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6月4日,是北京天安门大屠杀惨案三十五周年的祭日。

每年的这一天,我们都怀着沉痛的心情,相聚在万安公墓,寄托我们的哀思,祭奠我们的亲人。这里长眠着我们的八位遇难亲人,三十五年前,他们被政府的军队残忍地枪杀,罪恶的子弹剥夺了他们鲜活的生命。历史不能忘却,不容忘却,不得忘却,历史永远记住他们:

  • 杨明湖 男 42岁 中国贸易促进委员会法律处 东长安街
  • 南池子 腹部中弹遇难 遗下当年不足5岁的幼子;
  • 杨燕生 男 30岁 中国体育报社总编室 正义路 抢救伤员腹部中弹遇难 遗下当年仅1岁8个月的幼子;
  • 郝致京 男 30岁 中科院科技政策与管理研究所理研究员 木樨地 左胸中弹遇难;
  • 袁 力 男 29岁 机电部北京机械工自动化研究所工程师 木樨地 咽颈部至骶尾部贯通 中弹遇难;
  • 王卫萍 女 25岁 北京医科大学应届毕业生 木樨地 抢救伤员颈部中弹遇难;
  • 段昌隆 男 24岁 清华大学应毕生 民族文化宫 左胸中弹遇难;
  • 郭春珉 男 23岁北京六一中学教师 木樨地 左肾中弹遇难;
  • 王楠 男 19岁 北京月坛中学高二学生 南长街南口 头部中弹遇难。

站在你们的面前,我们仿佛又回到了三十五年前那个血雨腥风的夜晚。当权竟然动用国家的野战军队,使用了机枪、坦克,向手无寸铁的和平请愿学生以及市民进行了疯狂的大屠杀。谁能想到,在和平年代,在新中国建国四十年后,在中国的首都北京,当权者亲手制造了一场震惊中外、惨绝人寰的“六四”惨案!

当年的你们,怀着一腔爱国热血,一片赤子之心,关心国家的前途与命运,关心百姓的民生,希望政府清正廉洁反官倒、反腐败。但是当权者却采取了极端残忍的手段,公然违背宪法,违背为人民服务的初心,疯狂使用国家机器镇压了学生和民众。之后中国官员贪污腐化现象横行,这些年“打老虎”和“抓苍蝇”数不胜数,贪官前“腐”后继。习近平曾经说过“反腐败必须永远吹冲锋号”,而当年的学生们不正是反腐败的“吹哨人”吗!

35年来,我们从最初失去亲人的悲愤、痛苦与绝望,到后来我们逐渐懂得,我们必须要擦干泪水,要将一切悲伤深藏在心底。我们必须要为失去的亲人做些事情,绝不能让你们的生命白白付出,历史的悲剧不能重演。在为你们讨回公道的路是一场持续艰难的历程,作为难属的我们经历过当局对我们采取的监听、监视、警告、威胁、跟踪等手段,尤其是在“清明节”、“六四”以及其他敏感时期。

漫长的35年,万安公墓长眠的八位遇难者的亲人们,没有等到正义来到的这一天,却因年老疾病,已经有七位父母含恨离世。但是,请相信你们的亲人一定会坚定地走下去,永不言弃。我们将继续向政府秉持我们的三项诉求“真相、赔偿、问责”,希望这一代领导人能够承担起历史的责任,使“六四”惨案能得到公开、公平、公正的解决,告慰所有“六四”遇难的亡灵和35年来已经逝去的父母。愿你们所追求的正义一定会实现,愿你们的英灵在天堂安息!

万安公墓“六四”难属:

  • 祝枝弟(郝致京母亲) 张先玲(王楠母亲)
  • 黄雪芬(郭春珉母亲) 尤维洁(杨明湖遗孀)
  • 黄金平(杨燕声遗孀) 袁刃(袁力姐姐)
  • 郝建 (郝致京堂哥) 段昌琦(段昌隆姐姐)

万安公墓“六四”已逝难属:

  • 李雪文(袁力母) 袁可志(袁力父亲)
  • 郝义传(郝致京父亲) 段宏炳(段昌隆父亲)
  • 王范地(王南父亲) 朱玉仙(王卫萍母亲)
  • 周淑庄(段昌隆母亲)

2024年6月4日

img
file
f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