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1 7 月, 2024 5:49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评论 |  魏京生:什么样的民主更适合中国(之七)
近距离观察,我们周围成功的亚洲民主国家: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的民主制度,不要说全盘西化,甚至彼此也没有模仿,而是各有各的特色。路透社图片

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有其成功的方面,也有已经落后腐朽的方面。现在面临建立一个新的体制,是需要模仿别人呢,还是建立一个适合中国文化的新制度呢?这个问题已经争论了一百多年。很多朋友说按照美国的样子就可以了,不必探索自己的模式。我不同意这种简单化的说法。

首先,国际上成功的民主制度,没有一个是完全模仿别人。每一个国家能够成功建立起民主制度,都要考虑自己的文化传统和独特的现实。在这个基础上设计自己特色的民主制度,才能成功。

其次,民国时期从日本传来的所谓“全盘西化”的想法,从来没有实行过,也不可能实行这种天真的想法。孙中山和那一代精英们的民主之所以失败,根本原因是和当时的现实脱离,没有得到社会各界及特别是下层大多数人的理解和接受。仅仅是模仿美国的制度,结果一场革命被大多数人理解为改朝换代,而不是社会制度的的革命。脱离社会现实的全盘西化被证明不可能成功。

近距离观察,我们周围成功的亚洲民主国家:日本、韩国、台湾、新加坡的民主制度,不要说全盘西化,甚至彼此也没有模仿,而是各有各的特色。虽然走向民主的道路各不相同,但成功的方法却都一样,就是没有模仿,而是根据自己社会的现实和民主的基本原则,设计出各阶层都可以接受,也实行了民主原则的自己的制度。

再例如中国的共产党,在革命的阶段就发现完全模仿苏联的道路,根本就做不到,原因就是各国的社会现实不同。在建国后也发现,完全模仿苏联的制度也不可能。只能是按照一党专政和剥夺人权的原则,按照中国当时的现实状况,建立起有中国特色的共产党制度。

中国的制度传统有其失败的方面,这就是官官相护的官僚阶层。这导致缺乏监督和制约,所以政治逐渐会走向腐败无能,不得不改朝换代。受苦的是人民。但在发展过程中也建立了一些好的制度,不依赖于皇帝的官僚制度,被西方民主制度学习后,成为完善民主的有效方法。还有试图排除金钱对政治的影响,也就是商人不得参与政治。虽然这不公平,但也确实有效地保持了政治不受金钱的影响。

虽然由于各种原因,腐败的政治仍然受到了金钱的影响,但比西方现在的商人直接决定政治,还是一种比较合理的设计。我走访了许多西方民主国家,各阶层包括政界的人们都在抱怨,金钱对政治的影响太大,是导致一些决策错误的重要原因。名义上的代议制民主,很多时候并不是由大多数人的意见所影响,而是被金钱带偏了。相比之下,排除商业阶级对政治的操纵,是很重要的设计。

由于现有的决策集团自己就是利益集团。由他们自己制约自己并不可靠。由他们自己削减自己可得的利益来完善制度,多年的尝试证明很困难。这是现在西方民主国家很头疼的问题。

那么我们中国在建立我们制度的开始阶段,在设计我们的民主制度时,就可以考虑一次性地解决这个难题。作出减少商业阶级对政治影响力的安排,保障多数人意见可以公平的影响决策,减少决策偏差,同时可以停止民主在衰退的趋势。这是个新的课题,我们有可能做得到,所以必须从现在就开始思考。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来源:RFA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