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那么多人理解不了川普?(附: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川普?)

0
34

【1】

挺川和反川,不仅在美国国内造成了巨大的撕裂,在中国国内也造成了巨大的撕裂。

很多中国人投入感情关注美国大选,并不仅仅是因为好奇,而是这是一个世纪之选,无论结果如何,都会对美国乃至世界未来,造成十分重大的影响。

由此亦可知,人们关心政治,根本意不在权力,而在未来的个体自由和权利。

【2】

很多人看不懂川普,理解不了川普,我认为有两大原因:

一是川普颠覆了许多人心中的正人君子形象,像一个放浪形骸的小丑,像笑料一样。奥巴马曾在一次集会上当众羞辱他:川普来了吗?众所周知,他擅长吹牛炫富恶搞,还擅长炒员工鱿鱼,他不会炒掉我这个总统吧?

2016年川普竞选时丑闻迭出,连竞选团队都认为必输无疑,可川普说:我一生经历过许多大起大落,这点私事不算什么,没有熬不过的凛冬,只要一息尚存,就要斗争到底!

《人间四月天》里,好友当面形容徐志摩:内心是君子,行为像流氓。我借它形容川普。很多人理解不了他,原因在此。失去人性,失去很多,失去兽性,就失去全部。请理解这里的”兽性”,是”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的”兽性”,对野蛮人,文明是不能感化的,必须用骨子里文明的野兽般的制度和规范去约束和驯化。

真正的文明,不能心太软,必须菩萨心肠,霹雳手段。

理解不了川普的第二大原因,包括很多所谓自由派,并没有真正理解自由市场经济,自以为在向权力要权利、要福利,实则南辕北辙。

替天行道,普渡众生,增税增福利,敞开国民欢迎一切非法移民,外加环保主义,当然好,问题是谁来承担成本?羊毛出在谁身上?

白左、黄左和理想主义者似乎认为财富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靠分配就能源源不断地获得财富。

而且,”白左”试图在社会方面推行极端平等,比如极端的种族平等、极端的宗教平等、极端的机会乃至结果平等,其实质就是”逆向压迫”和”逆向淘汰”,劣胜优汰,这才是人类最大的压迫、最大的不平等,必将造成整个社会生产力创造力的大幅度萎缩和经济效率的大幅度降低,陷入是非颠倒、良莠不分、共同贫穷的陷阱。

【3】

理解不了自由市场经济就理解不了川普,这一点至关重要。

有人问,为什么特朗普代表了市场派?从他的施政措施来看,他限制高科技企业向华为出口,在墨西哥边境建围墙限制人员流动,不像是市场派的作风。

是不是市场派,主要看他是减税还是增税,是热衷于扩大政府权力还是缩小政府权力,是扩大福利还是约束福利。

制止非法移民对于美国社保体系和社会治安的冲击等政策,是维护国内市场稳定与自由、有序的必然之举;一些企业限制,虽然让人很不开心,但也是追求贸易公平对等的必然之举,是以退为进。

比如提高关税,意不在关税,意在零关税,零壁垒,零补贴。是谈判的筹码,而非目的本身。

【4】

川普的确是一个人和一个时代在战斗。他说:我不仅仅是要与拜登对抗,我还要对抗腐败的媒体、大科技巨头和华盛顿沼泽(里面有多少大鳄)。现在是时候向这些富有的自由派伪君子发出信息了,在11月3日让乔·拜登一败涂地!让美国再次伟大!

有人说,上世纪80年代,群星璀璨,里根,撒切尔夫人,戈尔巴乔夫,小平……总有人站在权力的高位上替民众要权利、替市场要自由。这便是人类真正的希望所在吧?

现在,是从群星璀璨到一枝独秀了。

个人的私德和行事作风再恶,比起制度性的溃败来说,私德是水流污染,制度是水源污染,二者之害,不可同日而语。

【5】

由于信息不对称等原因,很多国人认为美国大选最关键、选民最关注的议题,毫无疑问是如何控制新冠疫情。但事实不是这样。

美国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教授、政治传播学博士吴旭《特朗普将连任的十大指标》(观察者网2020/10/26 10:00)写道:

美国多个调查机构的最新结果显示,排在美国人最关注议题第一位、遥遥领先于其他议题的选项是:法律与秩序(占比超过40%);排在第二位的是重振经济(占比超过30%);而疫情控制仅排在第三位,占比刚刚15%。

而民主党和左倾化的媒体用力过猛,可能效果会适得其反:黑命贵的破坏运动让热爱生活的人们更中珍惜法律与秩序的珍贵,全面左倾化媒体的信息封锁让人们倍加感受到自由的不易……

我不想预测大选的结果,只希望上帝保佑人类,少患左癌,少走弯路。不要说我们都是旁观者,我们其实都是结果的共同承担者。

附:

为什么有那么多人喜欢川普?

