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7 月, 2024 10:58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6
总计退党人数: 6

习近平上台以来,党政权力实施了一系列针对国内外民间社会组织的监管措施:2016 年的《慈善法》和 2017 年的《境外非政府组织法》。对于一些团体来说,这些法律使他们更容易在中国运营。例如,在《慈善法》下,国内组织不再需要找到监管政府机构或国家相关组织来支持他们的注册,即所谓的“双重管理”制度。相反,他们可以直接向民政部注册。

注册的非政府组织还受益于新的资金机会。注册两年后,这些组织可以进行公开募捐,这是以前只留给国家管理的基金会的权利。这使这些组织能够找到替代资金来源,而不是依赖政府管理的社会服务采购系统。此类组织还被鼓励在国家发展中发挥作用。民政部于 2017 年 12 月发布的文件强调了社区社会组织在社会管理中的好处,特别是在为老年人、残障人士和贫困人口提供福利方面。

对于所有外国组织,包括总部设在香港、澳门和台湾的组织,监管变化扩大了双重管理制度。为了在中国开设办事处,这些组织现在需要找到一个监管组织,并向公安部注册。这凸显了党国将海外组织视为国家安全潜在威胁的观点。

《境外非政府组织法》是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为已被允许注册的国际非政府组织提供了合法性。幸运的组织包括在北京注册的福特基金会和亚洲基金会,以及在甘肃和广东注册的乐施会等。然而,以前在敏感问题上工作的国际非政府组织现在缺乏当地赞助商,并被迫停止运营或退出中国,例如美国律师协会。

与此同时,民政部在报告违反规定的组织方面变得更加公开和规范化。从 2017 年 4 月到 2021 年 6 月,国家社会组织信用信息公示平台列出了 13,081 个从事“违规活动”的社会组织,包括未向注册管理机构提交年度工作报告、未解决管理机构指出的问题、未与管理机构保持联系等。同一公示平台还列出了 2015 年 12 月至 2021 年 6 月间,发现了 5,579 个 NGO 严重违规或不可信任的组织,并对它们进行了停止或撤销注册的处罚。截至 2021 年 6 月 21 日,已有 294 个 NGO 被取缔,另有 412 个被怀疑从事非法活动。

在习近平统治之前,中国的基层民间社会部门包括各种规模相对较小、由外国捐助者资助、并未正式向民政部注册的组织,再到劳工倡导组织到 LGBTQ 团体再到环保非政府组织等等,基层部门在胡温时代非常活跃。在那个时期,中国有多达三百万个非正式组织在运作。其中一些组织与渴望进行治理创新的地方政府合作,为农民工、环境保护和志愿者项目制定方案。其他一些参与了与地方政府部门的政策咨询,这些部门渴望从民间社会中学习,这被称为“协商专制主义”。

即便如此,代表边缘化人群权利的基层组织也必须保持警惕。例如,此期间的非正式劳工组织对于在幕后组织受害的农民工进行集体行动的行为都持谨慎态度。劳工活动人士不是召集工人罢工,而是指导他们个人在当地劳动局办公室制造场面以争取权益。这种“非群众动员”的形式最大程度地减少了政治风险,因为基层组织活动人士知道,进行有争议的集体行动会有地方政府镇压和关闭他们的组织的危险。

习近平的上台标志着基层民间社会的明显转折点。2013 年初,习近平宣称公民社会与西方自由民主、普世人权、媒体自由、新自由主义经济以及对共产党历史的批评一样,对党国构成了威胁。他的政府毫不拖延地铲除了被认为宣扬这些价值观的民间社会团体,包括人权律师、劳工倡导者、女权主义者和宗教领袖。

习近平政府开始对公民社会进行打压,首先针对的是在政府管理的“三自”教会组织内外礼拜的基督徒。2014 年,中共发动了大规模的行动,在温州野蛮拆除了超过 1800 个十字架和整座教堂。令人惊讶的是,许多被拆除十字架的教堂都是与地方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经过官方认可的教堂。为了捍卫他们的教堂,一些牧师被处以监禁,并被迫在全国电视上承认腐败和与外国势力勾结。

Image
Image

宗教领袖和信徒并不是唯一的目标。2015 年 7 月,中国开始对法律界进行大规模打击,数百名律师、活动人士及其家人被警方拘留,珠江三角洲的劳工组织被当局关闭,超过二十多名成员被逮捕。妇女权利活动人士也成为打击对象,当局在 2016 年关闭了北京中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在习近平政府的第一任期内,此类对公民社会行动者的关闭和逮捕接连发生。

然而,对基层民间社会的打压并不仅限于习近平政府任内的前几年。在 2018 年 3 月废除任期限制后,党政权力继续压制公民社会。2018 年夏天,一个不寻常的挑战出现了,几名大学生联合工人为劳工代表权而战。这些学生是来自全国各地精英大学的马克思主义团体的成员,他们前往广东支持正在争取独立工会的工厂工人。一名学生领袖在一封公开信中呼吁习近平保证“工人阶级的领导地位”,加入工人反对阶级不平等的行列。

