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7 月, 2024 11:21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6
总计退党人数: 6

习近平最近的欧洲之行在国际事务中堪称前所未有的盛会:一位亚洲领导人以大国代表的身份抵达一个法国。5 月 5 日,习近平降落巴黎。尽管有礼物交换,包括法国上等干邑,但法国总统马克龙怀有的任何希望,即此次访问可能逆转北京与巴黎以及更广泛的欧盟之间关系恶化的愿望,立即就遭到了破灭。习近平表现得像个咄咄逼人的强硬派。他在巴黎谈到了 1945 年以来欧洲最具破坏性的战争问题,表示:“我们反对利用乌克兰危机来指责、抹黑第三国,挑起新的冷战。”

习近平在匈牙利结束了他的访问行程,他在这里受到了更加热烈的欢迎。5 月 8 日,习近平抵达布达佩斯时,匈牙利总理维克多·欧尔班给予了奢华的红地毯待遇。在欧尔班的领导下,匈牙利被西方精英视为一个不自由的麻烦制造者,但也许正因为如此,它受到了中国的热烈欢迎,中国认为它是投资的理想载体。习近平称赞中国与匈牙利的“深厚友谊”,尽管后者是北约成员国,但两国在战略合作问题上态度一致。欧尔班简洁地表达了他的立场:“回顾 20 年前的世界经济和贸易,根本不像我们今天所生活的那样……当时,我们生活在单极世界中,现在我们生活在多极世界秩序中,而这个新世界秩序的主要支柱之一就是中国。”

然而,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最温暖的拥抱留给了塞尔维亚。这是一场外交上的“秀恩爱”,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给了他的中国同行皇室般的待遇。贝尔格莱德市挂满了中国国旗,塞尔维亚空军的米格战斗机护送习近平的飞机,武契奇自豪地说,他的客人“作为一个大国的领导人……将在全世界受到尊重,但他在我们塞尔维亚遇到的尊敬和爱戴是其他地方找不到的。”北京和贝尔格莱德之间的温暖关系并不新鲜,但近年来变得更加亲密。中国投资是塞尔维亚经济的主要驱动力。武契奇解释说,中塞合作“没有上限”。习近平则直率地表达了中国的立场:“八年前,塞尔维亚成为中国在中东欧地区的第一个全面战略伙伴,今天,塞尔维亚是第一个与中国建立命运共同体的欧洲国家。”

习近平在巴尔干地区的反北约和特别是反美的基调是故意为之,这是显而易见的。塞尔维亚仍对 1999 年的科索沃战争怀有怨恨,这场战争包括北约对巴尔干国家长达 78 天的轰炸。习近平的访问巧妙地与那场战争中的一次重大事件——美国空军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的 25 周年纪念日重合,该事件造成三名中国公民死亡,20 人受伤。北京从未接受五角大楼关于这是一起可怕的错误、瞄准错误的说法。中国人对 1999 年大使馆轰炸事件的情感依然可见。习近平对塞尔维亚东道主说:“中国人民珍惜和平,但绝不允许历史悲剧重演。”他还表示:“中塞两国人民在血与火中铸就的友谊已成为两国人民的共同记忆,并将激励双方共同前进。”简而言之,他暗示中国和塞尔维亚被北约和美国非法攻击,习近平希望确保他的朋友和大西洋彼岸的敌人都明白,这种事情永远不会再发生。

Image
Image

塞尔维亚是中国在欧洲的全方位客户国,被北约成员国包围。真正显著的是中国经济和政治力量的吹嘘,即使是北约成员国如匈牙利(和较少热情的法国)也是如此。随着 1991 年苏联解体,美国主导的单极世界并不仅仅是渐渐消失。它是习近平故意要取代的目标。这是他整个世界观的核心,也是他作为中国命运领导者的自我定位,其历史角色是通过牺牲美国及其所代表的一切来使中国成为全球霸主。

习近平认为,经过多年的缓慢衰退,美国全球领导地位的无可争议的崩溃,最重要的就是表现在 2021 年 8 月美国混乱撤离喀布尔。这场二十年的失败战争向世界展示了美国外交和军事力量的无能。自喀布尔惨败以来,中国明显更愿意冒险与美国及其军事力量对抗。中国战斗机与美国和盟军无武装侦察机之间的冲突变得更加频繁和危险。中国还在接近中国的水域与盟国军舰对峙。在习近平的领导下,北京不仅愿意而且热衷于采取与华盛顿对立的立场和行动。它不断进行探测和测试,越来越有信心拜登会退缩。华盛顿花了数月时间请求恢复与北京中国军方领导人的热线联系,而中国人民解放军自 2021 年起就不再接听。

