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蔡霞!

0

蔡霞教授是我的朋友,她人品好人缘好,踏实正派有涵养、圈子里广被认可。

數年前我陪她去藏地一个寺院观看辩经,当地官员执意以学生身份在黄河边宴请,席間自然談到目前族群关系恶化、极端涉藏政策,她表态支持“民族自决,大一統不能暴力綑綁”,在场者莫不震惊。須知當下中國宗教问题和民族问题是極端敏感的話題,被视为高压线不能触碰,关乎’大一统‘更不得了了,聰明人都迴避或說假話,她則不然,以她中央党校教授的身份在这样的场合表态,岂只是勇敢两字所能形容的。

蔡霞作为一个红二出身的人对此有着深刻认识,她认为红二有原罪,是觉醒最彻底的。中共在中国的统治犹如空气无所不在,中央党校在中国不仅仅只是大学、而是一个共产极权统治的核心和权利象征,在这样一个极端严控的特殊单位,蔡霞教授脱颖而出,背叛红色家庭、反思中共残暴统治,积极奔走各种民主启蒙活动中、论坛讲座、签名呼吁等,不是一次、也不仅仅只是始于今天,对此除了学校经常找她谈话和各种恫吓暗示之外、警察甚至夜半破门对她的骚扰也没有停止过,因为敢言她的微信经常被封。微信”封号“和被封者建立新号(北京圈子称“转世‘)在中国是常态,对此大家嘲讽说我们生活在封建社会。中共为了打压言论自由穷尽各种卑鄙伎俩,设置微信解封、或开设新号需有类似担保人账号捆绑等诸多障碍,蔡霞为被封或转世新号,甚至不得不去乞求在党校营商的良心小贩帮忙做担保。

在她这个年纪和出身,以她的社会影响力和渠道,且不说卖身投靠御用、仅仅妥协的好处都是那些宵小之徒不能想象的。她是个秋瑾似的女汉子,多次发出诤言,她的“不能岁月静好、不能不说”付出巨大牺牲和代价,四十年工龄的待遇被取消。当今中国有一大批这样体制内外、各行各业、忧国忧民、希望国家民主并推动社会进步的人,蔡霞是其中当然的翘楚。她是搞党建研究的著名教授,她的”中共是黑帮统治、是政治僵尸’、中共理论和现实都当抛弃、换习是当务之急、九千万党员是“家奴“,这些观念在中国大陆体制内外广为流传,所形成的震动犹如核爆,影响深远;她不仅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深刻的认识,反共立场坚定、反对党主立宪,而且对国家未来转型有自己的战略思考,支持美国制裁中国官员、禁止微信;其关于中美之争是自由与专制、是两种意识形态的斗争言简意骇,用大陆人民熟悉的语言点拨核心,这种影响之深、之广,甚至是其它方式无法取代的。

中国民主化过程在新的大数据时代可谓前所未有的艰难复杂,不同观点、不同路径展开探讨,反习反共孰先孰后、或二者并行均可尝试,任何推翻中共的努力、海外民运及各种力量与体制内力量联合起来结束暴政、实现民主的行动都是人心所向,中国人民苦共久矣,期盼解放!

体制内或与体制有关联的人士如果挺身反共,会遭受各种貌似合理的以“既得利益、派系之争、失败者、特务‘等名义的围攻,以降低体制内反共者的形象,诋毁其声誉,从而使其他欲从者裹布不前、心有余悸,这种奇怪现象该终止了,任何中共乐见或其背后左右的事情,我等均应警醒。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形成最大公约数一致反习反共,解放中国实现民主,我等人人有责。

最后,如果有对蔡霞不了解者,建议可以上网查看、或去北京她的朋友会告诉你。

但是如果任何试图用体制、红二、派系斗争甚至特务等来搅浑水,质疑、诋毁或挑拨者,请打住,那你一定是别有用心,或是党国特殊使命者。天网恢恢,诋毁反共人士干脏活的人终将付出代价!

安娜·王瑞琴

於Washington,D.C.    8/24/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