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9 5 月, 2024 12:35 上午

 

(本文写作与首发于2022年1月,即俄乌战争爆发前夕)

    近日,乌克兰东部地区局势再度升温。一方面,是俄罗斯正在俄乌边境大规模集结兵力,并扶植乌东的亲俄地方政权及武装;另一面,是美国、欧盟及北约组织对俄罗斯发出强硬警告,乌政府军也在积极备战。一时间,乌东战云密布,大有爆发大规模战争之势,引发了国际社会的高度关注。

    而国际社会的评论多指向普京政权的强硬与好战、俄罗斯与北约的对抗,却忽视了这次危机反映的一个重要问题,即大俄罗斯扩张主义势力在俄罗斯的崛起和日益得势。

    大俄罗斯扩张主义者(又可称为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者,也被中文互联网惯称为“皇俄”,为方便起见以下也以“皇俄”简称)是当今俄罗斯一股重要的且处于上升阶段的政治势力。他们主张俄罗斯收复原属于俄罗斯帝国时期统治范围的领土,重拾帝俄时期俄罗斯的辉煌。

    俄罗斯特种部队“格鲁乌”前上校斯特列科夫,即是“皇俄”代表人物。斯特列科夫声称俄罗斯应该“一路向西进攻,打到当地老百姓自发反对我们的地方就停下,剩下的就不是我们的土地了”。这不仅仅是一句口号,而是已经在实践的目标。正是在斯特列科夫的策动下,俄罗斯发起了“收复”克里米亚半岛和扶植乌东亲俄势力的行动,并取得了相当的成功。但这也严重恶化了俄乌关系、俄罗斯与西方的关系,加剧了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导致俄罗斯进一步被西方孤立。

    斯特列科夫的为代表的“皇俄”势力的崛起,是俄罗斯经济疲敝、政治腐败、人心迷惘下的产物。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综合国力和国际地位一落千丈,而经济的衰落和腐败的横行也让人民饱受苦难,俄罗斯人急需心理安慰和心灵寄托。而北约东扩、东欧国家普遍转向亲西方,也让俄罗斯感到如芒在背。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复兴俄罗斯在19世纪作为帝国的辉煌为目标的俄罗斯极端民族主义思潮就日益兴盛。他们试图通过对外扩张来补偿国家内部的衰败,用民族强心针激励失落中的俄罗斯人民。

    “皇俄”思想的支持者不乏知名人士。著名作家、诺贝尔文学奖得主索尔仁尼琴即是其中之一。索氏虽然不赞同暴力扩张,但是却非常同情俄罗斯民族主义,支持俄罗斯“收回”俄罗斯族占多数的、现在位于其他国家的土地,恢复帝俄时期俄罗斯民族的荣耀。而俄罗斯自由民主党领袖日里诺夫斯基则是最活跃的“皇俄”政治人物。

    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现总统普京倒并不是标准的“皇俄”,而是一个有着强力部门务实主义作风的铁腕人物。普京并不赞同对外发动战争,他更希望守住俄罗斯既有领土,以及对抗西方在俄罗斯势力范围内及俄国内日益增长的影响。但他也不得不接受“皇俄”的一些主张,以得到“皇俄”势力对其统治的支持。

    而随着“皇俄”势力的进一步崛起,普京有时已难以节制。前述的斯特列科夫,即一定程度违逆了普京在乌克兰问题上“不扩大”的方针,最终逼使普京承认了克里米亚归俄和乌东部分地区实际独立的既成事实。普京为避免进一步扩大与西方的对抗,将斯特列科夫召回并拘留。此外,普京还把另一位“皇俄”骨干、有“美女检察官”之誉的娜塔莉亚·波克隆斯卡娅,“流放”到佛得角担任大使。

    但这已无法阻止“皇俄”势力对乌克兰局势的干预。本次俄罗斯增兵俄乌边境,就是普京为取悦“皇俄”势力不得已的举动。普京面对国内经济疲软、腐败横行的社会束手无策,当然不希望西方进一步制裁和孤立俄罗斯。但是他不得不考虑俄罗斯民族主义者的情感,权衡之后还是选择加强对乌克兰的攻势。这必将导致新一轮的俄乌对抗、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

