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5 7 月, 2024 2:28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评论 | 魏京生:八九民运的历史问题
“这场大屠杀给中国人民留下的教训,就是不能相信一小撮专制主义者们的‘善意’。”——笔者路透社

纪念八九年的民主运动和牺牲的烈士们,已经三十五年了。国内和香港的纪念活动,因为受到中国共产党的封锁和压制,声音越来越弱,以至于很多年轻人已经不太清楚那场运动的情况,更不要说经验教训了。

现在重提那一段历史,为新的运动总结历史很有必要。而共产党方面,不断歪曲抹黑制造假象,为新的运动带来误导或者阻力,也十分有必要。那一场运动差一点就动摇了共产党的专制政权,给专制统治集团带来的恐惧和威胁,也是前所未有。所以共产党也是不遗余力地歪曲和抹黑。

五毛和踩缝纫机的囚犯们的低级谩骂和抹黑,很容易辨别,很难骗人也造不成舆论,不足为惧。一些多年来流行的似是而非的所谓理论,却足以乱真和误导舆论,给年轻人带来错误的认识和混乱。其中流行最广也最有迷惑性的,就是政府有罪,学生也有错。

其迷惑性就在于其貌似公允,首先承认了政府有罪。因为这是全世界公认的,甚至是共产党内的人也不能否认的。承认了事实,显得不偏不倚,貌似很公正,这样才有了欺骗性。一帮无良知识精英也跟着起哄,曲线马屁拍着还能假装公允,符合两面吃的投机分子特色。

很多相信了这套论调的老百姓,就被忽悠得混淆了黑白,落入了共产党的话语陷阱。为什么说是混淆了黑白呢?因为学生们的策略也许不那么周到和高明,但他们坚持起码的原则和最低的要求,并没什么错误,和造成军队屠杀更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让学生分担大屠杀的责任,这就是不分是非,混淆黑白,是隐藏得很好的话术。

而且那些民主和自由的要求,不但是全国人民所希望的理想,也是共产党自己多年来声称的理想,也是共产党至今也不敢否认的人类共同的理想。这怎么就被说成是错误了呢?甚至被污蔑是什么反革命的动乱,或者被叫做暴乱。这不是颠倒黑白,自打耳光吗?

 

 

对于这场全国人民参与的特大规模运动,党内有良知的人士们,也主张通过对话和改革来解决。以学生团体为代表的民主派们,也主张通过对话来解决分歧。本来也没必要通过血腥的屠杀来解决问题。可是一小撮反动派硬是把军队开进首都,并且鼓动煽动军队开枪屠杀人民,以制造血案来维护极端专制的统治。这个罪责,完全要由政府和军队内的一小撮反动派来负责。

要说学生和群众有什么错误,那就是对共产党反民主和反人民的本性,缺乏认识。还以为和这帮丧失了人性的独裁专制主义者们,还可以和平理性地谈判和协商,取消他们压迫剥削人民的特权。为了这种幼稚的错误,人们付出了鲜血的代价。

这场大屠杀给中国人民留下的教训,就是不能相信一小撮专制主义者们的“善意”。人类民主制度的经验教训,也是不能无条件相信不受制约的政党独掌政权。一党专政的政治只能是反人民的暴政。只有受到人民监督和制约的政治,才能是服务于人民利益和权利的政治。

1976年四五运动时,运动者们的要求是在独裁政党内部做选择。内斗结束后很快就由胜利者进行了平反。八九年的运动是要在专制和民主之间做选择,在建立民主制度之前,或者在推翻专制之前,共产党不会为之平反。只有等到推翻专制之后,才有纪念英烈们的可能。那时候也没必要让专制政府来为反专制的英雄们平反。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