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應龔小夏文

0

恐怕不宜簡單用左右解析紛繁復雜嘅世界局勢。所謂左右衹適用於同一議會內,同屬建制,認同同一憲法價值,因而相互間並不視為敵人,有妥協空間以共同完成憲政所需任務。而家HK所面對嘅,係意識形態完全敵對的殖民佔領者,稱之為左或極左並不足以揭示牠們與港人之間嘅對立。另一方面亦易墮入其語辭陷阱,例如,將公然自稱為社會主義工人黨嘅左翼政黨納粹扭曲為極右,以此來污名化真正的右派。不妨回顧五十年代反右的受害者,太半係民國政壇嘅左派人士。由此可知牠們肆意扭曲左右概念以打擊對手的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