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原真實的白求恩:沉溺女色性情暴戾

0

【大紀元2012年03月06日訊】對於許多中國人來說,諾爾曼‧白求恩是位英雄。對於許多來自中國的移民或者留學生來說,能到白求恩故居去參觀,是件十分有意義的事情。因為即使年輕的一代並沒有經歷背誦《老三篇》的年代,但是他們的父輩,卻是從那個年代走過來的。

那是一個青春躁動、一個需要英雄、一個只有一種精神選擇的年代。

但歷史上的白求恩究竟是一個甚麼樣的人?由加拿大研究白求恩問題專家、歷史學家羅德里克‧斯圖爾特及其夫人莎朗合作編撰的《鳳凰傳奇:諾爾曼‧白求恩的一生》(Phoenix: The Life of Norman Bethune)將還你一個真實的白求恩。

這本由加拿大麥吉爾—皇后大學出版社出版的傳記,共18章465頁26萬多單詞,採用編年體形式成書,從白求恩的童年開始,全面講述了白求恩的一生。其中第14到18章講述了白求恩到中國支援抗戰並在晉察冀邊區工作、去世的經歷。

該書是斯圖爾特40多年研究白求恩的集大成者,從醞釀到完成用了10多年的時間。為確保該書真實、完整地再現白求恩的一生,斯圖亞特夫婦訪問了世界各地所有白求恩生活和工作過的地方,採訪超過300人。他們於2005年專程重返中國,前往白求恩工作、戰鬥過的地區做了大量實地調研和取證。全書披露了很多以前白求恩不為人知的故事。

失敗的婚姻

白求恩於1890年3月3日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格雷文赫斯特鎮,他的父親是一位牧師,母親是虔誠的長老會信徒。白求恩的故居坐落在著名的旅遊區姆斯柯卡,距離多倫多二百公里。

1923年,白求恩成為英國皇家外科醫學院的臨床研究生。此時他遇見了比他小十一歲的蘇格蘭姑娘弗朗西絲‧坎貝爾‧彭尼,儘管性格迥異,但在喜歡冒險、固執而瘋狂的白求恩的追求下,同年8月13日,弗朗西絲不顧家人的反對,與白求恩在英國倫敦舉行了婚禮。

1926年,白求恩與弗朗西的婚姻關係走到了盡頭。當時,白求恩得了肺結核,他將弗朗西絲叫到身邊,認為自己快死了,並強迫妻子與他離婚。「除非你同意跟我離婚,否則我決不到療養院去治療。」

可能外人無法探究白求恩當年迫使弗朗西絲與他離婚的真正原因,但據白求恩故居所提供的短片介紹,此時的白求恩生活相當放蕩,他酗酒、抽煙,晚上參加各種舞會,生活相當沒有節制。他大概體現了毛澤東所說的,他是「一個純粹的人」,但絕對還不能算是「一個高尚的人,一個有道德的人,一個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白求恩與弗朗西絲離婚後。在特魯多療養院,採用了當時非常冒險的一種「人工氣胸」的方法治好了肺結核。

1928年初,病癒後的白求恩回到了加拿大蒙特利爾,成為皇家維多利亞醫院加拿大胸外科開拓者愛德華‧阿奇博爾德醫生的第一助手,其間他發明和改進了十二種醫療手術器械,還發表了十四篇有影響的學術論文。

1929年秋,在白求恩的哀求下,遠居蘇格蘭的弗朗西絲再次回到白求恩的身旁,他們在蒙特利爾復婚了。但幾年後,白求恩又故態復發,1931年3月,他們的婚姻再次走進死胡同。所不同的,這次是弗朗西絲提出來的。

據說,白求恩是個很主觀武斷、脾氣也相當大的人。有一次,在中國,當他聽到有人要「照顧」他留在後方延安時,他脾氣大發將圈椅從窗戶扔出屋外。

走投無路 奔赴中國

斯圖爾特表示,他了解白求恩在中國人心目中的光輝形象和崇高地位。因此,他也最擔心中國人民是否會接受一個他書中描寫的真實的白求恩:「我們既不是要創造一個英雄,也不是要毀滅一個英雄,我們只是把他當做一個最有魅力的人去講述他的故事。」

他指出,自己希望盡量準確地講述白求恩的故事,因為許多人都只看到他的一面。中國人認為他是一個完美的英雄,而在加拿大他則因是共產黨人(共產黨在美國和加拿大是屬於非法的)被關在國門之外。事實是,他在生命最低潮的時候不能再回到西班牙戰場,在加拿大又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到中國找共產黨是他的一條出路。

斯圖爾特表示,1936年,西班牙法西斯在德、意支持下進攻共和國政權,白求恩參加醫療隊前往馬德里,他在那裏建立了歷史上第一個流動輸血站。但他自身的弱點是沉溺女色、酗酒、壞脾氣,無法與人合作等,最終導致他被西班牙政府趕回了加拿大。

從西班牙回來後,他在加拿大各大城市講演募捐,這時候他看到了斯諾所寫的《西行漫記》。中國爆發全民抗戰後,他向美國共產黨募集了五千美元,購買了一批醫療器具,於1938年1月到達中國。

