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自卫被迫杀死维稳黑帮人员的重庆维权人士崔斌被判死缓

0
246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21年4月11日,本网获悉:被中共当局长期迫害的重庆维权人士崔斌自2020年4月28日突然失联,后获悉:崔斌是自卫被迫杀死了维稳警察派去迫害他的维稳黑帮人员后遭到拘捕起诉判刑,一直关押在重庆万州看守所。

近日,重庆维权公民前往万州看守所给崔斌上账,遭到拒绝,后经询问得知崔斌已被判死缓,已由重庆万州看守所转到重庆蜀都监狱关押。

崔斌早在2012年,因见义勇为,帮助消防武警官兵救人时,膝盖被武警踩伤,从而造成二级伤残。但重庆市政府不仅不依法承认他的见义勇为行为,更不按照相关法律政策给予奖励和救助,在万般无奈之下,他被迫走上了上访之路。期间,多次遭到重庆维稳部门删帖封号、监视居住、非法拘禁、拘留、殴打等一系列迫害。由此,崔斌由一位访民,逐渐成长为一名关注社会公正的维权人士。

2015年因在北京二中院围观浦志强案而被抓进久敬庄,被关押四五天。

2016年参与声援郭飞雄签名活动,并在高笋塘步行街广场公开绝食以示声援,再遭“传唤”。这次“传唤”,“升格”在审讯室进行。坐在“审讯椅”上的崔斌,面对警察国保“你是在同政府作对”的严厉斥责,崔斌毫无惧色,理直气壮地反问:“郭飞雄有病难道不该得到有效的治疗吗?中国公民没有人权,所以我们要争民主、争自由、争人权!”

2016年3月两会期间,崔斌因在北京拦截两会代表车辆,被打伤后又被行政拘留,但因其残疾严重拘留所不收,在重庆驻京办被关了5天黑监狱。之后被地方警察押送回家,再遭万州警方”监视居住”软禁一年。期间因外出没有事前“报告”,被行政拘留10天。

2017年8月,崔斌背着写有“孙政才独裁暴政腐化之风还在重庆漫延,重庆人民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的牌子在高笋塘步行街广场游行,之后又穿着印有“当人民恐惧政府即为暴政”文化衫拍照并在网上传播,又遭“传唤”、“抄家”。

当地维稳部门一直是崔斌为“眼中钉肉中刺”。2016年5月26日崔斌就曾遭受过一次黑社会人员的殴打,那次是因为他进京上访,被重庆维稳部门所忌恨,于是他们指使黑社会人员用杀猪刀砍断了他双手的八根筋健和三根手指骨,并且全身多处被暴打砍伤。

崔斌的处境日益艰难。长期以来,崔斌一直在当地警方的严密监控中,并被以各种方式,限制或变相限制其人身自由,尤其外出受到更明显的限制。2018年4月26日被殴打后,5月9日夜里12点多钟,施暴者公然“找”到崔斌家,威胁说:你看我打伤你有事吗!一点事都没有。面对极其恶劣的险境,他拨打了四、五次110,20多分钟后,派出所才来人把他们带走。

近年来,崔斌一直遭到当局迫害,屡次被不明身份的人员多次骚扰甚至遭到殴打,当局派出所警察也多次威胁崔斌,在崔斌长期遭到威胁,人身自由得不到安全的情况下,当局派人再次上门维稳,不知道当时现场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才导致崔斌自卫杀人?

崔斌曾多次向维权朋友诉说他可能会被当局迫害致死,崔斌多次在网上为其他受到迫害的人呼吁,还为坐牢的政治犯捐款等,“六四天网创始人黄琦”从被抓捕到判刑,崔斌多次建群啦人为黄琦声援呼吁,也多次给黄琦妈妈打电话声援呼吁等等。因为声援黄琦被当局多次威胁不能为黄琦发声,崔斌多次声援他人也是当局迫害他的原因之一。现在他被判处死缓,需要社会各界予以更大的关注。

