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中国男人欠缺的群体羞耻感

0
作者提供

昨天我在光传媒发表的题为《强权治下的举国绿帽》的文章。

“当一个国家的女性可以被官员肆无忌惮地进行性勒索时,我们所有男性公民其实都已经被戴上了这个时代耻辱的绿帽子。邪恶体制不灭,耻辱常在。”

推特上有推友回复我:“认同兄弟这个集体绿帽子概念。 历史上蒙古入主中原之后,尤其在今天的江浙沪一带流行摔头胎的现像。那就是大汉族彆屈、杠龟、无血性的所有表现。 为什么摔头胎,就是因为地方官霸占民女初夜权的结果。 正史上不记,因为太TM羞着祖宗。只有地方上的一些个人著述才能拼凑出当时的全貌。 悲哀啊!”

中国男人有一句流传极广的话“杀父夺妻,不共戴天!”

这是一句看起来很有血性的话语—杀我老爹亲,抢我老婆,我就跟你拼命!

这是一种雄性动物本能的地盘意识,也是基础的羞耻心。

然而多数中国男人的这种血性和羞耻心,貌似只局限在“小家”范围之内。

他们对伤害自己家庭成员的人可以勃然大怒、奋起抵抗。

然而当他们面对社会群体中的他人的被伤害时,很可能选择回避,视而不见。

他们也许在意群体带来的个人利益,却并不愿意承担群体责任。

群体如果没有因为群体内其他成员遭受屈辱而产生的群体羞耻感,那么这种群体必定永世为奴,毫无翻盘希望。

这不是集体主义思维,是公众道德感。

当我们有意或者无意地构建出一个失序的社会,我们应该为个体的冤屈承担责任,而不是泰然旁观!须知集体绿帽之耻,才能有驱逐邪共之血性!

唐慧女儿被轮奸,我们没有发声。

夏俊峰自卫反击杀死城管被判死刑,我们没发声。

冀中星被联防队打残,我们没发声。

雷洋被警察错认击杀,我们没发声。

我们的喉咙坏掉了?还是公德不见了? 我们以为发声太危险,然而全民噤声才是毁灭性的行为。 政权希望我们不出声,如他们所愿地走入牲口圈舍。

中国男人需要有集体羞耻感,需要有正念和血性!

中国男人需要担当起历史使命,在这个荒谬时代去“破而立”,构建新的有序社会。

那是小家庭需求,也是大社会运转有序的必须。

被人杀父夺妻固然可耻可恨,被恶政暴凌甘做牲畜难道不屈辱可憎?

中共集权处心积虑地在中国制造散沙化、懦弱化、忍辱化群体思维,目标只是延续他们非法的罪恶统治!

无论受奴役,遭凌辱的是我们个人还是我们归属的群体,我们都没理由不去抗争。

那是尊严,是体面,是使命,也是责任。

(葵阳 写在2021年5月2日星期日 斐济苏瓦 时间下午1:35)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