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博学:立陶宛的转向

0
76

1990年立陶宛最早脱离苏联独立。 图为陶宛首都首都维尔纽斯金融区,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1990年立陶宛最早脱离苏联独立。图为陶宛首都首都维尔纽斯金融区,撷自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上个月,盖亚那的台湾办事处,遭受老共打压,胎死腹中之后,比盖亚那更大咖的立陶宛来了,台湾办事处将在月底建立,老共外交部已经气急败坏,警告立陶宛不要被台独利用。

立陶宛脱离苏联独立

位于苏联帝国边陲的立陶宛,是波海三小国之一,人口300万上下,人口在2011年最多统计来到350万,去年调查时却下降到290万,老化速度很快。立陶宛在1940年二战期间,被苏联占领,1990年,苏联崩盘后脱离苏联独立,长达50年的苏共殖民政策下,被视为立陶宛的耻辱,立陶宛在脱离苏联之后,快速民主化。1989年,波海三国动员200万人,民众出动手牵手,牵起要求自由和人权的「波海人链」,震撼国际社会;2004年,立陶宛被接纳成为欧盟一员,目前使用欧元,境内也以立陶宛母语和波兰语为多数。立陶宛脱离苏联后,境内不愿意归化的俄罗斯人,多数已经离开立陶宛,因此俄语变成少数语言,过去50年,俄语是国家语言,立陶宛独立后,「去俄罗斯化」的工程,被视为转型正义的重要工程,在经济自由化之下,国民所得来到2万美金,几乎是俄罗斯的一倍,这种情况在拉脱维亚和爱沙尼亚也出现,资本主义和共产主义制度的比较,优劣相当明显。

立陶宛决心和台湾来往,是经由国会议决,这个决心不小,因为,立陶宛必须先脱离中共在中东欧所建立的17加1经济合作协议,中共利用苏联崩盘后,立即抢进中东欧华沙集团国家,扮演重要脚色,由于共产意识形态相同,中共很快取代苏联在中东欧的地位,看准中东欧国家经济发展衰弱,中共变成经济发展的带领者。最早的时候,在布拉格、布达佩斯到处可以看到来自中国的小贩,贩卖低品质的中国商品,但是,随着中国的经济崛起,来自中国的资金,已经从小贩变成国营大企业,正在中东欧到处购买过去苏维埃共产时代华沙集团国经营不佳的国产事业,变成中共夺取的目标,但是,很多中东欧国家坦言,中共的投资承诺,经常言而无信,很多国家并未受惠。这几年,中共经济下滑,加上武汉瘟疫蔓延到中东欧,很多国家对中共的印象已经大打折扣。

红色资金渗透中东欧

中共红色资金在中东欧的渗透,扮演了过去苏联的脚色,于是,在这些地区呈现两个世界,一个世界是加快民主化进程,努力抛开中共,另一个世界则是被中共拖累,造成民主化进程的落后,例如:罗马尼亚、保加利亚、南斯拉夫、匈牙利以及巴尔干半岛,书写《东进鞑坦》的作家罗柏凱普兰分析说,「苏联崩解后,实施共产主义的华沙集团,在重生的过程,出现两种社会样态,主要原因是历史上基督教和回教的遗绪」,简单说,历史上是哈布斯堡王朝统治的基督教地区,例如波兰,捷克,很快走向民主,属于鄂图曼帝国穆斯林统治的地区则比较挣扎,如果,更远一点到中亚和里海地区,这些国家属于旧苏联的附庸国,民主化速度更加缓慢,而在中共快速崛起之后,取代苏联,如今,这几个国家政变频传,在民主和独裁之间拉扯,社会动荡剧烈,给中共可以利用的机会,中共靠着「一带一路」拓展政经实力,中亚诸国已经变成另一个东方专制主义中共的附庸。

1917年,苏维埃革命推翻沙俄之后,看准中国的东方专制主义温床,共产国际预谋把中国变成共产法西斯的成长沃土,开始培植中共,以至于推翻清帝国之后的国民党,实施行宪三阶段,先独裁后民主的策略,无法完成,中国的民主化运动,从五四运动以来充满希望,最后还是胎死腹中,如今,被「港版国安法」捆绑的半民主之地,香港也在228当天寿终正寝。

没有被「武汉瘟疫」打倒的台湾,因为半导体工业发展成功,正在带领五G世界的来临,台湾从国际孤儿跃升为国际宠儿,立陶宛的转向,证明民主国家和集权国家的斗争,已经开始,台湾扮演重要脚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