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菁: 牛棚里剃“阴阳头”的“牛鬼蛇神”

0

 

被称为“十年浩劫”的“文化大革命”是在中共完成造神运动后,一个大脑代替几亿大脑的一种灾难,几乎全民参与,每个人都受到了触及心灵的改造。 “一言堂”成为合理,老百姓盲目迷信。在“怀疑一切、打倒一切”的极左思潮中,受到迫害的人无计其数。

在所有被迫害的人中,有被定为“现行反革命”、“叛徒”、“特务”等被关进监狱的,还有一时难以定性,被送卫戍区由解放军战士看押的,大多数是那些被人为加上一些罪名“牛棚”的,被统称为“牛鬼蛇神”。

“牛鬼”一词,古以有之,指传说中牛头马面之类的鬼类。中共宣扬无神论,但却在1966年6月1日的党媒《人民日报》上发表了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将“牛鬼”与“蛇神”归为一类,自此,“牛鬼蛇神”成了“文革”中一顶最厉害的帽子,简直是一项可以剥夺人一切权力的“法外罪名”。

这个词泛指“文革”中揪出的一切“阶级敌人”,包括地、富、反、坏、右、走资派、资本家、叛徒、特务、现行反革命、历史反革命、三反分子、资产阶级反动权威、变色龙、小爬虫、阶级异己分子、黑线人物、里通外国分子……总之,包罗万象,内涵丰富,用途极广。随着“革命”的深入和运动的需要,该词语的内容尽可无限伸延。有人说,当时揪出的“牛鬼蛇神”之多,几乎可以组成一个庞大的“阴国”。还记得中共宣传中说到: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可是,谁又能说清,在这场“文革”的浩劫中,中共又把多少人重新变为了鬼?

施加在心灵上的酷刑——阴阳头

有人曾写道:一从剃度阴阳头,自难久为阳世人。“阴阳头”是“文革”中的一项专利发明,被十分广泛地施用在“牛鬼蛇神”们身上,剃“阴阳头”对人的杀伤力主要体现在对被害人精神上的摧残,是一种极其侮辱人格的处罚,比之皮肉之刑残酷得多。

无论“牛鬼”是男是女,或老或少,当时,只要“革命群众”认为是“革命需要”,便可以将“牛鬼”的头强行按住,剃去一半头发,留下一半,理成一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奇特发式。这种一边黑、一边亮的发型被称为“阴阳头”。

哪怕平日形象再端正之人,一蓄此头,形象便遭大损。在“革命群众“眼里,这样可以使得“牛鬼”们见不得人,或见了人就惶惶避开,从而达到防止他们“乱说乱动”的特殊效果,更不能跑出去“煽阴风”、“点鬼火”,保证我“无产阶级铁打江山千秋万代永不变色”。

“文革”中某学校一老师被揪出后,剃了“阴阳头”,他感到无端遭辱,精神受到极大刺激,仅几天便成了个痴痴呆呆的疯人。某单位一位女干部被剃“阴阳头”后,半边头发披散、半边头皮锃亮,一副残相。路人过而不忍目睹,亲生女儿见面亦不敢上前相认,自然与其“划清了界线”。该女干部孤愤难言,最终选择轻生,悬梁自尽。

法外私刑之地——牛棚

“牛棚”是指“文革”时民间广泛私设的带有监狱性质的关押“牛鬼蛇神”的地方。“牛棚”一般选择废弃不用、残破不堪的简陋棚屋,或非常阴暗潮湿、形同囚室的房间。沦为“牛鬼蛇神”即非人,便得忍气吞声过这样失去自由和尊严的非人的生活。

“牛鬼蛇神”不但被非法关押进“牛棚”里,而且不定期地被随时像展览动物一样地拉到大街上去游斗示众。被关进“牛棚”的人,处境跟牛马无异,像牛马一样任人蹂躏,如剃“阴阳头”,抹“黑鬼脸”,带上侮辱人格的标识牌;随时被罚站、罚跪、辱骂、殴打等。他们受到严格管制,不准私自回家,不准与亲友会面,不准相互交谈,不准两人同时去厕所,不准对外串连等等,总之,按当时的说法,做为阶级敌人,“牛鬼蛇神”们“只许规规矩矩,不许乱说乱动”。

白天“牛棚居民”要外出参加劳动改造,被迫像牛马一样干活。不分男女,不论年老体弱,一律要干那些低人一等的脏、苦、累活,如打扫厕所,搬石头,扛木头,倒垃圾,拔杂草,运煤等。晚上回到“牛棚”还要写检查、写交待、写汇报,一旦写的东西被认为不够有份量的,就会被罚不得吃饭、不得睡觉。“牛棚”里还时时召开批判会,要求“牛鬼蛇神”们互相批判、互相揭发,因为监控者认为这样互相间“狗咬狗”很有好处,可起到分化瓦解“反革命营垒”的作用。

在“牛棚”里,一切有严格的规定,必须无条件执行,早上起来,要首先虔诚地向毛主席请罪,数说自己的罪行,表示悔过自新的决心,然后才可去领饭;晚上,要向毛主席汇报思想、汇报认罪态度、汇报白天劳动改造的心得体会,然后方熄灯就寝。而“牛鬼蛇神”们只能集中睡通铺或地铺,不准睡容易滋生修正主义的“温床”。

“牛棚”是中共发明的残害人类尊严、践踏人类法律的私牢,所揭示出的形形色色对人的侮辱无法尽数。如某地发明的“谢饭歌”,充满了对“牛鬼蛇神”的轻贱。这种“谢饭歌”不论饭前饭后都要唱,要求集合排好队、齐步走,同时踏着拍节唱歌。“牛鬼蛇神”谢饭歌的歌词是:“我是牛鬼蛇神,我有罪,我有罪,我有罪。人们向我专政,我要低头认罪。老老实实改造,决不变天复辟。若有乱说乱动,把我脑袋砸碎。”

“文革”中极左思潮对人性的践踏,对人类道德的摧毁堪称人性的灾难。住过“牛棚”,做过“牛鬼蛇神”,经历过“文革”灾难的人们渐渐老去了,年轻一代渐渐成长起来,只有从根本上认清中共才是中国种种灾难的源头,才能避免这种灾难的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