财富来源。”
2019年10月,开曼银行的工作人员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向陈志方面要求更多细节,他想知道这位借给陈志200万美元的叔叔的名字,以及这名叔叔最初如何获取这笔财富。
陈志跟他的代表从来没有对这封邮件再做出回应。《谁偷走了我们的财富?》(Moneyland: Why Thieves and Crooks Now Rule the World and How To Take It Back)一书的作者奥利弗·布洛(Oliver Bullough)就此表示,这是另一个危险的信号。
布洛告诉本台:“如果有人要求你解释你的财富,然后你就走开,这不是一个好的迹象,因为解释财富来源并不难做到。”
对此,陈志与考廷都没有回复本台的置评请求。本台发送至Amiga娱乐网站所列出的电子邮件被退回,并显示错误讯息,表示该邮件已被阻挡。发送至Ableton的电子邮件则未得到回应。
陈志拥有的网络娱乐公司Amiga Entertainment开发的网络赌博游戏本质上就是老虎机。(图片来自Amiga Entertainment网站)
不问,不说
如果前述的神秘资金敲响了警钟,那么 Amiga娱乐的所有权结构很可能也发出了危险信号。
在 Amiga娱乐于2018年10月成立时,该公司的最终母公司是在新加坡注册的Infinite Deemarco Pte Ltd,在当时被列为Infinite Deemarco所有者的一位美籍菲律宾律师亨利·叶(Henry Yeh)告诉本台,他不知道公司的融资来自哪里。
“有人告诉我,公司的资金来自中国,因为太子集团的管理层都来自中国,”叶说。“他们完全有权不告诉我,或是对我撒谎,因为我只是一名员工。”
叶承认他只是Infinite Deemarco名义上的所有者,这揭示了太子集团如何经常将其子公司作为一系列的空壳公司进行管理,使得各子公司股东和董事无法被明显看出来与太子集团有联系。世界银行在2022年的报告警告说,这样的系统结构容易被滥用。
这种在管理数十亿美元时“不问不说”的方法,对于美国芝加哥大学社会学教授金佰利·凯·洪(Kimberly Kay Hoang)来说是熟悉的。她为了撰写她的书《蜘蛛网资本主义》(Spiderweb Capitalism)花了18个月的时间和一些东南亚投资专业人士一起工作,这本书揭示了东南亚地区高层商务是如何运作的,有政治关系的人会将他们的非法财富与合法的企业合并。
洪告诉本台,像叶这样的执行长知道自己“承担了所有的犯罪和声誉风险,并因此获得了高额报酬”。作为交换,他们“一般不会询问有关资金来源的问题”。不过,叶并没有被指控从事任何不当行为。
在叶创办Infinite Deemarco十八个月后,据本台调阅新加坡和柬埔寨的公司记录,他已经将股份转让给了一位在柬埔寨担任三家太子集团公司董事的个人。
国际反贪腐组织透明国际英国分部(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 U.K)的高级调查员考多克(Ben Cowdock)也认为,叶对Infinite Deemarco的描述令人担忧。
“如果一家公司的执行长和股东不知道他们的业务从哪里赚钱,那么他们要么是极度疏忽,要么是在为其他人行事,”考多克告诉本台。“那些为第三方在官方文件上签名的行为是一种广为人知的避免当局审查的方法。”
马恩岛的开曼国家银行拒绝了Amiga Entertainment的账户申请,因为太子集团不愿透露其资金来源。(Google街景)
老虎机和洗钱机器
2020年,北京成立了一个特别警察工作组来调查太子集团。随后,针对太子集团低阶员工的法庭案件确定,至少有50亿元人民币的太子集团资金来自非法赌博。
RFA对Amiga娱乐的调查进一步揭示了太子集团如何试图隐藏其资金来源。
正是在叶担任Infinite Deemarco所有者兼首席执行官的短暂任期内,该公司在马恩岛成立了Amiga娱乐作为其子公司。叶告诉本台,Amiga娱乐的商业模式是“制作类似的游戏而不侵犯知识产权”。说白了,该公司主要是生产现有电玩游戏的廉价山寨品。