白求恩拒绝中共“临时夫人” 亲自下乡嫖妓

在延安期间,中共给在延安工作的外国人安排“临时夫人”、“性伴侣”;唯独白求恩是个例外,他拒绝“临时夫人”,却亲自到乡村娼寮嫖妓。加拿大历史学家研究发现,被许多中国人当作英雄的诺尔曼‧白求恩,其实沉溺女色性情暴戾,并导致婚姻一再破裂。

延安时期的“临时性伴侣”

作家秦 全耀5月24日发表博文称,2006年,在延安工作过的老革命沈容在《红色记忆》一书中披露了令人难以理解的“临时夫人”现象。有两位在延安工作的苏联 人,要求组织给他们找两位“临时夫人”,只限他们在延安期间有效。他们竟然如愿以偿的办到了!每人得到了一位夫人。他们回国时,就给每位夫人发了“复员 费”。而这“复员费”竟然成了沈容同伴们打秋风的对象。

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记》就写到毛泽东曾经问他是否需要一个“伴侣”。连日本共产党鼎鼎大名的野阪参三先生在延安时也找了一位“临时夫人”。对这些“临时夫人”来说,这也许可以算是她们为革命作出的牺牲吧。

曾 为中共军事顾问的李德在支援中国革命期间,先与组织安排的萧月华做了临时夫妻,后来又结识了第二位妻子来自上海的漂亮女明星李丽莲,李德在1939年返回 苏联时请求将李丽莲带走,但因没有护照签证未得到批准,李丽莲当场晕倒。毛泽东祝李德一路平安。李德含泪吻别李丽莲后,依依不舍地登上飞机。从此他们天各 一方,再也没有见过面。

日共领袖野阪参三来延安时,他的妻子留在了莫斯科。但是他一直也没闲着,与一位很有 活力的中国女子庄涛一起生活,这名女子会说流利的日语。当美女庄涛出现时,野阪参三自然赞成“衣不如新”;而当与老妻重逢时,野阪又信奉“人不如故”了。 野阪参三后来对庄涛的“薄情寡义”并非没有前兆,他早已将话向庄涛挑明:我们的恋情是没有结果的,你不过是红色延安为我找来的“临时夫人”、“性伴侣”。

白求恩拒绝“临时夫人”醉倒乡村娼寮

唯独白求恩是个例外,领导让他当毛泽东的保健医,他不干。领导帮他找个中国妻,他也不干。理由很简单,语言不通,习惯不同,在一起也不会幸福,所以,坚决不娶。让人没有料到的是,在等船渡黄河的时候,他跑掉了。

白求恩真的跑掉了,但不是开小差。源于两项“中国特产”的吸引:一是高粱米酒,二是 乡村娼寮。大家苦苦寻找,没有结果,便求助于一位正在农村行医的加拿大牧师,他的名字叫罗明远。罗明远不负重托,很快就从一家娼寮中把白大医生架了回来。 原来白求恩已经喝了好几天酒,醉倒女人身边。

同样是解决性问题,白求恩下娼寮,李德和野阪选择了性伴侣。

真实的白求恩:沉溺女色性情暴戾

加拿大研究白求恩问题专家、历史学家罗德里克‧斯图尔特及其夫人莎朗合作编撰的《凤凰传奇:诺尔曼‧白求恩的一生》(Phoenix:The Life of Norman Bethune)全面讲述了一个真实的白求恩。

白求恩于1890年3月3日出生在加拿大安大略省的格雷文赫斯特镇,1923年,白 求恩成为英国皇家外科医学院的临床研究生。此时他遇见了比他小十一岁的苏格兰姑娘弗朗西丝‧坎贝尔‧彭尼,尽管性格迥异,但在喜欢冒险、固执而疯狂的白求 恩的追求下,同年8月13日,弗朗西丝不顾家人的反对,与白求恩在英国伦敦举行了婚礼。

1926年,白求恩与弗朗西的婚姻关系走到了尽头。当时,白求恩得了肺结核,他将弗 朗西丝叫到身边,认为自己快死了,并强迫妻子与他离婚。“除非你同意跟我离婚,否则我决不到疗养院去治疗。”可能外人无法探究白求恩当年迫使弗朗西丝与他 离婚的真正原因,但据白求恩故居所提供的短片介绍,此时的白求恩生活相当放荡,他酗酒、抽烟,晚上参加各种舞会,生活相当没有节制。

1929年秋,在病愈后的白求恩的哀求下,远居苏格兰的弗朗西丝再次回到白求恩的身旁,他们在蒙特利尔复婚了。但几年后,白求恩又故态复发,1931年3月,他们的婚姻再次走进死胡同。所不同的,这次是弗朗西丝提出来的。

1936 年,西班牙法西斯在德、意支持下进攻共和国政权,白求恩参加医疗队前往马德里,他在那里建立了历史上第一个流动输血站。但他自身的弱点是沉溺女色、酗酒、 坏脾气,无法与人合作等,最终导致他被西班牙政府赶回了加拿大。从西班牙回来后,他在加拿大各大城市讲演募捐,这时候他看到了斯诺所写的《西行漫记》。中 国爆发全民抗战后,他向美国共产党募集了五千美元,购买了一批医疗器具,于1938年1月到达中国。

 

一年後的1939年11月12日,白求恩去世。之前他在摩天嶺抗日前線為傷員做手術時左手中指受傷感染,到了11月10日,高燒達四十攝氏度的白求恩病情惡化。白求恩去世時年四十九歲,但不是毛澤東所說的「五十多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