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12:36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中国古代史上的明君唐太宗李世民,登基后于贞观十七年曾为麾下24位主要功臣兴建凌烟阁。里面悬挂了他们的巨幅画像—名画家阎立本绘制,书法家褚遂良题字。其中列于首位的是长孙无忌-世民的妻舅。还有魏征,房玄龄,秦叔宝,程知节,尉迟恭,侯君集等。到世民逝世前仍健在者6人:长孙无忌,尉迟恭,刘弘基,程知节,唐俭,李积。可是,长孙无忌后来因为得罪武则天被流放岭南死于路上;李积本来拥立武则天居功至伟,不料他去世后其子李敬业起兵反武迅速败亡,连累到他被掘墓鞭尸!

纵使风云变幻,凌烟阁上的24位功臣画像一直照样悬挂。侯君集因拥立太子李承乾起兵谋反被太宗处死,但世民并没有视之为罪人而命令取下侯像(还特意为之留下一妻一子)。张亮因收畜五百养子被世民处死,但其画像也一直没有摘下来。

窃以为,太宗的气度值得所有当政者效法。

就某朝某代而言,功臣于坐天下当然理应表彰,其著者依例“宣付史馆立传”。但一旦改朝换代,这些功臣对新朝即属罪人,成了口诛笔伐的靶子。此种现象屡见不鲜。不过也有例外。比如美国的独立战争之后,南军的指挥官李将军并未被华盛顿视为罪人,而百姓也对之尊敬有加。又如中共掌权后,国军重要将领卫立煌和龙云均被安排出任国防委员会副主席。此固然是毛之统战伎俩,可是大陆民众也未闻表示反感。试问如果我们致力于促进神州大地的宪政民主伟业之实现,是否应该牢记古代“宰相肚里好撑船”的先例,不执着于某些罪人的定性而大度地对其施行仁政?难道生活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之炎黄子孙,不应超越一千三百多年前的封建明君之气度?

当然,研究历史必须就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不宜笼统地一刀切。比如评价历史人物,就需要言之有据。鲁迅曾主张论某位作家的文章宜“好处说好,坏处说坏”。议论某位军政界名人,当然也应该这样。依此准则,试对中共十帅略议如下:

首先是朱德。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教授韩钢曾说:华国锋,胡耀邦,朱德是中共领袖里仅有的几位忠厚之人(大意)。朱德自云南讲武堂毕业后作为蔡锷麾下得力将领,在护国军中反袁战绩彪炳。其后受当时风气影响而左倾留学法国,返国后服务于滇军。 1928年率部上井冈山,成为与毛并称的中共军头。但抗战时期他领导过八路军华北抗日。后被毛调回延安再无军权。国共内战他挂名“老总”实则指挥不了一兵一卒。如果有朝一日大陆实行宪政,那么,纪念民主革命时期的凌烟阁无疑该挂上他的画像。

其次是叶剑英。仅仅举出粉碎四人帮的功绩,他就够格于凌烟阁上占一席位。当然,早年民主革命除军阀,抗日帮蒋训练国军将领打游击战,并竭力维系国共两党之间的“友党”关系以求共同抗日,此皆对人民有利之举。至于内战时帮毛打江山那一笔毋需掩盖,但也不必喋喋不休。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以此论定可矣!

三是彭德怀。出身至为贫苦,立志为穷人打天下。从平江起义开始,之后上井冈山跟朱毛一起对抗国军,对人民有罪。但正直廉洁,敢为人民鼓与呼,遭毛残酷整肃,晚年死得很惨,获得广泛同情,不宜全盘否定!

林彪,巧伪人一名。助毛打天下坐天下不遗余力。尤其在毛搞“三面红旗”饿死近四千万人之后,七千人大会上悍然挺毛,使毛摆脱被动;文革之初谈政变经为毛张目,权倾一时。但多行不义必自毙,九一三折戟沉沙,夫妇父子死无全尸,葬身异域。可谓报应昭彰,皇天有眼!

而刘伯承则于辛亥革命时期从军,1926年加入中共。相继参加了北伐战争、八一南昌起义、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国共内战等。他早年在四川反军阀,北伐和抗日皆有建功。之后打内战与邓小平拍档率部消灭国军主力,对人民有大罪。中共建政后屡屡被毛整肃。总起来功大于罪。 94岁得善终。

五是贺龙,土匪出身,狡诈阴险,投共入伙。玩弄妇女不计其数。国共内战中期下令斩杀在延安宣传自由主义反对特殊化的著名文化人王实昧,凶残至极。文革中他与林彪狗咬狗骨,被毛弃之如敝屐,以致备受虐待。平素大吃大喝大快朵颐的他,身患糖尿病想喝一口水也不能得,痛苦不堪,终于丧生囹圄。如此不得好死,真令人拍手称快!