不过,据本台调查,Amiga娱乐真正的商业模式更为复杂。
Amiga娱乐的网站展示了其开发的游戏, 每个游戏本质上都是一台老虎机,玩家透过下注,希望获得某些符号组合,此类游戏在马恩岛是合法的。 然而,本台看到的银行记录显示,Amiga娱乐将这些游戏授权给在中国的公司,但在中国除了国家发行的彩票外,所有形式的赌博都被严格禁止。
一名玩家在北京的一个摊位上玩刮刮乐彩票,这是中国唯一合法的赌博形式,拍摄于2023年8月10日。(Pedro Pardo/法新社)
Amiga娱乐签订的合同规定,中国的公司将每年支付94万英镑,以换取向其客户推销Amiga娱乐游戏的权利,此外,中国公司还需支付赚取收入的30%。(当被问及这些合同时,叶表示:“我对价值数百万的仿冒游戏一无所知。”)
不过,据一位熟悉Amiga娱乐及其母公司运作的前太子集团内部人士Sam透露,这些山寨游戏的交易是虚构的。基于安全考量,Sam是这位知情人士的化名。
“Amiga娱乐被用来洗钱,”Sam告诉本台。“他们通过这里注入了所有的资金。”
Sam指出,中国的公司既没有用这些游戏经营赌博生意,也没有为代理这些游戏支付费用。相反的,这些合同只是被拿来合理化东南亚和马恩岛之间的大额现金转移。
一般情况下,企业会通过银行将资金从其运营的一个地区转移到另一个地区,但是汇给Amiga娱乐的资金却是来自于香港的一家货币服务业者。货币服务业者也被称为汇款机构,它们代表客户在国际上转移资金。这些客户通常是无法使用传统银行服务的个人或小型企业,其中一些汇款公司,像是西联汇款(Western Union),已经是家喻户晓的机构。不过,国际上还是有成千上万的小型营运商,比如被Amiga娱乐使用的那一家货币服务机构。由于汇款机构的收费远高于银行,大型企业几乎不会以这种方式移动资金,但是,收取较高的费用同时也意味著这些机构会询问更少的问题。
“汇款公司不关心资金的真实来源,”Sam说。
本台在审阅汇款单据、合同、发票副本和开曼国家银行黑客事件中所泄露的信息后发现,这家汇款机构将资金流向了Amiga娱乐。(尽管Amiga娱乐从未在开曼国家银行拥有账户,但前述汇款机构是该银行的客户。开曼国家银行的记录中显示,该汇款机构向Amiga娱乐汇了四笔总值为83万美元的支付,其编号均为 CLA0878,与本台查阅的汇款单据编号相同。)
“马恩岛会问这笔钱的用途是什么,所以你需要在中国有一个代理人,”Sam说,他指的是那些获得游戏授权的公司。Sam补充说,“这笔钱实际上从来不是来自中国。”
一位前太子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Amiga Entertainment公司用于洗钱。这是该公司网站的主页截图。(图片来自Amiga Entertainment网站)
Sam 表示,一旦资金汇入Amiga娱乐在马恩岛的帐户,这笔钱就会开始流通于该公司的高层。
本台看到的公司记录支持了Sam的说法。数据显示,前述资金的最终目的地是陈至及其妻子在新加坡的家族办公室,这笔钱被显示为两夫妻在马恩岛投资赌博业务的合法利润。
本台查看的Amiga娱乐的内部财务表格显示,该公司以这种方式转移了超过1亿美元。
透明国际的考多克就此认为,这些交易看起来高度可疑,并呼吁马恩岛进行调查。
考多克说:“如果有人将赌博游戏的许可销售至无法合法赌博的国家,并以常规银行渠道外的方式接受付款,这是一个需要调查的重大危险信号。”
太子集团传播部门主任加布里埃尔·谭(Gabriel Tan)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告诉本台,该公司的“主要焦点在于柬埔寨内部的投资和发展”,并且“未涉及您提到的关于在……新加坡、古巴或马恩岛的活动指控。”
谭还补充说:“在主席陈志所有的商业交易中,他始终遵守当地法律,同时也遵循柬埔寨对其公民的法律规范。”
本台也致信Amiga娱乐网站上的联系地址寻求评论,但电邮被以“信息错误”的形式遭返还,表明该公司的伺服器并未被正确设定以接收电子邮件。
财富传播
尽管作为柬埔寨公民取得了成功,陈志与其他太子集团高层在近年来也开始将他们的生活圈子搬至英国和美国。