尽管拜登政府在处理中美关系上存在失误,但必须承认中国的好战行为可以追溯到之前的几届政府。还是以习近平为例,他是一种新型领导人,更具侵略性,更加主张中国的帝国命运。三十年来,美国的政治和经济精英以及西方国家普遍认为,北京正走在民主化和正常化的道路上,愿意在大多数问题上与西方合作。评论家们认为,所谓“中美国”是一种基于相互依赖的金融伙伴关系,取代了大国竞争。相互利益被视为支撑北京良好行为的基础。

这正是 1993 年中国获得最惠国待遇地位的部分原因,这对北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胜利,对于中国经济崛起至关重要,这发生在比尔·克林顿总统第一个任期的早期。中国的最惠国待遇地位在乔治·W·布什总统任期的早期,即 2001 年,被永久化。三十年来,华盛顿很少有人质疑帮助中国崛起为全球大国的智慧,无论是哪个党派。那些对共产党政权是否真的能成为长期合作伙伴提出质疑的人,无论谁在白宫,都是少数。

然而,无论在习近平上台前是否存在合理性,现在很明显,在这个自毛泽东以来最具统治力的领导人领导下,中国是一个有着侵略性野心的大国,对国际和谐不太关心,除非暂时对追求中国长期主导地位有用。习近平发起并正在推进一场军事建设,以匹配中国的经济成就,包括建立一支深蓝海军以挑战美国在太平洋的霸主地位。习近平有自己的世界观,而这与达沃斯或美国国务院的喜好并不一致。

自 2012 年成为中国共产党领导人以来,习近平带领中国走上了与西方,特别是美国对抗的道路。他并不回避对抗,尽管北京迄今为止避免了与西方的公开战争,更倾向于使用间谍、大规模黑客攻击和政治影响力行动等更难以察觉的方法。

这与普京的对比十分显著,普京已经上台 20 多年,但仅比习近平大几个月。普京刚刚庆祝了他的第五次总统就职。他是俄罗斯的终身沙皇。然而,普京执政的早期与西方有一些合作,甚至一度考虑让俄罗斯加入北约。普京对西方的敌意逐渐成熟,由事件驱动,到 2008 年莫斯科公然入侵格鲁吉亚时才变得明显。西方从未与习近平有过这样的蜜月期,他具有许多中共高层的天生反西方观点。

最重要的是,习近平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中国共产党人。在习近平领导下,党的权威得到加强,内部异议的容忍度不比毛泽东时期高多少。习近平经常将自己与毛泽东进行比较,并像他的前任一样,鼓励个人崇拜。2021 年中共百年纪念活动中,将毛泽东与习近平相提并论,对两人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而习近平则将自己描绘成自毛泽东以来最重要的“舵手”。习近平并不是“毛泽东 2.0”,因为他在至少一个意义上跟毛泽东不一样,或者说,就像中国网络上的一句话那样,如果说毛泽东是建国,邓小平是富国,那么习近平就是要强国。

习近平的言行表明,他的目标是全球霸权,以中国取代美国来设定国际秩序。在中国共产党关于本世纪中叶实现“民族复兴”的空洞口号背后,隐藏着“天下”这一概念,这是对中国古代过去的中心回归,意味着“中央王国”处于全球权力的中心,周围是附庸国和客户国。习近平接受了这种古老的意识形态,作为对“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的替代。他多次将“天下”作为他的目标。在 2017 年,他将其称为“人类命运共同体”。

像普京关于“神圣俄罗斯”的伪历史幻想一样,习近平关于“天下”的冗长言辞是为了国内消费。但他所说的正是他所相信的。美国的“天命”已有两个世纪的历史,而中国自认为的命运可以追溯到数千年前。习近平拒绝与西方合作,他认为西方已经腐朽,处于崩溃的边缘。他希望中国重新确立其在“天下”中的地位,监督制造一个新的世界秩序,在这个秩序中,威权政权是常态,北京获得尊重,并对其认为是地理和祖先权利的大部分亚洲进行无挑战的统治。

很难夸大习近平对西方展开的间谍攻势的规模。它进行的是一种全方位的秘密攻击,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在 2020 年称其为“对美国未来最大的长期威胁”,超过了所有其他安全关切。雷解释说,“联邦调查局现在每十小时就会开一个与中国有关的反情报案件”,并补充说“目前全国近 5000 个正在进行的反情报案件中,几乎一半与中国有关。”

在他几乎完全控制中国的十二年里,习近平打破了所有关于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这一第二大经济体可以成为未来伙伴的幻想。他与包括俄罗斯、伊朗和朝鲜结盟,脱离了自由世界的体系并与自由世界对抗。它已经成为一个与冷战时期苏联体量相当,甚至还要更大的威胁。它是西方价值观和政治社会体制不可调和的敌人,而且它越来越危险。它有更强的能力诱惑西方,因为它是普通人想要的廉价商品的供应者。苏联除了力量外一无所有,而习近平领导下的中国既有力量又有微妙之处——还有对各国的诱导,使其更愿意接受中国的庇护而不是美国的。

来源:中国之春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