对崔斌的境况,本网将持续关注。

重庆维权人士崔斌被判死缓

【民生观察2021年4月11日消息】2020年4月底,重庆万州区维权人士崔斌杀死打他且长期限制其人身自由的维稳人员而被捕入狱。近日,重庆维权公民前往万州看守所给崔斌上账,遭到拒绝,经询问得知崔斌已被判死缓,已由重庆万州看守所转到重庆蜀都监狱关押。

2020年4月28日,重庆万州区维权人士崔斌突然失联,后经多方了解获悉,崔斌杀了一个五十多岁的陈姓“维稳人员”,后遭拘捕判刑。

2020年9月13日,重庆维权人士李运生、危文元、赵亮、陈明玉、唐云淑等人,曾到重庆万州区看守所、龙都派出所和崔斌的住处了解崔斌案情,但未获知其具体情况。

2021年4月8日,重庆公民李运生、郭兴梅、赵亮、唐云淑等再次到万州看守所给崔斌上账,看守所警察说要直系亲属用微信扫二维码注册,且要输入崔斌身份证号码才能上账;后又听说,崔斌已被判死缓,现关押在重庆蜀都监狱。

据悉,2012年崔斌因好心帮助消防队救轻生的陌生人时被消防兵踩伤左膝半月板,后因消防中队推诿责任,得不到最基本的治疗而被逼迫上访,多次到国家信访局没有结果,因消防是武警作战部队。

2016年3月两会期间,在北京天安门西路口因阻拦两会代表的车队(找人大代表拦轿申冤)被抓捕押回重庆万州后,被双河派出所软禁严管看押监视居住一年,未给任何法律手续,被长期看押不允许再到北京上访。

因奔走维权,崔斌被地方国保从2016年软禁在重庆万州至今,一出万州很快就会被国保用高科技手段监控抓回不给法律文书拘留。

2016年5月15日,崔斌被当地黑社会不法人员毒打被砍断双手八根筋腱和砍断三根手指骨,全身多处被打伤砍伤……在网友们的呼吁声援下行凶的黑社会分子才被抓捕轻判8个月,法院至今没有审理宣判对崔斌的刑事附带民事的任何赔偿。

2018年4月,崔斌被地方维稳部门指使黑社会和吸毒人员构陷迫害,被打伤至右耳膜穿孔、颈椎三四五损伤、脑震荡综合症以及全身多处软组织损伤。多次报警不立案,不处理,不给任何结果。

2019年2月15日下午,崔斌被双河口派出所传唤到万州区国保支队,牟支队亲自审问崔斌并做了笔录,签字扣押了一部手机,在遭到人身威胁后被告知听候处理。

2019年4月2日晚上9点,崔斌再次遭到黑社会吸毒人员上门警告威胁恐吓,威胁崔斌说“一根牙签就能杀死你,牙签上涂剧毒,就是龙都派出所让我们来找你的,我让龙都派出所来抓你……”。随后崔斌拨打110报警,在龙都派出所警察来处警前的五分钟,黑社会人员在接了一个电话后走了,然后龙都派出所警察来处警了解情况后,什么也没有说就走了。

崔斌在多次遭到殴打被打成重伤后,一直拖到现在,至今都没有得到龙都派出所的解决和依法处理惩处凶手,现在黑社会分子又上门卷土重来叫嚣要杀死他。

崔斌本是一个因见义勇为行为而受伤的人,不但没有得到及时医治,也没有得到相关部门的讴歌和赞扬,反而被迫害、软禁、被打伤打残、被恐吓,落得个身残命不保。

重庆维权公民表示,崔斌是一个见义勇为的勇士,这些年一直遭到当局迫害,被不明身份人员多次骚扰甚至遭到殴打,当局派出所警察也多次威胁崔斌,在崔斌长期遭到威胁,人身自由得不到安全的情况下,警察再次上门维稳,不知道当时现场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导致崔斌自卫而杀人。

2019年2月,崔斌曾在公开发表的声明中提到,他可能会被当局迫害致死。崔斌曾多次在网上为其他受到迫害的人呼吁,还为坐牢的政治犯捐款等,这也是当局迫害他的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