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妮珂的2021,谁的冰河世纪?

0

今天在推特看见一位推友发送的推文:“香港有一位女士,名字叫曾妮可,出生于广西,2002年嫁到香港。 她在2014年参加了和平占中运动,她也曾在台湾立法院门口呼吁反对一国两制。 2019年反送中运动,她多次参与集会和游行。 如今有消息指出,她今年4月回中国广西探亲之后,就被党国公安绑架被消失。”

猛然想起,我也很久没见这位妮珂发推了。

我跟她是互关好友,如果我没记错,她还有另外一个叫妮珂的推特账户,我也关注了。

我从2019香港反送中运动开始,就在关注这位推友。她属于行动派民主战士,出现在香港人民争取民主、自由、人权的各种活动之中。一直在努力宣传、配合、支持、联络香港抗争前线的自由斗士们。她的推文简练、直接,情绪非常稳定,是一位成熟、执着、干练、目标明确的抗争者。

然而,妮珂突然消失了。据说是4月回中国广西探亲,然后被当地警方秘密抓捕,从此杳无音讯。

我没有办法去核实这个消息,然而根据妮珂的发推规律,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新,她一定是遭遇了什么意外!

中共政权早已是臭名昭著的警察社会。尤其是习时代的2018年12月7日公安部部长办公会议通过《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更是非常直截了当地扩展了警察的“执法权限”,并且给警察的执法疏漏错误赋予了最大程度的免责机制。

当警权不再受限,一个社会的公平和安全便进入动荡时期。人类世界最邪恶的三大社会形态—政教合一、军政府、警察社会之一的警察社会,便顺理成章地诞生了。

过去几年,我们见证了太多的中国警方滥用职权秘捕异见人士、民主人士、维权人士和宗教群体骨干。

“709维权团体”中的王全璋。

陕西维权律师高智晟。

四川民间异见人士黄琦。

四川遂宁异见人士新泰乡中学数学教师潘建。

还有已经入籍瑞典的“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敏海。

还有澳洲籍“民主作家”杨恒均。

澳大利亚记者成蕾。

还有难以计数的法轮功成员和民间维权人士。

此类种种,无法尽数。

他们都是中共政权“无法容忍”的人物。

他们几乎都是被中共警方秘密抓捕。

没有出示逮捕令。

事前事后未曾通知当事人家属。

不公示关押地点和案情讯息。

不允许家属探视甚至联系。

不允许当事人会见律师。

一个个风华正茂正直体面的公民,突然就从社会中消失,无影无踪,就像从来不曾出现过!这是一种多么可怕的社会现状,让人细思极恐,不寒而栗!

如果说在大时代中,这些突然消失的人是无足轻重的小人物,那么时任国际刑警组织主席的中共国公安部副部长孟宏伟,也是这样被秘密逮捕,长时间言无音讯的!

恶政之下,全无人物。

这世上到处都是小人物,但在公民权利方面,根本不用区分大人物或者小人物。

我们需要公民权利,我们需要法治宪政,我们需要天赋人权。

中国共产党治下的中国,已经是一个深不见底的人权黑洞。公民连基本的生存保障都严重缺失,更不用讲其它权利。

公元2021年,是普世价值照耀全人类的新世界。

然而中国人在中共制造的人权黑洞里,阴冷得仿佛置身于冰河世纪!

我在这里祝福网友妮珂能平安归来,结束她命运多舛的2021。

我也希望中国人民尽快终止中共的非法统治,走出这人权的冰河世纪。

(葵阳 写在2021年5月7日星期五 斐济苏瓦 时间下午9:55)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在本刊编辑编排发布此文时,收到葵阳来信。他表示无法确认妮珂事件的真实性。但我们仍然发出此文,因为无论香港的妮珂是否安好,中国还有成千上万被秘捕被构陷的‘妮珂们’需要我们的关注与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