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云飞:涉嫌“猥琐罪”,陈犯云飞被强制传唤24小时

0

四川维权人士陈云飞(网络图片)

3號上午,我邮寄了23张第二批给狱中良心犯的明信片。并在推上详细说明了这批明信片我花了三天走了三个地方等情况。

下午4点刚过,我正在大街人行道上行走。突然窜出四五个便衣彪形大汉,挡住我,要我配合他们接受例行检查。在我请求下,一民警拿出成都市金牛公安分局的警官证晃了晃。他们问我叫什么名字,我告诉他,我叫陈云飞。问我身份证。我告诉他,我没有带。一个警官问另一个警官,是不是他。警官回答,就是他。随后他要我报了身份证号,核对后就说,我们找你,你知道什么事吗?我说我怎么知道?心想,我是你们老买主-抓抓放放是常事。警官又说,走,跟我们上车,到派出所我们再核实一些情况。

车上,他们问我2号下午2-4点,在哪里干什么?我开玩笑答,这是秘密,我不能告诉你,但你放心,绝没有违法乱纪行为。他又问,你把两个未成年人带出书店,到哪里去了?我看他们是故意装问,我也不隐瞒直接就说,带他们逛了楼上的体育培训中心和动物园,估计十几分钟然后一个说妈妈找,我就送她下楼到她妈妈铺面上去(孩子说她琵琶弹得好,领过大奖,刚好我认识一优秀琵琶演奏家,我想引荐,故留了我名字、电话,便于下来联系)。另一个是我一年前认识的(她说认识我,我都忘了)说回家拿作业补课,我顺便赶车回家,送她到小区门口。他又问,还有呢?我说没了。他说,你不老实。我笑着回答,此处省略5000字,由你们警方想怎么发挥就怎么发挥,上次判我四年,还不是你们违反“刑法基本原则”判我四年刑吗?

司机一边开车一边还在问,是把我带到分局或派出所?这样一车人五个说着说着就到了派出所。

到派出所,进得办案区的审讯室,搜出我的随身携带物品,把我往老虎凳上一铐就不理我了……大约四五十分钟。我向值班辅警提出请求喝水。他让等着。又过了半小时,来一男一女,女的问我基本情况及登记我随身携带物品。我说,请先给我一点水喝好不好?女的马上大声吆喝了一句“老实点,配合我们调查犯罪事实!说,你身份的基本信息”声音特别的大,我也生气地答:“我要喝水,我犯什么罪了?就是犯罪分子也该人道地对待。你这么大声,这么恶要干什么?”女的没再着声,男辅警骂骂咧咧地说了一句“喝水,你就等着吧”,然后他们扬长而去。晚快七点,辅警给我一75克的面包。大约晚九十点,一辅警又将本子拿来要我签字,我也告诉他,请求喝水。他叫辅警给了杯水。我边喝水边签了字。在拿走我手机前,他要我打开手机密码,我拒绝了他,并说,如果私人我可以打开给你看,但现在我拒绝你,再说我手机经常被警方抢走,密码他们都知道。

6:30左右,一辅警给我送来一个面包,上面显示4元一个,一瓶矿泉水。我没要矿泉水,因我怕喝凉的拉肚。这算是晚餐。

零点十几分,两警官来将我提审到另一个房间……

提审一开始,他们就说我涉嫌猥琐罪,传唤我。我?火一下马上直往外涌,但我还是尽量控制对他们说,我们无冤无仇,你们是为完成工作,那么为了防止我们之间的不愉快,我只说四句话,我昨天没有任何违法违纪行为,我与小朋友的交流、调查、交友是正常行为,我没有伤害任何人也从没有想要伤害任何人,一切以你们的监控及小朋友说的为准。现在拒绝回答任何问题,你们所有提问,我会跟律师说,我会在法庭上说。我也不会在你们笔录上签字。零口供也不影响你们对我的打造。这样节省时间,免得费话及不愉快。接下来,警官自言自语边问边记,我都拒绝回答。后来他们又提出在温江农民扛着锄头赶我是怎么回事?我马上笑答道:你们无论怎么污蔑、丑化我,我都不理,正如陴都古城镇派出所所长跟当地访民宣传“你们怎么跟陈云飞耍?他在温江在跳广场舞时,摸女生的奶奶。”我在温江的事我已记录下来,寄放在朋友处,我之所以没及时披露,我是想看警方还要怎么打造我,看他们怎么要挟我。

问询一会就结束,我又回到囚禁我的审讯室老虎?凳上。

4号上午到10:30,在我的一再请求下,一辅警给了我一个一两的肉包子,因为我不吃肉,这也算是开荤了。

13:30,在我求助派出所所长给我点饭吃的一个多小时后,一辅警才给了我一个75克重的面包。我问值班的辅警,你们对所有的在押人员都这样的生活待遇吗?他说是的,都一年多了。

15:30左右,一辅警找我聊他们的所谓疑惑?,我都跟他一一解释:跟她们聊什么,跟她们推荐什么样的书,为什么要做九年义务教育调查,为什么带他们去楼上的体育培训中心及小规模动物园。大约聊了四十多分钟后,我又被带到零点过的审讯室。他们仍需要给我做笔录。我坚持拒绝,不过我们可以聊天,我把你们要提的问题一一回复,你们做笔录与我无关,我不会无聊地签你们的字。但我要提醒你,你们的打造一定要有分寸,别在法庭上又闹国际笑话:有准备犯罪的,会将自己的姓名、电话留给你们所说的受伤害者并存在手机上的吗?这样这次聊天也很快结束。

16:30过,他们拿来暂扣的物品钱币等。说我可以走了,不过这事没完,要保持手机畅通,随传随到。我告诉他们,除非有书面传唤我才会来。我向他们索取这次的书面传唤,他们说没有。我提出要他们送我,他们说车紧张,让我马路对面赶车。我本来要坚持我怎么来的,就该怎么回去,但考虑母亲在家中一个人不知道情况怎么样呢?就委屈地打消这念头。刚出派出所大门口,就见成都市公安局国保领导,有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的气势。他也看到我,我正要打招呼,他赶紧匆匆躲开我而去。我也没管这么多,忙着过马路,给母亲打电话。听母亲在电话那头,一听我的声音,她马上就哭出来声来“你在哪里嘛?”我赶紧说“我马上回来给你做饭”,匆匆地挂了电话,赶车回家。回家后我给朋友们报平安,并表示随后披露细节…

写完此稿,我赶紧给自己发了一张明信片,我不知道成都警方什么时候又要让我进监狱“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