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越自卫反击战42周年,有些话题会沉重

0

原创 沈听雪 沈听雪的历史文集

整整42年前,广西、云南边疆打响了对越自卫还击作战,55万中国军人浴血奋战28天,惩罚了犯我边境的越南侵略者,在隆隆炮声中为改革开放举行了奠基礼。在日后的岁月中,这场战争曾被广为宣传,又变寂寞无声,沧海桑田之慨,历史可为见证。正缘于各种复杂因素,其史实混淆不清,坊间的传闻形形色色,徒令后人无所适从。这个题目太大,本文作纪念之用,也只拣几个小的略加探讨。

 

一是什么什么投名状。此观点非常流行,懂的不懂的谈起来就冒这三个字。然而啥叫投名状呀?人家有要求,你想入伙就得照办,不管愿意不愿意。79年是这样吗?卡特和布热津斯基的回忆录都是公开出版的,里边写得清楚,是小平访问时突然提出要对越南采取军事手段,他们还很疑惑,怕激怒苏联,是小平鼓励他们不要怕,中国人自己担得起,这一仗很必要,保证不拉美国下水。问一下,这叫啥投名状?根本就是以苏为敌,互有战略需要,至多是多加了一层保障罢了。你有这能耐,奇货可居,人家还倒贴来找你的。二战时罗斯福为啥突然对重庆蒋热情起来?还不就是明确日本为敌手后,发现中国可以牵制100万日军,减轻太平洋战场压力罢了。这就叫战略。搞不清这个关系,谈79年战争便会稀里糊涂。

 

二是打不好都赖运动。关于这场战争另一个很广泛的观点,是表现不好,都赖那十年。当然,这个观点确实有合理因素,那十年就是祸害了很多人,耽误了很多事,包括军队在内。然而不要绝对化。好媳妇难为无米之炊,改革开放也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从不得不用小艇拼刺刀打大舰,到可以同时开工三艘现代化航空母舰,那是全体国民奋斗40多年才积累的财富。而再看70年代,国民经济相当困难,国家养军队乏力,不得不自力更生养猪种菜,大量部队大量时间去搞副业,军事业务自然也就难以保障。一到平转战,参战29个陆军师有22个都是副业为主的乙种师,临阵磨枪上战场,能中规中矩不出洋相就不错了,还要求什么精锐之师百战百胜呢?不要说79年,当年坚持八年抗战的晋察冀,20多万部队长期自己保障种粮经商,战斗力不进反退,一联合作战那也是漏洞百出一塌糊涂,从大同集宁到张家口连连败北。经济基础决定论,规律都是一样的。

 

三是越南人好不好打。这个问题观点也相当分裂,有说越军连打了30多年仗,战斗力很强不好打;有说越军只会打游击战,大兵团作战不灵不难打;还有的说我军才是游击战的祖宗,越南人是从陈赓大将顾问团和南京军事学院、昆明步兵学校学的,打起来全面碾压他们。那么哪种观点更靠谱呢?

 

首先问一下,谁是游击战的祖宗?去看看历史,从五代以降,宋元明清历次征伐交趾,最后都让人家打回来了,是败给大军对垒了还是败给游击战了?不说越南人是游击战的祖宗,至少人家的经验是有史以来的,不懂历史可以看书,不要满嘴跑火车好不?再说到从陈大将到军校教越军,教的不是他们去打游击战,而是正规化、现代化,破除游击习气,养成大兵团作战能力。谈历史,不能想当然。

 

其次要看79年这一仗的基本过程,越军主要采取“一线决胜”方针,靠一线部队顽强抵抗,而二线预备队则迟迟不动,等待苏联支援。于是我军将战区要点和主要交通线基本占领,却打不到越军大部队,只好拉网合围、小群多路清剿残敌。55军朱军长怎么说来的?“这仗打得怎么跟剿匪似的!”这种性质的作战,无论越军的单兵和分队战斗力多强,那也是有败无胜。你占领不了交通线,又无援兵,只能藏山里,时间一长给养耗尽,人没吃的还能作战吗?饿也把你饿垮了!高平战区上万越军被打散在上千平方公里山区内,很多人就是活活饿死的。这样打了28天,我军清剿作战的战果占到了全部歼敌的一半。

 

回忆一下抗战的时候,从41年到43年,日军对华北连续扫荡,大搞“囚笼”战术,八路军遇到空前困难,损失极大。你装备火力不行,正面打不过日军,守不住根据地,只好撤到山里,交通线尽失,时间长了没粮食,只好吃黑豆树叶,老百姓要种地,不能长时间跟你“跑反”,也纷纷回到敌占区,这样部队七零八碎,东躲西藏,再有什么高明的游击战术也使不上劲。日军占完点线后就封锁你,抗不住饿你得出来找仗打找缴获,可一交手不是那么回事,个个饿得腿打晃,看着眼前山头运半天气冲不上去,平型关时的老红军战力已没了五分。仗一胶着就坏,日军占着交通线,电话电报通讯快捷,卡车自行车马队机动迅速,哪有声响往哪支援,网格化很快就到,这仗根本就没法打。《亮剑》塑造了一个那么牛的李云龙,照样有几集被撵得丢盔弃甲。左试右试,最后只能选择避战为主,自己种粮种菜,艰苦度难关。还当部队愿意扔下枪拿锄头呢,那不是没办法吗?战争,不是只看宣传能理解的。

 

纪念对越自卫还击作战42周年,歌颂的文章已经很多了,说点沉重的话题,留下一些思考,想必够得上“有用”二字。一如既往,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