英国的企业记录显示,陈志是伦敦金融区中心地带一幢价值1.14亿美元办公大楼的拥有者,他同时也拥有坐落该市高档路段Avenue Road上的一座价值超过2500万美元的豪宅。
另一位太子集团的高级执行官则是两家英国公司的拥有者,这两家公司拥有17套伦敦公寓,总价为3200万美元。
作为伦敦金融区这座办公楼的业主, 陈志被列入英国公司记录。(Google街景)
在大西洋彼岸,三名太子集团执行官在美国洛杉矶郊区拥有价值总计800万美元的豪宅。根据本台查阅的加州法院和公司纪录,其中一人还拥有一艘停泊在加州海岸的26米长Sunseeker游艇,以及该州的一家豪华汽车经销商和一家性玩具制造商。
在伦敦和洛杉矶拥有高端住宅是超级富豪的典型标志。但一位与柬埔寨内政部有关的消息人士提出了另一个太子集团高管迁移的动机:如果中国对该集团的调查扩大,他们将有一个可以逃跑的地方。
“2019年,中国大使告诉陈志,停止所有犯罪行为,同时不要干预中国警方对太子集团的调查,”该消息人士告诉本台,这位消息人士要求匿名,因为他没有获得公开发言的授权。“尽管自新冠疫情爆发后,中国政府还没有向柬埔寨要求引渡任何人,但是他们会这么做的。”
编译:唐缘媛 –

第三部分:
与太子集团有关的园区据称存在酷刑和强迫劳动

一家柬埔寨企业集团被指控从事酷刑与监禁

Jack Davies 和 RFA 柬埔寨语组报道
潘哈(Panha)对于在柬埔寨东南部边境小镇芝雷托姆(Chrey Thom)的金运科技园区(Golden Fortune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ark)内发生的恐怖事件有些许了解,因为他亲眼目睹了试图离开该园区的人的遭遇。
“当他们抓回逃跑的工人时,他们会殴打他们,直到这些工人几乎活不下去,这是我亲眼所见的,”潘哈对本台表示。潘哈拒绝透露自己的姓氏,他说,他的兄弟是该园区的安全主管,园区占地为15英亩,他见过他的兄弟追捕逃跑工人。潘哈说,“如果你不殴打逃跑者,他们就不会害怕,导致更多人会尝试逃跑。”
虽然该园区表面上向公众开放,并被宣传为工业园区,但它被一道高达10英尺的混凝土墙所围绕,墙顶铺有带刺铁丝,它的重型金属前门由穿著制服的保安人员看守,以阻止普通访客进入。该设施由实力雄厚且人脉广泛的太子集团建造。据目击者和员工称,该园区的业务包含了网络诈骗操作,虽然该集团否认参与园区运营,但该园区实际上是由一位太子集团高层领导所掌管的公司经营的,并且与太子集团存在关联。
当地人声称,园区内被贩卖的越南人、马来西亚人和中国人被强迫进行网络诈骗,他们是被奴役劳动的一部分。联合国估计,柬埔寨全国约有 10 万被奴役人口,但柬埔寨政府否认了这一说法。十四名当地居民,包括在金运工作的现任和前任员工,分别告诉本台,他们目睹保安人员暴力制服逃跑的工人,然后将他们送回园区。出于安全考虑,目击者不愿透露他们的姓名。据当地和国际媒体报导,至少还有另外两个与太子集团有关的园区与人口贩卖和网络诈骗活动有关。
这是柬埔寨Chrey Thom的金福科技园,被一堵高10英尺的混凝土围墙环绕,墙顶覆盖着铁丝网。这是最近的照片。(自由亚洲电台)
太子集团发言人加布里埃尔·谭(Gabriel Tan)告诉本台,尽管太子集团建造了金运科技园区,但它是应一位客户的要求而建设的,不过谭拒绝透露这位客户的身分。当被问及该设施遭指控内部存在人口贩卖和网络诈骗行动时,谭说,“我们不知道您提到的这些事情。”
据柬埔寨的企业记录显示,该园区的母公司金运由企业家达拉(Ing Dara)经营,达拉与太子集团有著广泛的联系,他在太子集团的多家公司中担任董事职位,包括一家被太子集团创办人对离岸银行揭露为他财富最终来源的公司。
本台此前揭露,中国警方已成立一个特别工作组调查太子集团在柬埔寨涉嫌从事的洗钱和非法网络赌博行动。在该系列报导的第二部分中,本台探讨了太子集团如何将非法资金洗白,并流入合法的太子集团附属企业。
本篇报道是本台对太子集团展开调查的三部曲最后一篇,我们将探讨其辖下的一座据称囚禁了网络奴役行业受害者的设施。
肮脏活
