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0 7 月, 2024 8:48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中共负责统战工作的政协主席王沪宁。图片来源:达志影像/美联社

林雨苍 2024 年 5 月 24 日 来源:思想坦克

 

宣称推动「国会改革」并拥有国会多数的国民党与民众党,在立法院强势通过《立法职权行使法》扩权法案的过程中,因手法相当粗糙,引起许多台湾公民的讶异和关注。许多公民自发前往立法院,关心该议题,引发社会广泛讨论。然而,更重要的是,国民党与民众党很可能并非真正的幕后黑手。

假借改革之名的权力扩张

首先,我们先来看此次《立法院职权行使法》通过过程中的各种强势手法。当议案进入司法委员会进入二读时,一旦遇到争议,排审的召委吴宗宪就强势将该条文保留送党团协商,停止发言与讨论。由于民进党占少数,因此无论民进党如何提出「散会动议」意图阻止蓝白两党这种在毫无讨论下直接保留送协商的行为,都无法停止国民党与民众党委员的行为。

最终,在党团协商毫无结果之下,该议案直接在院会中被提出径付二读,并迅速进行三读。不过,就在院会通过二读、即将三读该案前,黄国昌、傅昆萁与翁晓玲直接提出一份新的「国民党、民众党修正版」,在院会直接表决该版本。而面对民进党的抗议,韩国瑜裁示采用无法记名的「举手表决」,让公民无法得知真正支持各个条文的立委,难以课责。

如果立法院的改革如黄国昌所言,是要回归「委员会中心主义」,那么目前这种强势通过法案的方式,显然并未遵循「委员会中心主义」的精神。这种做法更像是试图在短时间内,通过强硬手段迅速扩大立法院的权力,以避免遭到抗议而夜长梦多;当公民发现状况不对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这样的处理方式,让人不禁联想到香港的国安法修法事件。

香港国安法修法与蓝白滥权的对比

香港原先实施的《基本法》第十八条订明「全国性法律除列于《基本法》附件三者外,不在香港实施。」而这个「附件三」原先也只是订定国旗国歌、外交等相关事项,与香港本地的治理无涉。没想到在反送中运动之后,习近平强调要「止暴制乱」,因此在中国第十三届人大的第三次会议中通过《关于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的决定》,决议要在香港设立国安机构。

接着,在香港亲中派议员的护航下,原本不涉及香港本地治理的「附件三」,被塞入由中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制定的国安法,成功在香港地区设立国安机构,并进一步修订相关法律,把香港纳入中国的控制之下。

基本法的「附件三」原先应该限于不属于香港特别行政区自治范围的内容,如国防、外交等规定,根本没有人会想到在法律附件中放入涉及国安的重要条文。但中国根本不管「惯例」,只要这些做法「看起来没有违反字面上的法律条文」,且「对中国有利」,他们就会不计代价去执行。民主社会运作所仰赖的「惯例」或「默契」,对中国而言只是可以被操纵的弱点。

此次在台湾立法院发生的状况也是一样。透过阻止民进党版本的讨论、停止相关讨论并强势尝试在院会三读通过,除了避免在委员会的讨论过程中夜长梦多外,也逃避了社会公民的监督。这种手法让人联想到中国毫无下限的操作方式。

中国与国民党立委的密切联系

事实上,中国早已与国民党立委展开各种联系。在知名记者仇佩芬的〈【內幕】馬習二會框架迎傅崐萁 北京暗推藍營翻修「國安五法」〉一文中就揭露,在中国国民党赢得立法院选举,成为国会第一大党之后,中国方面就运筹帷幄,试图运作让中国国民党立委访中。

该文揭露,「在4月26日中国国民党立委集体访中之前,面对国民党立委对此时赴中访问是否适当的疑虑,北京不但要求访团人数要够多,更特别指定『立法院8个委员会,每个委员会都要有成员代表』;甚至为了壮大声势,北京方面更亲自出马『call人』,部分原本未表态参加的立委最后一刻也决定同行。」

同时,在〈【內幕】南海情勢升高 藍委太平島之行夾在美中角力「被選邊」〉一文中,仇佩芬也揭露,5月18日国民党与民众党立委赴太平岛「快闪」考察前,「北京透过管道『要求』蓝营立委务必在520前成行」。

从以上文字我们可以知道,国民党的立法委员恐怕早就与中国方面接上管道,可以随时听取北京方面的指示,在立法院内直接执行并落实北京方面的命令。

在4月27日傅昆萁带着国民党立委前往中国拜会时,这17位立委就在北京人民大会堂的「新疆厅」见到了负责统战工作的政协主席王沪宁,以及一线对台工作的中台办(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主任宋涛。

