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瑜:中共司法與傳統節日 ——有感耿瀟男的審判日

0
71

京城文化名人耿潇男和丈夫被北京警方刑事拘留。(耿潇男微信图片)

唐朝大詩人王維的詩句“每逢佳節倍思親”,之所以成為千古口碑,因為它表達出人類相通的親情,不僅中國人,世界各國無論遐邇,無論年代,思親之情亙古難泯,人性便在九曲迴腸中不停流淌。

應該說中共的司法程式與傳統節日建立了最密切的關係,這在世界司法體系中屬於獨一無二。數也數不清了,公安單選春節前抓人(殺人犯、通緝犯例外),把人拷進看守所,一連數十天無人問津,可想是一種何樣的煎熬?是摧毀嫌疑人心底防線的一種最佳戰術,還是預審術的殘忍?也應該由法律審定吧?

劉曉波開了法院之先河

2009年12月23日,被羈押一年有餘的劉曉波一審開庭。這天是西方的平安夜的前一天,馬上就要進入西方最隆重的節日。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選擇這天審判劉曉波,應該說不單是針對劉曉波,也是針對聲援、關注、一直要求釋放劉曉波的西方政府和媒體。

那天,警察在我家上崗,阻止我出門,事後我還是寫了長篇報導。

“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歐盟十五國駐華使館代表趕到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聯合要求旁聽,一律遭到拒絕。美國駐華使館官員梅儒瑞在法院外宣讀了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劉曉波的聲明。”

“50多家外國媒體被警察圈在警戒線內的一個小小的採訪區裡。為了採訪劉曉波的家屬和律師,他們一直佇立在寒風中等待庭審結束。十二點半法庭走出一名法官面對記者,眉開眼笑地說:‘庭審已經結束。劉曉波的親屬和律師已經從後門走了。’記者追問:‘何時宣判?’法官不改笑容:‘擇日宣判。’其實庭審結束後辯護律師莫少平、尚寶軍已經得到正式通知,週五,也就是聖誕節早九點三十分宣判。”

“聖誕節,北京氣溫降到近十年最低。與劉曉波分別九個月的妻子劉霞今天才允許旁聽。宣判結束,一中院的法官又走出來對媒體宣佈:‘宣判結果請各位看人民日報。’再次被拒絕旁聽的美國外交官梅儒瑞告訴媒體:劉曉波被判了‘有期徒刑11年,剝奪政治權利兩年’的重刑。他再一次宣讀了要求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劉曉波的聲明。”

“劉霞被警車送回家,接受了隨後趕來的大批媒體的採訪。她告訴大家‘給了10分鐘讓說說話。’‘反正就是他看,我笑;我看,他笑吧。然後他說他上訴,我說那好。他讓我在外邊盡可能高高興興地生活,我讓他在裡邊盡可能安心地生活。’”

不能再引了,太悲催!中國法院聖誕節宣判劉曉波,開了世界法院的先河!

當局要用張展結束2020

全世界都看得清清楚楚,2020年中共當局是用公安訓誡李文亮醫生開始的,央視新聞聯播公佈了武漢8名造謠者。結果是武漢封城,疫情蔓延了全國和全世界。2020年底WHO和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發佈的疫情統計資料,確診病例累計總數都超過1億,死亡病例臨近220萬。全球統計數據有的標明排除了中國的數據。

北京已於2020年五一節隆重舉行過“中國人民戰勝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慶祝大會”。12月17日,中共商務部新聞發言人高峰在新聞發佈會上稱“2020年以來,中國克服新冠肺炎疫情的衝擊,經濟運行逐步恢復常態,有望成為今年全球主要經濟體中唯一實現正增長的經濟體。”但是中共當局仍舊選擇12月28日對已經被羈押7個月的公民記者張展開庭,以此來結束2020年。

