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5 6 月, 2024 4:00 上午

作者: 吴祚来  转自新世纪
作者认为,在历史最紧要关头,邓小平选择了暴政邪恶,因为他选择了与极左联手,对新兴的政治变革力量祭以杀手,中国历史又一次向恶发展。 (资料照,取自网路)

(资料照,取自网路)

邓的第1次政变,推翻了华国锋,团结了老人,元老们整体获得了最高政治权利,邓小平甚至成立元老组成的中央顾问委员会,通过政治元老,既增加自己的威权,又通过元老们享有特权,体现集体政治分赃的特色,邓的泛元老政治派系初步形成。由于恢复高考、平反右派等冤假错案,收获了民 心民意,并通过土地承包等,使经济得以恢复,整个社会都有”获得感”。
 
邓的第2次政变,让中共总书记胡耀邦下台,是为了稳定自己的政治派系,或者为了自己保守的政治派系,打击自己的偏右翼合作者,而且,胡耀邦已开始威胁到自己个人的政治威权(胡动员邓下台),基于个人与派系政治安全的需要,邓发动了一次权变,废黜了中共名义上的最高领导人。
 
邓小平不仅本人拥有军队的直接影响力,还有自己的盟友杨尚昆、王震等的协力,枪被邓小平第2次用来指挥党中央或改变中共权力版图。
 
第1次政变靠的是元老派系,而胡耀邦是马前足,主力还有万里、赵紫阳等形成改革开放的右翼派系,邓的左翼则是陈云、李鹏、王震等,为了政治安全,邓小平玩转了左右翼的政治平衡。
 
当胡耀邦被废黜,邓左右平衡也就被打破,新崛起的菁英阶层开始向中共要求政治权力,整个政局出现崩溃之势,为了维持中共专政极权,邓不惜动用军队坦克屠城,这是中共的耻辱,邓也被绑在耻辱柱上。扶持江泽民成为中共总书记后,极左势力开始扩张,邓的政治安全受到威胁,邓的经济领域的改革开放也面临终结,极左文革曾造成了他本人与家人的灾难,防止极左复辟,就是防止家与国又一次被政治灾难毁灭。
 
邓小平南巡,要打破的是极左造成的新困局,通过新一轮的市场经济,让每一个人再次得到”获得感”:极左的中顾委被解散,新的同盟元老们在洗牌过程中又一次获得权力或政治福利,更为重要的是,邓确立了隔代指定领导人的权力,以保障党国政权的安全时间,元老们不仅得到现有的权利,通过陈云的提议,他们的子女分享了副部级的政治、经济特权,权贵政治经济联盟,在高层以血亲关系得以确立。
 
菁英们呢,获得了市场经营权(一定的经济自由度),在更广阔的领域获得了发财的空间,高校与科研院所等知识菁英可以下海经营或在体制内经营,深圳特区是一个重要标志。血腥的夏天之后,秋后算帐之后,权贵经济的又一个春天,真的来临。
 
—邓小平是不是比毛泽东更险恶?
——转自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notfre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