    不过,“皇俄”势力的崛起一定程度也是可以得到“同情之理解”的。苏联取代帝俄后,主体民族俄罗斯族就饱受压制,以维护苏联的团结和统一。而苏联解体后,继承者俄罗斯国际地位骤降、被国际孤立甚至抛弃,北约东扩、美国在东欧部署导弹防御系统甚至驻军,俄罗斯之外国家的俄罗斯族被边缘化、歧视。面对这些压制、打击和刺激,“皇俄”自然有了某种反弹的“正当性”。

    虽然“皇俄”势力的诉求一定程度情有可原,但是终究与现代国际秩序相违背,破坏了世界的和平与发展。“皇俄”势力在乌克兰问题上的举动,只会加剧俄罗斯的孤立与衰败。“皇俄”应该通过符合现代国际规则的方式,维护俄罗斯的国家利益及俄国内外俄罗斯民族的利益。

   俄罗斯有着辉煌而深沉的文明史,其文明形态是西方底蕴与东方特色的结合,传承传统同时也在曲折跌宕的走向现代。虽然许多人认为俄罗斯是野蛮的国度,但这只是相较西欧而言。相对于世界大多数地区尤其俄罗斯周边各民族和文化区域,如穆斯林占多数的高加索地区、游牧民族为主的西伯利亚和蒙古、部落色彩浓厚的中亚,乃至中国江淮以北的地区,俄罗斯民族及其构建的文明,已是相当人道、博大、包容的,远比上述地区的文明程度更高。

    而普希金、陀思妥耶夫斯基、托尔斯泰、契诃夫等人及其作品,更是位居世界人文领域成就的顶峰,并对俄罗斯民族及全球文明有着极为重大的影响,在世界许多国家和民族那里都能引发共鸣。如普希金就如中国的杜甫,对自己的民族有着深沉的爱;托尔斯泰则超越巴尔扎克,厚重的文字蕴含着对大众尤其弱者的真挚同情。这些伟大人物及其作品的思想价值与影响,是超越语言和国界的。

    而一度替代俄罗斯国家民族出现在国际舞台上的苏联,虽然被当时和现在的各路人士视为“邪恶帝国”,但其实它也有构建全球化、承担国际责任、和美欧及第三世界共同促进人类和平进步的另一面。虽然相对于欧美等西方国家,苏联是专制落后的,但它仍然比20世纪之前各帝国及同时期欧美外其他几乎所有国家更加文明进步,科教文卫也更为发达。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发生了一系列混乱并长期沉沦。但其历史底蕴犹在,哪怕社会腐烂,但前人与杰出者创造的人文成果、缔造的文明形态,让俄罗斯文明辉煌不灭,民族也能在经历几多磨难后仍然屹立长存。

    有着这样文明与历史的俄罗斯,完全可以通过弘扬民族文化与历史传统中有益且博爱的那部分,并努力将之与现代的民主法治、自由平等的精神结合,重建和拓展俄罗斯文明,以此形成感召,促成周边各民族和国家的亲近与向心。

   《伊索寓言》中“北风和太阳”的故事同样适用于政治和国际关系。今日的世界已不允许像20世纪之前那样,默许甚至赞颂帝国肆无忌惮的扩张和屠戮,而是把和平与发展、民主与人道放在其他事务之上。当今的国际关系也更加讲求道理与规则,而非仅凭实力与暴力。

   如果俄罗斯能够发展的更加文明、进步,国民的权利与生计得到良好保障,积极融入世界并参与构建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在处理国际事务时做到客观中立、积极主持正义,其他国家自然亲近俄罗斯,海外俄罗斯族也会心向俄国。而依靠强迫和暴力来扩张和并吞,只会导致东欧各国更加畏惧敌视,西方也会进一步制裁和孤立,俄罗斯失道寡助、内外交困下会更加没落。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