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习近平的独夫气质及其与道德本质的关系

0

我要再讲一个习近平性格相关的故事,然后看看他的气质类型。在开始之前我先要指出:人的性格和气质雖各有千秋,但它不是对人进行道德褒贬的依据。换句话,一个人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或是好坏参半,要看他选择做什么事,急性子慢性子,都会做恶,也都会行善。坚韧不拔地作恶的只能是坚韧不拔的恶人,优柔寡断地行善依然是优柔寡断的善人。

性格气质能导一个人行动的不同风格,却不能改变行动本身的性质。就象路线图和目的地的不同:不同的道路迟早都能达到目的地,但是如果目的地错了,道路越平坦、错得越离谱。区分这一点,对于领袖人物非常重要,对于独裁者至关重要。因为独裁者的目标和行动,就是被他宰制的那个国家的目标和行动。关于这一点,我在节目的末尾会有详细举证。现在我们回到习近平的性格。

除了上集节目的内容,还有一件事说明习近平看准之后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这就是他申请入团的做法。习近平知道这件追求进步的常人之事,在他这个另类子弟而言肯定阻力重重。写完申请,他请大队支书到自己窑洞,一盘炒蛋两个热馍,等到支书吃完他才开口:

“俺的申请书递了吧?”

支书没递。谁都知道公社有既定政策,习近平是个“可教子女”。“可教”是“可以教育”并且“可以教育好”的意思,这是一个归为另类政治标签。如同政治运动中被打成“右派”分子的人们后来因平反而摘掉“右派”帽子,从此成为“摘帽右派”一样,你依然被归在那个队列里。再者,上边说习近平“没划清界限”,意思是跟他的反动父亲没做政治、经济、亲缘等方面的切割,所以支书压根没准备把习近平的入团申请递交上去。

习近平大概对此早有预料,否则他不会炒鸡蛋、蒸馍馍、盘腿上炕,耐心等着支书吃完才开口。他反问支书:啥叫“可教子女?”一个人是什么问题总得有个结论,“俺父亲什么结论?”“你得到哪个中央文件了?”

由于周恩来的暗中保护,习仲勋的案子常年处于审查状态,中共中央确实一直没有做结论。这个城里来的娃儿一番质问,等于告诉大队支书,他大名鼎鼎的老爸,中共中央没给定性。这个说法听上去,挺吓人。支书炒蛋热馍下肚,再听见“中央文件”这回事儿,觉得是这个理儿,那就往上递!

不料出了习近平的窑洞,理就变回去了:支书被公社臭骂一顿,无果而归。

这一回骂的理由是共产党基层官僚的理由,很难反驳,公社说:你这支书“不懂事,这样的人,你也敢递!”

闻言,习近平气势比公社大:“俺是什么人?干了什么事?”他反问支书:“俺写了反动标语?还是喊了反动口号?俺追求上进,有什么不对!?”

说完不几天,写了第二份申请,再请支书递上去。

递去之后,挨骂依旧;挨骂归来,继续追问;再写、再递……

如是这般,习近平加入中国共青团的申请书先后写了八份,递了八次。第八回合批下来了,他正式成为共青团员。

不过跟后来入党经历相似,他最终被批准入团,也是因为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十份入党申请书之后杀出来的是延川县团支部书记(上集我们说过);八份入团申请书之后杀出来的是文安驿公社团支部书记。

这位团委书记跟延川县团支书有所不同,他没请习近平到他蹲点的村,而是找到习近平跟他聊了五。聊完被习近平打动,成为习的“死党”(习近平语)。后来这位成为习近平的铁哥们儿公社团支书,接任了“知青办”主任。一天,他把习近平拉到的没人的小山沟,坐在青石板上,然后拿出了习近平所有的“黑材料”给习近平看,并当着习近平的面,把那些黑材料统统烧掉了。(习近平:我是如何跨入政界的/《中华儿女》杂志2000年第7期“省部长专栏”)

中共党性在大会小会那些公开处、在公事公办那些台面上,到处闪光。可是人性和常识在山沟沟里的黄土地上、在人与人私下的交往中,顽强生长。

回看返回梁家河之后的习近平,他恳切地投身群众融为群众之后,努力改变身份:十八次申请,相当于十八个台阶,入团入党,等于是两个重要的人生里程,由此习近平从社会底层终于站到了领导中国的执政党的队伍里。若没有锲而不舍、持之以恒的毅力,很难想象。习近平回忆说,上山下乡生活对他的影响“相当深刻”,重要的依据是,使他“形成了脚踏实地、自强不息的品格”,这句总结,确是他性格的真实写照。

现在我们来看看习近平的气质。

先要界定一下“气质”这个概念。这里所说的气质不是广义的,不是人们平时所说的人的风格、风貌,而是狭义的、以生物生理学为基础的人的内在心灵与精神状态的特质。显然它是先天生理因素,而不是后天环境导致的,因此它不能提供社会学对人的解释的范式。

气质在性格中扮演极为重要的角色。它几乎是性格的底色,后天经验对人的性格形成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这是不能否认的事实,但是后天的经验,一般来说只能相对强化或弱化这个底色,却不大可能改变或消灭这个底色。也就是说,先天的气质决定人的性格特征,而后天的环境强化或者弱化这种性格特征。与先天气质的巨大作用相比,后天的环境往往对人的性格无能为力。

