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盛顿, DC.

24 7 月, 2024 2:11 下午

本月退党人数: 5
总计退党人数: 5

防止病毒的广泛传播,截至5月6日,德国已有超过3260万人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占总人口的30.6%。 示意图/撷自DW新闻影片防止病毒的广泛传播,截至5月6日,德国已有超过3260万人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占总人口的30.6%。示意图/撷自DW新闻影片

新冠病毒迫使德国人戴上口罩,迄今已一年有余。这口罩戴上去不易,谁知要退下更难。近一个月欧洲疫情大回潮,德国自然随波而起,记录几笔我的所见所闻,与朋友们分享。

德国疫情数据居高不下

德国第三波疫情再起,这一阵,梅克尔总理一直在采取措施,她数次强调,不希望看到每天新增10万以上的感染病例。

大部分商店依然紧闭。饭店、快餐店、咖啡馆等,只能外卖。食品超市时常须排队领牌进入,市场内均限制一定人数。建筑市场、花卉市场、理发店等,需要网络上预订,并出示快速检验阴性结果,方能入内。复活节后,德国实施宵禁措施,晚上10点至凌晨5点之间不得外出。

尽管德国近期疫情数据持续居高不下,但有些城市周末还是爆发反对政府防疫政策的游行示威,德国警察每次投入大量直升机、高压水枪等,以驱散不顾禁令仍坚持参加抗议活动的人群。每一次示威抗议现场,很多人既不戴口罩,也不注意保持安全距离。

5月5日新增感染人数为22,458,最近7天的平均值是16,847人,累计数高达近350万。5月5日新增死亡251人,累计死亡人数已超过8.4万。

荷兰边境被封锁

为防止病毒的广泛传播,德国政府已经关闭了与几个邻国的部分边界,对边境实施管控。荷兰疫情尤为严重,被德国划为「国际高危险区域」。

笔者居住在距离荷兰边境15公里小城镇,通常每周六会驾车去荷兰农贸市场采购果蔬海鲜,可说是近水楼台、价廉物美。4月20日开始边境被封锁,24日是周六,我自作聪敏,这一带路况烂熟于心,荷兰与德国的边境线长达两百多公里,通道无数,心想德国哪有这么多警察来检查呢?我一路循小道而去,果然路途畅通,轻易过了荷兰边境,边界的牌子下并无警察踪影。到了荷兰集市的停车场,只见往日早已停满车辆的泊车场,且多半是德国车,彼时只有稀稀落落几辆车子,几乎没有德国车,心中顿生忐忑,匆匆采买好赶紧打道回府。

德国荷兰边境管制路障。图/田牧提供

一次越境成功,心存侥幸的我,几天后又驾车去荷兰,打算离边境不远的花卉超市购买鱼食。行驶至荷兰边境,只见一溜7-8辆德国警车,拦截于道中,对荷兰过来的车子逐一严查。太太走过去咨询警察,我们是否可去荷兰?警察一脸严肃答道:如果没有快速测试阴性结果,一辆车罚款400欧元!我们只得悻悻地掉头返回。

德国警察对荷兰过来的车子逐一严查。图/田牧提供

注射疫苗种种

截至5月6日,德国已有超过3260万人接种了至少一剂新冠疫苗,占总人口的30.6%。

德国正在抓紧普及注射疫苗,可说是采用成批成量的注射方法。比如:科隆市注射疫苗安排在展览馆内,约有80位医护人员排着长龙同时为市民注射疫苗,斯图加特市采用麦当劳汽车外卖通道,为市民进行免下车注射疫苗。

尽管牛津的阿斯利康疫苗名声欠佳,但德国市民依然蜂拥接受注射,反而亚洲人比较在乎,多半回避阿斯利康。我的好几位中国朋友都对我说:我不接受阿斯利康,虽说遇到不测仅是非常小概率事件,但是谁要是遭遇了,就是百分之一百的悲剧。好在选用哪一种疫苗,德国还是尊重与尽量满足市民的选择。德国人也讲「榜样的力量」,德国的总统施泰因迈尔、总理梅克尔就带头注射阿斯利康疫苗。

4月27日,笔者第一次注射了辉瑞疫苗,六周以后将注射第二针。

看到印度的情况如此悲惨,新近的德国​​情况也不容乐观,赶紧注射疫苗乃为上上策,于己于社会有百利而无一害。

Search
光传媒 Youtube
  • 光传媒顾问团 >>>
    鲍彤  蔡霞  陈光诚  陈奎德  程凯  慈诚嘉措  冯崇义  傅希秋  胡平  金钟  李进进   鲁难  罗胜春 茅于轼  潘永忠  宋永毅  苏晓康  王丹  王军涛  王志勇  席海明  张伯笠  张伟国(按姓氏笔画排列)
    光传媒专栏作家 >>>
    鲍彤 北明 蔡霞 蔡慎坤 程凯  陈奎德 陈光诚 陈建刚 茨仁卓嘎 丁一夫 傅希秋 冯崇义 高瑜 高胜寒 郭于华 古风 胡平 金钟 李江琳 林保华 潘永忠 苏晓康 宋永毅 田牧 王志勇 王安娜 严家其 郑义 张杰(按姓氏笔划排列)
    最新汇总 >>>
  • notfree
  • 新英雄传·1949年以来民主义士专辑>>>
  • WP Twitter Auto Publish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