六是陈毅,表面上附庸风雅,骨子里粗俗不堪。捧毛甚力,但争宠屡败于他人。虽得周恩来支持仍未能摆脱厄运。因肠癌被切除一段肠子,死前疼痛不已。此亦报应,盖三反时彼主政上海,每天晚上询问“空降兵几何”(指被迫跳楼自杀的资本家),故数以千计的冤魂集于其身边。抗战时彼率麾下偷袭江苏省国军,歼灭韩德勤部八千人,创下“中国人打中国人”一大纪录,是对民族的犯罪!

不过,此人也曾做过善事:一是1949年春接管上海后身为市长的他接纳谢仲元团长遗孀所请,允许继续将四行仓库的房产交给“孤军营”(“八百壮士”遗孤组成),或出租或自用,作为其谋生的资源;另一件是晚年患肠癌病危之际,仍竭力帮助在京的张伯驹夫妇争取避免遣送辽宁。但未及办成即已去世。

碰巧从来不曾出席臣下葬礼的万岁爷忽然心血来潮,冒着严寒,于睡衣外只套了一件大衣就驾临八宝山,在浏览众多挽联时发现了张伯驹撰写的一副,不禁激切赞赏,并向陈毅遗孀张茜垂询作者概况。生性善良的张茜当即禀告伯驹夫妇与陈毅的交情及其当下之困境,“今上”恻然动容,即命身旁的周宰相妥为处理。结果这位幸存的“民国四公子”之一蓦地时来运转,得以留京与爱女一家共享天伦之乐。

张老之挽联全文为:

仗剑从云做干城,忠心不易。军声在淮海,遗爱在江南,万庶尽衔哀,回望大好河山,永离赤县。
挥戈挽日接樽俎,豪气犹存。无愧于平生,有功于天下。九泉应含笑,伫看重新世界,遍树红旗!

不过,对朝廷圣旨懵然不知的街道派出所民警与街道街坊组长凶恶依然,于勒令伯驹老两口迁离之限期到时杀上门来。正好中央文史馆负责人在中办处长陪同下专程到访,传达安排张氏夫妇任职于彼的通知。该民警有眼不识泰山,竟要求一干外来人等出示证件。至得悉对方乃奉旨落实上谕顿时目瞪口呆赔礼不迭,然后屁滚尿流地开溜。

此后张氏伉俪实际一直于自置物业读书绘画,根本无需坐班而工资照领。陈毅九泉有知亦当含笑。盖伯驹乃其钦服之仅有两位当代诗家之一也(另一人为毛)。

仔细推究,伯驹脱困可算作陈毅所行的半件善事,不可抹煞!

但伯老联中所谓“挥戈挽日”云云并不确切。陈毅所部最著名的黄桥之役是中国人打中国人,国军韩德勤麾下军长李守维及其所率九千抗日官兵被歼。自始至终新四军根本没有类似平型关或百团大战的业绩可谈。虽然陈毅系执行中共七二一方针,即“七分发展,二分应付。一分抗日”,故帐应记在毛的头上。可是颂陈“仗剑从云做干城,忠心不易。军声在淮海,遗爱在江南。”也就纯属溢美之词了。试想,国之“干城”岂能枪口对内?其“忠心”岂非仅只忠于与国府分庭抗礼之异党?如此罔顾民族大义,何来“军声”“遗爱”?

笔者并无指责伯驹老人之意,对于屡屡捐献自家收藏之国宝,其古典诗词造诣又属登峰造极的“吾家”老前辈,实在钦敬万分。奈何形格势禁,张老遭当局二十多年洗脑,以致此作难免经不起推敲,本着“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的原则,不得不实行鸡蛋里面挑骨头,张老大人有大量,多多包涵则个!

还有罗荣桓,政工干部出身,深获毛信赖,协助林彪猛烈打击国军,对于人民无疑是大罪人!

至于徐向前,原名徐象谦,山西汉子一名,黄埔一期出身,北伐诚然有功,抗战也不无战绩,但长期与国军为敌;长征后奉命西征,被马家军杀得片甲不留。此后沉寂多年,文革一度复出,不过很快就被毛冷待。总的说来,仍属毛式专制的忠实帮凶!但六四时反对武力镇压,还算人性未泯!

最后谈聂荣臻。他曾留法,留苏学军事,且跟叶挺相交厚。二人均曾在南昌暴动后于周恩来有救命之恩—共军南逃时他俩抬着重病的周恩来上小艇偷渡香港。抗战军兴,他率部大闹五台山,守土有功。 1949年中共建政后长期主持国防工业建设及科研。他为人廉洁正直,曾在战火中拯救一对日本小女孩,表现出深厚的人性。他跟第二任妻子张瑞华结缡六十八年,鹣鲽情深,传为佳话。

下为聂荣臻和美穗子合照

上为聂荣臻之女聂力(右)向访华的美穗子(左)赠礼

中国历来有“盖棺论定”的说法。但当代人物盖棺而无法论定者大有人在。苏联赫鲁晓夫墓顶塑像就是半白半黑。周恩来的生平大概也是黑白混杂吧!

不知读者诸君意下如何?

2023-10-13晚初稿,2024-5-31晚再修订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