正因此,我们看到,家庭环境作为最重要的人生经验场所,本该在人生早期对性格的形成产生深远影响,但是经常的情况是,同一个家庭环境出生的兄弟姐妹之间,性格差异往往很大,有时甚至全然相反。这几乎是一个家族里的常见现象。比如毛泽东足智多谋,不形于色,胸有成竹,他的胞弟毛泽覃却智谋不够、脾气急躁、情绪不稳定。毛泽东不仅年长他十二岁是他的兄长,他还追随毛泽东干革命,尊这位兄长为自己的导师和榜样,毛泽东对这位胞弟也是言传身教,关爱有加。即便如此,毛泽覃的性格没向毛泽东靠近分毫。这其中重要的原因在于,作为主体的人本身在生物生理方面有所不同。具体到本文,就是气质的作用胜过环境和经验,对人的性格起决定作用。

人类对自身气质的研究,已经积累了许多知识。唯物主义、经验至上的国家如中国,在对人自身的研究中偏重后天经验与实践,是不可避免的。此外,由于西方生物学、医学的引入是近晚的事情,当代中国缺少足够的条件借鉴西方生物、生理学在人类精神现象学方面的研究成果。西方生物生理医学和精神现象学发展出了诸多理论,阐释人的个性与行为,诸如体液理论,气质理论、体型理论、血型理论等。这些理论能够将人的先天特性解释得相当清楚,有助于人类在没有经验记录的前提下,判断、了解个体的性格和行事特性。

在这些的学说中,北明认为,跟据现代西医之父、古希腊医生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 )创建的“液体理论”所发展出来的“气质类型说”是一个捷径,可以做为重要的参考,并与我们通过经验和人生历程观察到人的性格特性,做以比较。

人类现代医学之父、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的人体体液学说,奠定了人类研究自身体质和心理气质的生理学基础。网络图片
人类现代医学之父、古希腊医学家希波克拉底的人体体液学说,奠定了人类研究自身体质和心理气质的生理学基础。网络图片
 

按照这种学说,人在气质上大致分为四种各有特征类型:多血质(活跃好动、机敏快捷)、胆汁质(急躁暴烈、行止迅猛)、粘液质(沉稳持重、举止迟缓)、抑郁质(脆弱孤僻、痴钝木纳)四种类型。纵观习近平的行为方式与性格特征,在这四种气质中,他最接近的气质是粘液质。这种气质的人属于安静型,一般来说天性比较平和,克制,行事喜欢规律,目标性强,注意力集中。脚踏实地,待人持重,不善言辞,不卑不亢。凡是宁愿计划,喜欢一往直前,同时因循守旧。这种气质,反应不够机敏,不易随机应变,万一改变,基本不回头。他们一般能够坚持不懈始终如一,所以做事不做则已,一一旦开始,会坚持下去,直至最后。

在观察了习近平的行事风格之后,我基本上把习近平的性格和气质,到这一集就分析完了。

领袖人物尤其是独夫的性格,不是国家命运的决定因素,决定的因素是他选择的目标。目标错误,性格气质越坚定,错得越顺利。反之亦然。

希特勒性格坚强、意志堅定,以至于在二战期间导致德国走向毁灭的战争进程中,没有一个德国军事将领能够说服他。曼施泰因(Erich V Manstein),二战时期德军陆军元帅回忆说,他担任集团军司令时,在作战问题会议上,希特勒“为自己的观点辩护时,表现出难以置信的坚韧性。……在我认识的人中间,还没有哪一个在这种争论中具有与他相等的耐力和韧性。”将军们经常花费数小时而不能丝毫动摇希特勒的意志和作战决心,他们因此不再期待说服希特勒采纳他们的意见。有段时期,只是针对某个军事建议,私下问与希特勒开会讨论的总参谋长蔡茨勒(Kurt Zeitzler)将军:“你与希特勒已经战了几个回合?”了解这段历史的人都知道,就是因为希特勒不为任何人左右的坚定意志,因为无法拉住他这辆毁灭德国的战车,才有了刺杀希特勒的计划和行动。

上个世纪作为人类历史上非正常死亡人数最多的世纪,给人类带来这些种灾难性后果的权势人物,除了希特勒,还有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波尔布特……。他们都具有意志坚定、百折不回的性格特质。而具有同样性格,带领人们一往无前,抵抗灾难、造福人类的领袖在上个世纪也不乏其人,比如领导英国人民抗击德国入侵的英国前首相丘吉尔,比如领导中国人民抗击日本侵略军的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中正,还有中缅印战场的美国空军将领陈纳德、欧洲战场的美国将领巴顿将军。

习近平沉稳持重、坚韧不拔的性格与平和克制、始终如一的粘液性气质,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他的做事的风格——也就是他如何做事。但是他做什么事、采取什么政治立场、选择什么人生道路,是他的价值、也就是他的世界观决定的。以他的性格,他可以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地恪守文明、抵御邪恶,也可以坚韧不拔百折不挠地破坏文明、实施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