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2:34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RFA图片

今天是六四35周年。35年过去了,但六四并没有成为已经翻篇的历史。六四大屠杀的历史伤口还在滴血,六四的亡灵冤魂还没有得到安顿,六四屠城的中共政权仍然统治着中国并继续千方百计全方位封杀六四真相,中共暴政给各族人民带来的苦难和伤痛仍未终结。我们在这个时刻悼念在六四大屠杀失去宝贵生命的英雄、烈士与无辜,也呼吁各界人士深刻反思。

中共红朝新贵或已丧失反思能力

中共红朝新贵们如果还有反思能力,他们应该扪心自问,他们攫取带有血污的功名利禄是否丧尽天良。1989-1991年间,苏联东欧共产党政权的主流在面对民众大规模抗议请愿的关键时刻良心发现,对生命尊严尚存敬畏,不敢或不忍屠戮国民同胞,纷纷选择放弃政权、退出舞台或改旗易帜,使这些国家实现了和平民主转型。相比之下,中共统治集团的顽固派,为了红色江山和荣华富贵,不惜血流成河而大开杀戒,冒天下之大不韪、动用20万野战军血腥镇压和平请愿示威的学生和市民。通过屠城来保住失去民心的政权、创造升官发财的机会,体现的是极端的残忍、蒙昧和丑陋,是不可饶恕的罪孽。

六四屠城之后,极端自私、蒙昧和野蛮的中共统治集团进行全面的秋后算账和政治清洗,严惩投身89民运的学生的各界人士,严惩主张通过对话、谈判和协商在“民主和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 的体制内改革派和温和派。从那时起,中共统治集团也抛弃了文革结束后为促进改革开放而选贤任能的干部路线,按政治和血缘标准选拔权欲熏心的红二代执掌党、政、军和国企的权力并迅速进入权力中枢,形成悖逆现代文明、腐臭熏天的中共门阀政治。升官晋爵的中共新贵以及依附中共权贵的利禄之徒们弹冠相庆,似乎可以无穷无尽地攫取不义之财。但是,正如蒋经国所说,世间没有永久的执政党。无论红二代如何折腾、如何垂死挣扎、如何末日疯狂,都只能加深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危机,都必定与中共专制政权一起灭亡。红二代以及出身寒门的中共红朝新贵,唯一出路是忏悔赎罪、促进中国的宪政民主转型。

大众层面的反思35年来从未中断

六四大屠杀改变了中国的国运和发展轨道。20世纪80年代,是中国人在经历文革浩劫之后痛定思痛而迎来的黄金时期。当时,尽管中共一党专制还在、“四项基本原则”的紧箍咒到处肆虐,但拨乱反正的“去极权”浪潮汹涌澎湃,整个社会充满奋发向上、急公好义、拥抱世界的豪迈情怀和浩然正气,这也正是当时数以百万计的学生和市民在全国几十个城市走上街头、投身89民运的社会背景和时代背景。六四屠城改变了这一切,广大民众掉入被打压、被奴役、被忽悠的万丈深渊,民气也一落千丈。六四屠城之后,芸芸众生被迫屈从于中共暴政的淫威,而且在中共的利诱和勾引下主动随波逐流,在民族精神的沉沦中展现只讲成败不问是非的丛林规则、唯利是图没心没肺的冷漠薄情、封闭心灵害人害己的仇外戾气。直到世纪之交,在晚清民国时期就已形成的中国自由主义思想体系在更高的层次上顽强回归,公民意识和权利意识也在大众中觉醒,并催生中国公民社会的重建和波澜壮阔的维权运动。中国自由主义阵营虽然无法形成统一的政治组织,但是共享自由主义核心价值,形成自由知识分子、党内自由派(民主派)、民运异议人士、基督教自由派、维权律师、草根维权人士等六路人马。他们既在实体世界扮演中国民间的领导力量,也在互联网的“虚拟世界” 成为能够呼风唤雨的“意见领袖”。在习近平登机之前,由普世价值支撑的中国维权运动几乎与中共的“维稳体制”势均力敌,而且开始从个案维权上升到宪政转型的政治诉求。

维权运动的原初目标,是在现行法律框架内从事个案行政诉讼和群体抗争、落实各种具体的利益诉求,进而逐步推动中国法治的进步。但是维权人士在与维稳体制的反复博弈中已经清醒地认识到,没有整体的政治民主化,各种公民权利的制度保障根本无法实现。从2008年《零八宪章》的发表到2013年春天在中国官媒上展开的宪政之争,中国社会形成了广泛的宪政共识。当时很多人将宪政民主视为未来中国的唯一选项,形成中国思想界自由主义宪政、儒家宪政和宪政社会主义三大宪政思潮相互激荡的动人局面。如果形成良性朝野互动,中国当年便可朝结束一党专政、实现宪政民主转型的方向高歌猛进。不幸的是,中共政权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落入了顽固的极权主义者之手,断送了大好时机。