政府对学生活动人士的回应毫不含糊,不仅拘留了这些学生活动人士,还使学生领袖消失。这种预防性的镇压符合习近平政府对公民社会组织集体行动的零容忍态度。与之前的政府采取的行动相比,并不一定是更强硬的回应,因为工人和学生之间的跨阶级联盟尤其具有威胁性,类似的联盟曾在 1989 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中形成。为了确保未来不会建立任何跨阶级联盟,当局关闭了校园内的非官方马克思主义团体,并加强了官方的马克思主义学生组织。被拘留的学生领袖的录音供词被用来劝阻潜在的活动人士,同时活动人士的父母被鼓励对他们的孩子进行“思想工作”。

党国也对 LGBTQ 社群进行了打击。2021 年 7 月,党国关闭了各个大学 LGBTQ 学生团体的超过十几个微信公众号,包括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在内。腾讯公司以及中国政府均没有给出任何解释。《境外非政府组织法》已经对中国的许多 LGBTQ 团体造成了严重影响,剥夺了它们接触外国资助者的机会。这些关闭微信公众号的行动甚至进一步限制了这些被当局视为对社会稳定构成威胁的团体与国际组织的联系。

习近平政府视这些团体的集体行动潜力和意识形态为威胁。从对阶级关系的革命性观念到对性取向的更加宽容的理解,党国继续对公民社会影响社会观念和价值观的能力保持高度警惕。它对基层公民社会部门的挤压是基于对不符合党的意识形态的思想的恐惧。

Image
Image

最后,习近平政府不仅通过外部奖惩,而且通过内部监督加深了党对公民社会的直接控制。党建在社会组织内部长期以来一直是党国的目标。在当前政府领导下,社会组织内部的党建变得更加紧迫。在胡温时代,甚至到 2016 年,所有至少有三名党员的社会组织都可以,但不是必须,成立党支部委员会。然而,2018 年中共中央发布的规定要求所有有三名以上党员的社会组织都必须成立党支部。对社会组织内部党建的新要求旨在加强党对这些团体的领导,这是长期以来的一个令人关注的问题。

这些变化是党渗透到各种非国家领域的更广泛模式的一部分,这一趋势是习近平加速推动的。尽管邓小平曾考虑过分离党和国家的想法,但习近平现在已经复兴了毛时代“党领导一切”的思想,并将这一思想融入了对党和国家宪法的修改中。

这不是一句空洞的口号。在 2016 年 4 月的党的宗教工作全国会议上的讲话中,习近平呼吁加强党国对宗教团体的监督,进一步“中国化”宗教。同样,在 2021 年 4 月,党中央发布了新的规定,要求党对国家高等学校的教学、研究和行政工作进行领导。此外,当局还呼吁加强对私营企业的党的领导和党建设。党现在不仅仅是向社会组织传达广泛的政治议程,而且着力于加深对一系列公民社会组织的直接监督和影响。

在习式镇压下,基层民间社会团体要么适应,要么彻底消失。那些适应的组织找到了与党国意识形态和实践相一致的方式。面对针对教会的镇压运动,一些基督教领袖通过不涉及政治演讲、限制会众规模以及与异议人士保持距离等方式进行了适应。后一种距离化的做法表明,一些基督教会为了生存而牺牲了与其他受压迫教会的团结。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教会对当地政府推行的本土化基督教政策作出了回应,包括穿着传统的中国服装、讲述中国民间故事和建造带有中国建筑细节的教堂。党甚至鼓励撰写关于圣经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相容性的书籍,以向基层教会成员和牧师传播。适应党国呼吁基督教中国化的教会幸存下来,而许多拒绝这些呼吁的教会则受到了惩罚。

然而,并非所有基层民间社会团体都能适应。虽然一些团体通过与党结盟而幸存下来,但其他一些团体被迫永久关闭。广东省曾经运作的基层劳工组织就是一个例子。这些独立的、外资资助的组织曾通过限制其活动规模来幸存,但在 2015 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镇压。这些劳工 NGO 被香港的《中国劳工通讯》资助,后者是一家成立于 1989 年天安门民主运动期间的著名劳工活动人士创立的劳工组织。2015 年,当局逮捕了至少 25 名来自五个相关组织的工作人员和活动人士,原因是他们指导工厂工人进行罢工,这越过了政治可接受的底线。2019 年,当局又逮捕了五名更加知名的劳工活动人士,他们鼓励工人进行集体谈判。尽管这些劳工活动人士后来被释放,但他们的组织并未复兴。

同样,许多外国组织无法适应。在 2017 年 1 月至 2020 年 7 月期间,有 28 个境外组织的注册被撤销。其中一个最受关注的境外组织是总部位于美国的亚洲联盟,该组织致力于涉及吸毒、性工作者和 LGBTQ 权利等问题。2018 年 3 月,公安机关因未根据《境外非政府组织法》申请许可而对该组织进行了惩罚。 (事实上,亚洲联盟从未进行过这样的活动。)有关案件的详细信息很难得到,公众只能在 2019 年 11 月外交部新闻发布会上得知。

总结一下,习近平政府延续了前任的治理策略,将公民社会分为“顺从”团体和主张更广泛社会参与的“不顺从”团体。在这两种情况下,政府都试图将组织更紧密地联系在党的周围,从而确保公民社会不会成为一个自治的社会力量。

来源:中国之春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