王沪宁是何许人也?他被普遍认为是江泽民「三个代表」、胡锦涛「科学发展观」、习近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等政策指导方针的直接参与、起草者,被称为是「三朝国师」,也被推测是「一国两制台湾方案」的起草者。

2023年12月初,在台湾总统大选之前,身为中共中央对台领导小组副组长的全国政协主席王沪宁就被揭露主持了对台工作会议,针对国际情势与台湾内部政情变化下达最新指示,要求对台湾的介选以「化整为零」的方式意图造成「看起像来不像介选、不凶、但台湾人会怕」的情势。因此,王沪宁早就开始对台湾的情势进行操盘。

与国民党立委会面时,王沪宁可能会有哪些指示?王沪宁与傅昆萁的会面有闭门阶段,根据事前消息指出,王沪宁在接见中除将重申马习二会提出的「两岸同属一国」对台框架之外,还会期许国民党把握「历史机遇」,在立法工作上为两岸关系发展「排除障碍」。

仇佩芬于文中解释,中方所指的「排除障碍」,意在希望国民党发挥立法院最大党团的角色,推动「国安五法」修改,以达到排除台湾涉密人员赴中的身份限制等管制措施,并对两岸金流往来进行监管,同时松绑现有对高科技产品及技术出口限制的目的。

中国黑手会如何指点江山

对中国而言,民意可以用媒体与网军操纵,人民的抗争只要碾压即可。香港会如此,相信对中国而言,台湾立法院亦然。因此若中国在背后操盘,国民党与民众党就极可能会无视外围的人民声音,直接碾压通过,以遂行可能由中国方面所交代的任务。

就在5月21日自主公民上街头包围立法院、进行抗议之后,隔天5月22日,中国的央视突然开始发出「台独死路一条,祖国统一势不可挡」的贴文,在中国工作的台湾艺人不断转发;而又在隔天5月23日,解放军东部战区突然宣布,为惩戒台独势力,5月23日7时45分开始,中国人民解放军东部战区于台湾海峡,台岛北部、南部、东部、金马等地进行联合演训。就在法案即将被国民党与民众党强势通过前夕,中国方面以文攻方式海量转发图卡,再用军队演训进行武吓,暗示了中国可能与此次《立法职权行使法》修正提案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在国民党与民众党强势联手在立法院通过《立法院职权行使法》之后,那些各个委员会内、与傅昆萁一同前往中国与王沪宁会面的国民党立委们,就可能会透过新版的《立法院职权行使法》,在台湾遂行北京的意志。而现在的立法院长跟过往也不同。过往的立法院长会试图把少数声音放入多数所支持的条文,但现在的立法院长韩国瑜却曾经走入香港中联办。当关键时刻出现时,韩国瑜未必会做出支持民主价值的选择。

举例来说,如立法院职权行使法第50-1条之条文内指称「接受调查询问之人员,认为调查委员会或调查专案小组已逾越其职权范围或涉及法律明定保护之个人隐私而与公共事务无关者,应陈明理由,经会议主席裁示同意后,得拒绝证言或交付文件、资料及档案。」但若是会议主席(如韩国瑜)裁示「不同意」,不就代表这些人员必须提供「已逾越其职权范围或涉及法律明定保护之个人隐私」?如果担任部会首长代表要揭露自己与公务无涉的隐私,又有多少人愿意担当职务?

这样的黑手不仅会伸向政府官员,那些中国不喜欢的团体、公司,也可能在立法院职权行使法通过后,被国民党、民众党委员要求到立法院接受「调查」,并被要求提供中国想要的资讯。

藉由立法院扩权,中国实现对台控制

这样的滥权法律形同让台湾立法院得到尚方宝剑,而中国可透过掌控立法院多数的国民党与民众党委员,挥舞这把尚方宝剑,一方面钳制行政权的行使,另一方面加速修正对中国不利的法案,同时在舆论上与中国共鸣,使中国逐步实质掌控台湾。

民主运作除了法律条文外,也仰赖基于民主价值精神建立的议事或宪政惯例。但对中国而言,以表面上未违反法律条文、但实质违背民主精神的手段破坏惯例,无视权力分立原则扩权,即可达成其目标。透过国民党与民众党自甘堕落成为中共棋子,中国将把台湾立法院当成香港立法会一样,透过破坏各种「惯例」与民主价值,逐步将台湾纳入中国控制之下。

我们绝对不能忘记,我们面对的很可能不仅是国民党与民众党,不单只有前科累累的傅昆萁和目空一切、利欲薰心的黄国昌,而是在背后操盘、下指导棋,意图掌控这一切的王沪宁。

(本文感谢一众好友协助审阅)

作者为自由软体工作者、公民记者。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