武漢疫情期間,出現四名公民記者,引發內外輿情的巨大關注 其餘三位2月份即處於失蹤狀態,張展時間最長,在武漢採訪到5月。自5月14日被上海公安拘捕之後,一直抗拒關押,在看守所絕食,身體狀況甚差。官方選擇張展,把公民自發報導疫情定罪,是殺一儆百;而張展坐輪椅出庭,展示了她因抗拒而極度衰弱的身體,她多次拒絕法庭的提問,她在法庭說出:“我發的視頻都是別人的話,我錄製的,別人轉發的。公檢法如果要對人民審查,可以把任何人推上法庭。國家的恐懼來自於對人民的不信任。”法庭當庭宣判她獲刑4年。成為中國憲法35條被踐踏的實實在在的證據。

需要抄錄胡錫進對張展案的一段評論:“今天回頭看武漢和中國的抗疫取得了巨大成就,張展的這些“獨立報導”截取的微觀點和情緒線索與中國抗疫的真實脈絡是一種南轅北轍的關係,也許那些微觀點確實是她看到的、聽到的,但他們合在一起,構成了對武漢抗疫認知惡意的宏觀扭曲。”得看清楚,張展個人的每一條錄製,“確實是她看到的、聽到的”,“中國抗疫的真實脈絡”不過是“對武漢抗疫認知”,如果你公佈了你看到的、聽到的,你就構成了“惡意的宏觀扭曲”,你就是“造謠”,就構成“尋釁滋事”。這就是胡錫進透析的中國司法的邏輯。

一直抗拒關押,拒不認罪的張展對一審判決,決定不上訴,這表達了她對中國司法深深的絕望。同時表達出她在嚴酷條件下的希望,不上訴,畢竟能盡快見到家人,這也是埋藏在堅強的張展心底的最柔軟的親情。

現實是張展終結不了2020年,當全國31個省市新增確診病例新年伊始每天都在增加,高風險區也不斷在增加,2020年就結束不了了。

耿瀟男臨近除夕的庭審

終於要說到已經提到日程的耿瀟男的審判,她的開庭日定在2月9日,距離庚子除夕只隔一天。中國司法與傳統節日的結合在瀟男身上表現的尤為淋漓盡致。誰都知道作為一個不大的民企負責人她為什麼攤上這樁官司,就如知道比她大得多的企業家任志強為什麼被判18年重罪一樣。任志強任憑社會關係過硬,任憑剛直不阿,任憑敢言敢放炮,但是遇到兒子一同面臨受賄、貪污、挪用公款的指控,只能對中國法律“認慫”。

而耿瀟男的案子,比較任何個案,都更複雜,都有更多的顧及。1,她涉案人數眾多,除了她和丈夫作為第一、第二被告人,下邊還有近10個自然人;還有三個涉案單位:她的公司和兩家印刷廠。2,去年9月河北廊坊地區在她公司的倉庫裡查出20萬3千1百多冊加印的“非法出版物”(兒童讀物和食譜),立即轉交公安。中國刑法規定:非法經營罪,圖書1.5萬冊可量刑5年以上。3,瀟男面臨的家庭和經濟壓力非常大,她們夫妻的房子都在銀行抵押,公司的財務急需有人去處理,否則損失將非常慘重。

在此情況下,上月應預審要求炒掉辯護律師尚寶軍,對於瀟男是絕對的、不容商討的選擇。

據悉瀟男已經決心一人承擔所有罪責,以在春節前救出丈夫和其他責任人,並且減脫兩個印刷廠的責任。律師辯護方向與之相符,辯護目標瀟男獲刑5年以下,其夫緩刑。即便瀟男被判2、3年實刑,對她也是極為艱難的歲月。如果她和丈夫都判實刑,那將是極為嚴重的判決。

辛丒春節將到,不僅律師們,社會眾多人士,都為瀟男案獲得輕判,做在所不惜的努力。

我們多麼期盼牢獄中的瀟男能露出舒展的笑容!

(文章只代表作者个人的立场和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