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小我的时代责任

0

海兰泡惨案.jpg海兰泡惨案中被俄罗斯屠杀的中国人

从前读鲁迅《热风.随感录》,他讲“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鲁迅的观点显而易见,他认为社会的进步不一定非要轰轰烈烈的大革命。年轻人从细微之处着手,循序渐进地给社会注入积极的元素,即便这种改变很微弱,但也是相当行之有效的。

然而,中国的年轻人,做到了么?

一百年过去了,时代进化到鲁迅当年做梦都无法企及的高度,然而中国年轻人的本色和状况,似乎没有丝毫的改变。

百年时光,回头看时,似乎也只是“转瞬即逝”罢了。

从老舍的话剧《茶馆》中去细细体会。

这一百余年我们经历了很多,无论时满清,还是民国,或者时共产政权。其实社会形态和国人人性一直都在原地踏步。

捕快变成了巡警,现在是维稳前线的可以肆意杀死徐纯合或者雷洋的公安干警。

刘麻子唐铁嘴传承骗术给了他们的儿子,于是有了王林贾跃亭。

做实体被政权打压瓜分的秦二爷,如今变成了马云刘强东。

三德子们依然傍附着体制内人士在替人谋财消灾,比如帮周永康干脏活的刘汉。

常四爷这种人还是会因为仗义执言身陷囹圄,遭遇官府的无情羞辱和打压一如王全璋和黄琦。

大大小小的“沈处长”们,那是左拥右抱,开怀大笑,盆满钵满,福泽子孙。貌似出事前的赖小民。

王掌柜“改良”大半生,还是追不上时代和人性的堕落。所以他会说“那帮……过得他妈有滋有味儿的!”

其实时代从不曾改变,只是王掌柜从没能参透并且成功迎合时代的节点。新时代的王掌柜何其之多,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养家糊口很艰难,正在忙于应付工商税务城管消防质检卫检的勒索,还要卑躬屈膝去面对所有的权贵人等。

皇上、大总统、主席。独裁的中国只换旗帜,没有改变只手遮天的专治。

走到当下,信息时代已经把人类社会应该有的阳关大道展示给了中国人。民主制度的优势突出且显而易见。

中国的年轻人们非常明白,唯有结束独裁专治,走向民主宪政,才是社会改良,民生跃升的唯一出路。

然而,知与行,真的能够步调一致?

都知道推翻政权是唯一出路。

多数中国人,终其一生甚至都逃不过原生家庭的陋习缺陷。要幡然醒悟推翻政权?那更是难上加难。

两千多年的“愚忠、痴孝、大一统”洗脑,让中国人已经丧失了突破思想与人身桎梏的方法和勇气。

愚忠让中国人天然臣服和效忠集权中心,走不出否定政权和寻求变革的步伐。

痴孝让中国人沉溺于消极服从之中。在原生家庭的陋习与缺陷中进行“鬼打墙”一般的循环犯错,把固有的谬误刻录进遗传基因,一代误导一代,无力突破。

至于大一统,更是恶臭无比的糟粕思想体系!迫使中国人深陷民族主义、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的泥淖,任由统治者愚弄操控,无法脱身而出。

鲁迅与老舍,并不显着特别的聪慧和高明。他们当年能看懂的世相,如今我们也能看懂。

然而我们始终没有勇气去做脱胎换骨的变革。

自私、消极、短视、懦弱似乎成了中国人的遗传基因,也理所当然地把被压迫被奴役变成了中国人的宿命。

当然,人类文明进程滚滚向前。落后太多的我们不会放弃,也没有理由放弃。

小我无大能,但可以从摈弃愚忠痴孝大一统思维开始,正视错漏谬误,勇敢质疑强权,寻求真理和公正。

“ 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像萤火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

明于本心,信以光明,行在此生,始于足下。

为苍生计,责无旁贷。

(葵阳 写在2021年5月14日星期五 斐济苏瓦 时间凌晨1:15)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