西方自由民主世界的反思姗姗来迟

1989-1991年间苏联东欧共产党政权崩溃之后,国际社会、特别是西方自由民主世界欢呼“冷战的结束”,这是一个自欺欺人的弥天大谎。本来,自从赫鲁晓夫1956年在苏共20大上做题为《反对个人崇拜及其后果》的“秘密报告” ,揭露斯大林的罪行、启动去极权化的“解冻“,苏联就已经踏上从良之途。中共政权随后以马列正统自居挑起中苏论战,将苏联的去极权化斥为“修正主义”大张挞伐并走向中苏分裂,表明中共政权的冥顽不化和极端歹毒。中苏分裂之后,基辛格、尼克松等人主导的美国外交,居然与更加顽固、更加歹毒的中共政权结成盟友去打击已走上从良之途的苏共政权,荒谬绝伦。苏联东欧共产党政权崩溃之后,共产主义世界里最野蛮、最顽固、最狡猾的中共政权依然存在、仍然与自由民主世界对峙为敌。既然冷战正确定义是共产专制政权与自由民主世界在避免正面热战的格局中进行生死搏斗,那么,在中国为首的五个共产专制政权仍然与自由世界进行终极较量的当口,怎么能够宣告“冷战的结束”?显而易见,冷战并没有终结,而只是以新的阵势和新的方式展开,更加歹毒和狡诈的中共政权取代苏联成为专制政权挑战自由民主世界的大本营。

自由世界迫不及待地宣布“冷战的结束”、欢喜若狂地将共产中国接纳到世界资本主义经济体系中去,非愚则妄,更准确地说是既愚又妄。西方自由民主世界被市场诱惑、发财机会、经济全球化蒙住了双眼,认不清中共政权的共产主义本质、忽视中国人民对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的向往,既利令智昏、又体现带有种族偏见的傲慢,当然是既愚又妄。或者他们对中共政权的共产主义本质了然于胸、对共产暴政的危害洞若观火,但为了唯利是图的经济利益而急功近利地推行绥靖主义和投降主义路线、有意无意地酿成养虎为患的苦果,仍然是既愚又妄。

2017-2018年是自由民主世界应对中共政权战略转变的分水岭,其标志是澳大利亚政府制定主要针对中共政治渗透的《外国影响透明法案》及其它法律、美国政府也在的《国家安全战略》中将中国确定为“战略对手“而不再是“战略伙伴“。促成自由民主世界完成战略转变的关键因素是习近平的极权复辟。为了阻断中国宪政民主转型、保住中共党国的红色江山,登上权力顶峰的习近平倒行逆施,全面重启中共党国的极权机制,竭力重建中共党国对中国社会的全面控制,而且在2017年废除他的任期限制,通过极权复辟来挑战自由民主秩序的野心暴露无遗。自由民主世界终于大梦初醒、认清现实、迷途知返,明确地将中共政权与中国人民区别开来,在新冷战中以不宣而战的方式迎战中共政权,涉及贸易、投资、科技、信息、情报、外交、军事等一切方面。2021年12月美国政府主办全球民主峰会,与在丹麦举办的民间民主峰会相映成趣,更明显不过地表明自由民主世界正在结成世界民主联盟,在全球范围内与专制阵营、特别是中共后极权党国展开全方位较量。2022年俄国在中国、伊朗、北朝鲜等国的专制政权策应和支持下发动旨在并吞乌克兰的全面侵略战争,自由民主世界进一步加强团结、共同对付新的”邪恶轴心“。冷战形势的新发展,将促使自由民主世界拿出勇气和决心,支持中国人民结束中共暴政、实现宪政民主转型。

中国自由民主战士在反思中突破

六四大屠杀35年以来,坚定的中国自由民主战士百折不挠,在恶劣的生态中苦支残局、苦斗求存、苦战进取。89民运中的勇士们,与近代以来中国一代又一代追求自由民主的志士仁人一样,拥有高贵的自由灵魂、圣徒气概和殉道精神,尽管他们的自由民主思想并不成熟,尽管他们当年也还没有将推翻中共暴政的任务提上议事日程。

推翻中共暴政、实现宪政民主转型,是非常艰巨复杂的事业,既需要意志、勇气和激情,也需要谋划、冷静和策略。89民运虽不能奢望像“苏东剧变“那样一蹴而就,但是完全可望取得阶段性成果。89民运如果能够形成统筹全局的领导,能够主动与消极被动的中共改革派结成联盟、形成默契或良性互动,就有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力量对比的劣势而进退邮局,至少不至于一败涂地、全军覆没。

进入21世纪,被中共后极权党国镇压下去的中国民主运动就已经以新的阵容、新的思想武装、新的话语、新的行为模式,浩荡呼啸于大江南北。基于新的环境和条件,新的中国民主运动在相互呼应的两条战线上展开。一条战线是依托互联网以及《南方周末》等开明传统媒体,展开中国自由主义深入而系统的思想启蒙,使人权、自由、民主、法治、宪政等理念广泛传播、深入人心,大幅度提高了中国人的观念水位。另一条战线是遍及城乡各行各业、结合民生和政治各种具体议题的维权运动。而且,自由主义思想启蒙运动和民间维权运动这两条战线在实践中交流、交叉、汇合,一度展现中国宪政民主转型新的路径和图景。

放眼当下,邓小平1989年所说的“国内小气候、国际大气候“又已形成,中国民主运动的高潮理应应运而来。中国自由民主战士传承着以道自任的士大夫精神,以中国宪政民主转为志业,择善固执、义无反顾。当今之道,就是普世价值和宪政民主事业。 当今中国自由民主战士正在全面总结89民运以及六四屠城以来中国民运的经验教训,审时度势、扬长避短,克服关门主义、门户之见、山头壁垒、族群藩篱,组建最广泛的自由民主大联盟,汇聚朝野上下、体制内外、国门内外一切健康力量,争取通过民变、兵变、政变的相互激荡来完成中国宪政民主转型的未竟事业。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标明出处:www.ipkmedia.com 】

【作者文章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