芝雷托姆是一座只有一条道路的小镇,毗邻巴萨克河(Bassac River),距离越南仅几百公尺。与柬埔寨的许多边境社区一样,芝雷托姆遍布赌场,为在本国面临赌博限制的外国人提供服务。由于柬埔寨政府在2019年对网上赌场的打击迫使许多赌场关闭,在某些案例中,这些空置的房地产被犯罪团伙接管,在这里,被贩卖来的工人进行网络诈骗,也就是诱骗人们把大笔的钱投向有问题的投资项目。与此同时,这些诈骗者本人也可能是受害者。
随著网路诈骗活动的激增,在办公楼、公寓大楼或专门建造的综合设施中都有诈骗者的身影。
据本台查阅的卫星图像显示,金运园区占地15英亩,周围被铺有带刺铁丝的混凝土墙包围,设施内有足球场、篮球场和18栋大型宿舍式建筑。这些设施都是自2019年开始建造。
据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来源称,在柬埔寨Chrey Thom的金福科技园外,这个“酒店”的阳台上安装了铁栅栏,以防止人们逃离。 (RFA)
该园区每栋五层楼高的宿舍窗户上都装有金属栏杆,这表明它们的设计目的是为了不让人出来。
据当地人说,那些被囚禁的人主要是越南人和中国人,柬埔寨人也在园区内工作,不过担任安保角色居多。本台看到该园区内正在刊登网络广告,希望招聘会说越南语的柬埔寨人,提供的薪资是每月600至800美元,外加一天三餐和住宿。
对于60岁的莫恩(Moeun)来说,这样的工作虽然工资还不错,但完全没有吸引力。她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站在深及大腿的油腻的下水道中,赤手空拳捕鱼,她要求本台不要使用她的全名。
“如果我们不做好工作并虐待(那些工人),他们就会削减我们的薪水,因此我们宁愿来这里抓鱼赚点钱,”曾有孩子在园区内工作的莫恩说。“除了为他们工作,我们还能做什么呢?”
本台访问了一位现任的金运员工核实了上述情况,他说,不服从或效率低下的工人会被关在一栋名为B1建筑的一楼并遭到暴力惩罚。他还补充表示,该园区中的许多女性工人被迫从事卖淫和色情视频拍摄。
一位前金福科技园的保安称,逃离该园区的工人将被追捕,并提供悬赏以寻回他们。这个园区是一个三角形区域,可以在这张2023年12月19日的卫星图像中看到。(CNES/Airbus)
该员工将金运内部的情况与中国惊悚片《孤注一掷》相比。这部电影讲述了中国公民被贩卖至东南亚的诈骗园区,他们遭到虐待并被迫协助运营非法线上赌博诈骗。“里面的问题就像中国电影揭露的那样,”他说,“那里存在诈骗和勒索。”
他说,除了诈骗、卖淫和拍摄色情视频外,勒索是另一种商业模式。受害者只有在其家庭筹集足够的赎金时才会被释放,这是诈骗综合园区的一个共同特征。“如果受害者家属没有按照要求提供赎金,园方就会虐待、殴打和电击受害者,并将其被折磨的视频剪辑后发送给他的家人看,”他说。
另外一位住在园区附近的居民告诉本台,他见过保安用车撞倒逃跑者,并用电动牛鞭电击他们,再把逃跑的工人带回园区。他指出,当地警察也被聘为该园区的保安。
当地森宝布(Sampov Poun)市警察局长本通(Khuth Bunthorn)告诉本台,他不知道在他的社区有任何拘留或强迫劳动的案件。
一位金运的前保安告诉本台,被贩卖的诈骗员工每天工作12小时,他们通常会在6到12个月内被卖到另一个园区。他补充表示,虽然他已经不再在金运工作,但他仍会偶尔追捕从园区逃出来的工人。当地居民告诉本台,只要送回一位逃跑者,金运就会支付50美元的赏金。
柬埔寨内政部国务秘书兼国家反人口贩运委员会副主席朱文英(Chou Bun Eng)告诉本台,她不知道芝雷托姆有任何人口贩卖案例。
繁华的园区
当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去年尝试访问芝雷托姆时,我们被禁止进入金运园区,但是保安人员拒绝说明理由。
2023年9月,一部发布到社交媒体上的视频展示了该园区内的系列餐厅、按摩院、甚至一家小医院。该视频和卫星图像都表明,与周围村庄相比,园区内拥有更多、更高品质的马路。在一段视频中,园区内的一块广告牌还为一座位于金边、6,700平方英尺的别墅做广告。