怡然

我对政治是外行,但依然有那么点好奇心,也就是个看客。

照我这个外行看客来看,今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将会是一出颇有看头的好戏。之所以好看的重要原因,是有川普的加入。川普一开始宣布参选,在民主党和共和党里均未引起足够的重视。或许人们以为这个富老头又同以往一样,开开玩笑就会自打退堂鼓了。可直到最近两党才逐渐意识到,川普的参选可并非是闹着玩的,这回是动真格的了。他的参入可绝非杂耍,完全是正戏。到最后要飙升到唱主角也未可知。

不看好或不支持川普的大部分人,认为这人简直就是个”疯子”。信口开河,毫无顾忌。不象那些训练有素的政治家,永远话留余地,左右逢源。可这也正是川普的支持者和粉丝们喜爱他的地方。不妨分析一下,为什么川普会拥有这么多支持者粉丝,而且魅力持久不衰呢?

一位政治家的吸引力不外乎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他的政治理念,另一个是他的个性。喜欢川普的人,不仅是认同他的观点和主张,而且也喜欢他表达这些观点主张的独特方式。个性魅力加上强有力的表达是政治成功一贯的模式,而很少有人意识到川普将这两者完美地结合到了一起。这一点恐怕连川普的追随者都没有清楚地意识到。

无论什么问题,川普的回答从来都是单刀直入一针见血,很少含含糊糊模棱两可。正如有人指出的,尽管他实际上并不对,可听上去却蛮有道理。这也恰好证明了,在政治游戏中,性格的威力与事实具有同等重要的作用。川普的自信心和决断力形成了他独具特色的个人风格。这种至尊自信加上直截了当的语言风格,怎么会与选民不产生深度共鸣呢?这是一种心理共振效果。

听听川普令人惊骇的思想,”要是你不喜欢移民,就建一堵墙;要是你不喜欢穆斯林,就跟踪他们的数据库。”这些话语经川普之口说出来,便有了某种权威的力量。人们总是喜欢听到别人内心深处的想法,这个世界也许并没那么复杂,川普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但很多别的政客做不到或不愿意那么去做。

从步入竞选阵营伊始,川普一直都把自己定位于反精英的形象,他的支持者们看好的也恰好是这一点。人们越来越厌倦主流社会对于政治体制的集体默认,川普对时政抨击得越多越起劲,他的支持率就会越高,就会赢得更多人的喜欢。而反对者的频频攻击,只会使他的民调指数节节飙升。这也从反面说明,很多人对于所谓的”精英”已经厌倦透顶,他们的华而不实故作姿态与川普的不矫饰做作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对比。

如果说这些都是川普把玩的竞选技术层面的招数,那么反移民则是川普手中的一张亮牌。在这杆大旗的召唤下,川普不愁没有人来集结。这些年来美国在世界上的领先地位,与它施行的移民政策是密不可分的。大量技术移民的涌入给这个国家的科技力量注入了新鲜血液,使其保持了旺盛的竞争活力。然而移民的涌入,无疑影响了那些竞争力不强的美国人的就业,加大了这部分人的生存压力。尤其是近些年全球经济一体化,情况更是雪上加霜。

有调查表明,川普的支持者有相当大一部分是没有大学学历的蓝领阶层,这些人被经济发展的浪潮甩掉了落伍了。他们怨恨移民,认为是移民抢了他们的饭碗。据经济学家 Robert Shapiro 估计,自2002至2013年,那些没有大学学历的美国家庭收入呈停滞甚至下降的趋势。民意调查显示,有近七成的川普支持者认为,美国的移民政策弱化了社会,使很多美国人的生活变得更糟。

即使在年轻一代的美国人当中,也不乏川普的狂热追随者。他们对移民也是持排斥态度,因为正是那些擅长学习又刻苦钻研的新生代移民,使得他们追求学业和初入职场的路途也变得没那么平坦,愈发步履艰难。

毫无疑问,这些人会坚定地跟随川普,他们觉得只有川普才会带来改变。尽管看起来有点感情用事,但不要以为每个选民都是理智的,选民就是选民,是一群有血有肉有感情的活人。

川普受到选民追捧,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因素,那就是川普这张大嘴。他常常口出狂言,毫无遮掩。他的那些雷人之语,若是出自以往任何一位政客之口,都足以令他们毁掉仕途前程。然而,偏偏川普什么都不怕,他不象是个年过七旬的老人,倒更象一个敢于和传统对着干的斗士。或许这也是一个竞选策略,他是刻意高调制造”不一样”,来吸引大众眼球。毕竟这是个更注重经济效益的时代,现代媒体谁敢对收视率说不?

八月份川普在克利夫兰GOP辩论中讲了这样一段话,”我认为这个国家的最大问题就是一直在坚持政治正确。一直有许多人在拿这个向我挑战,说老实话,我可真没有时间去考虑完全政治正确。”想必川普说的是实话,他的人生经历造就了他的个性,他可以什么都不在乎。别的政客就不行,不是没胆量说真话,是输不起啊。川普能够成为很多人心目中的偶像,因为他敢于说出他们想说却不敢说的话,这便是真谛。

川普最后能否胜出可以另当别论,但川普这个人的个性倒是蛮有意思。看他在电视里表演,总比看那个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做着总统梦的希拉里要轻松一点,也比看那位满怀社会主义豪情的桑德斯要靠谱一点吧。

写于2016年2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