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17 7 月, 2024 10:54 上午

本月退党人数: 6
总计退党人数: 6

【按:从技术性的角度来说,”六四”乃是一个所谓point of no return,无返还的终点,一旦越过,便成为新一段历史的起点,也就是说,中国的麻烦早已不那么单纯了。当局因六四杀人而将中国拨向”激进走资”一途,以至公平倾斜、社会分裂,三十年下来,整个民族伤痕累累,怨怒深重,岂是解套一个”六四”就能挽救的?在这个纵深的意义上,邓小平正是祸首,即使”六四”这笔帐能饶他,后来的帐又叫谁去担?所以积重难返、环环相套,中共只能不碰它。

今天巴黎的南希发给我一个历史纪录片《天安门- 1989年大屠杀的真相》,是英德法三国2019年制作的,访谈了一批六四亲历者,南希是这个纪录片的翻译,也是她领着摄制团队来我家采访我的。时间构成距离,而隔开距离才可能透视历史的真相,所以我才愿意将此片再次贴上网,顺便也将「不可返还」的看法分享出来,那是一篇文章:《中共绝对不碰“六四”》。 】

“六四”又快到了。去年(2019)是三十周年,全球发怒过一次,但是难撼北京金城汤池,BBC去年的节目欲解其妙,说”遗忘术”乃中共法宝,点中要害,但是”六四”成为中国的巨难,另有许多原因,有人分析过吗?

年年岁岁说六四,岁岁年年语相似。中国人长期的一个疑惑是,中共为何不借”平反六四”找回合法性?中共这个党,极富”平反纠错”的历史经历,党史上早期就给大量被王明、张国焘整肃的人平反;四九后最大的平反事件,即五七右派和文革,邓小平甚至就是靠胡耀邦平反”冤假错”案,而找回执政合法性,开创了生气勃勃的八十年代。

然而,六四是中共历史上唯一没有写入党史或党章的重大事件,也没有经过党的全体大会讨论通过任何一项决议。原因有三:

1、许多老同志无法认同我们的军队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和青年学生开枪;
2、没有人敢出来承担责任;
3、党内缺乏共识,无法给那件事定性。

具体一分析,那就非常复杂了。

第一、过去那些平反都是路线斗争的结果,赢家可以否定前任所做的一切,比如李立三否定陈独秀、瞿秋白又否定李立三、王明从苏联回来又否定李和瞿、毛泽东延安整风又否定王明,毛从此立于”红太阳”地位,只有他整人,没人再整得过他,直到文革他死掉。邓小平部分否定毛,才能改革开放,一路走到”六四”屠杀;

第二、给六四平反的最佳时期已过。邓小平活着的时候,由他自己把那件事办了,可能是最相宜的。当然他必须承担”屠杀”的责任,也必须惩办李鹏、陈希同等”谎报军情”的责任,替他分担罪责,那时候这么做,就像否定文革一样,中共只有暂时名誉损失,不伤元气。邓死后,任何人碰”六四”,只能打倒邓,把他钉上历史耻辱柱,党内有谁肯做?毋宁大家心里都认为,就让邓去背这个黑锅吧。

第三、这三十年腐败横行,这个党早就不是共产党了,而是既得利益党、资本家党、腐败党。如果给六四平反,很快就会出现两个机构:反贪局和中国廉政公署,有几十万甚至几百万党的干部被审查,其传票也会像雪片一样飞到欧美各国,通缉那些在国外安享天年的离退休干部,该进监狱的、该判死刑的,一个也跑不了。

这些年,又出了一个”和解”说,所谓”握手言欢”也,可是谁跟谁和解呢?中共想跟咱和解吗? “和解”之谓,不说有乞求之嫌,至少也是”自作多情”,仿佛中共已作困兽犹斗,你若不”和解”它,它便要玉石俱焚似的,又似乎当年被镇压的一方,死乞白赖不肯给它一个台阶,它好下来,保全颜面,哪有那么回事嘛!

“南非模式”也罢,”非暴力不合作主义”也罢,都是好东西,可咱就是使不上,所谓”没那金刚钻,别揽瓷器活”。 “南非模式”的操办人是图图大主教,有一个基督教的信仰衬垫在那里托着,才有”赎罪””宽恕”这些超越性价值的介入;又如圣雄甘地的印度法宝,那背后也是佛教的价值支撑,诸如不杀生、来世等等。对债孽深重的中共来说,这些绝对都是好东西,可它就是不肯让人家发展,灭杀还来不及呢。设若这个十年里它放手让家庭教会(据称已近上亿信徒)发展,或者江泽民当初不去围剿”法轮功”(也算佛教的一支吧?),那么当下中国便早已有了”和解”的土壤。

缺了宗教这一环,便只剩下法理的解套。六四这场危机,在法理上只有镇压者和被镇压者,双方的角色和位置,既不能互换,也不能均摊(各打五十大板),说到底,对”和平请愿”施以暴力的责任,一丝一毫都无法归咎于请愿者的”不妥协”,而只能由掌握暴力的执政者来承担;也唯有因循法理的裁决,才能实现”公正”,消弭六四积累的全部怨恨。

假如把以上两个不同的环节一锅煮了,就会出现今天的一个思路,也是不少人一直在鼓吹的一个观点:双方都有错,激化是两边的”坏人”挑拨的,这为官方将来的”方案”提供了一个解套的思路,最后给邓小平一个”听信挑拨”的轻微定论,李鹏是肯定要成”替罪羊”的,他自己都很清楚;只要为邓解了套,赵紫阳也能平反,”天安门母亲”也能获得赔偿,然后江胡两届自然顺理成章。

如今鼓吹”大和解”的人,就是在一锅煮,用心是好的,可你煮得成吗?还不要去说,这法理的一环,当局也没兴趣,因为六四引起的执政合法性危机,已被它的”经济起飞”所化解,它可以不理睬这个”公正”问题,而扔给民间和受害者去咀嚼,谅你们也闹不到哪里去。这二十年的事功,叫当局的功利心大振,于是离那非现世的宗教越发远去了,想拽都拽不回来的。

从技术性的角度来说,”六四”乃是一个所谓 point of no return,无返还的终点,一旦越过,便成为新一段历史的起点,也就是说,中国的麻烦早已不那么单纯了。当局因六四杀人而将中国拨向”激进走资”一途,以至公平倾斜、社会分裂,三十年下来,整个民族伤痕累累,怨怒深重,岂是解套一个”六四”就能挽救的?在这个纵深的意义上,邓小平正是祸首,即使”六四”这笔帐能饶他,后来的帐又叫谁去担?所以积重难返、环环相套,中共只能不碰它。

 

(文章转自作者脸书)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