金运园区被列在了太子集团旗下太子寰宇地产集团(Prince Huan Yu Real Estate)的网页上,该园区在网页上的“楼盘分布图”被明确标出。
金福科技园被列在太子集团子公司太子寰宇地产集团的网站上,并在其“物业分布图”上标出了其位置。(图片来自太子寰宇地产集团)
太子集团自称是柬埔寨发展得最好的企业集团之一,其负责的业务涵盖房地产到电影制作等诸多层面。该集团由与柬埔寨政治高层有联系的中国移民陈志于大约十年前创立,陈志在2014年归化成为柬埔寨公民。中国法院文件曾将太子集团描述为“臭名昭著的跨国网络赌博犯罪团伙”,并声称该集团至少有5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来自非法线上赌博。
2022年,中国旺苍县法院宣判,有45人因为与太子集团合作开设非法线上赌场而被判定为有罪,法院同时公布了上述罪犯进行犯罪行为的三个柬埔寨地点,其中一个便是芝雷托姆。
与自由亚洲电台相关的目击者证词表明,和柬埔寨许多从事线上赌博业务的团伙一样,太子集团已经转向强迫劳动。
在半岛电视台2022年拍摄的一部纪录片中,一名受害者解释了他如何在柬埔寨恒信房地产(Heng Xin Real Estate)所拥有的物业中被囚禁,他被迫透过通讯APP诈骗贫困的中国农民。恒信房地产也由太子集团董事长陈志创立,在由吹哨者非盈利组织Distributed Denial of Secrets分享的银行记录中,恒信房地产被列为陈志的财富来源。直至今日,恒信房地产的两名董事依旧与太子集团联系密切,这其中包含Ing Dara,他同时被列为金运度假世界的董事长(Golden Fortune Resorts World),该度假世界的名称和地址与前述位于芝雷托姆的园区相匹配。
在政府关闭与太子集团有关系的另一个物业数个月前,当地新闻媒体“民主之声”(Voice of Democracy)报道了在与该物业中有关人口贩运的事件。
太子集团与网路诈骗活动之间的联系可能会让支持太子集团的政治人物感到尴尬。这些政治人物包括最近退休的首相洪森(Hun Sen)、前内政部长韶肯(Sar Kheng)、前国民议会主席韩桑林(Heng Samrin),以及现任首相洪马奈(Hun Manet)。陈志担任过前述每位高级官员的官方指定顾问。
在2022年9月在古巴举行的会议上,太子集团创始人陈志坐在左边最远处。他担任柬埔寨前总理洪森(左二)、现任总理洪玛奈(Hun Manet)以及其他有影响力的人物的顾问。(图片来自洪森的脸书账号)
作为柬埔寨在国际舞台上最有力的支持者,中国明确的表示了它打击海外网络犯罪的意图。去年10月,柬埔寨新任首相洪马奈在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会面,在会后发布的新闻稿上,柬埔寨外交部写明了柬方承诺“将进一步加强在两国执法方面的合作,特别是打击跨境赌博、毒品和人口贩卖、网络犯罪及假新闻。”
然而,对芝雷托姆的一些居民来说,这种合作来得不够快。
一位居民表示,他和他的邻居们总是会尽力帮助每一个逃亡者。这位居民说,有一次,在一阵“小偷、小偷、小偷”的叫喊声中,一名衣衫褴褛的男子冲进他家,“他双手合十,乞求怜悯,”他回忆道。他给了那个人五美元,然后送他离开,尽管希望自己能为他做更多。
“我们同情他们,以及他们所受的不公,但我们无能为力,”他说。
编译:唐缘媛
————-
翻译责编:李亚千
————-
作者:Jack Adamović Davies | 自由亚洲电台调查报道部和柬埔寨语部
————-
编辑: Abby Seiff, Jim Snyder, Mat Pennington and Boer Deng
————-
制图: Amanda Weisbrod
————-
视频制作: Lauren Kim
————-
图像编辑: H. Léo Kim, Paul Nelson
————-
网页制作: Minh-Ha Le
————-
自由亚洲电台出品
————-
© 2024 RFA
————-
Facebook – Youtube – Twitter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