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话:「十年前梁晓声说」中国如回到文革,我要么移民要么自杀

0
图为知青文学图片

图为知青文学图片 网络照片

十年来,除了记着前总理温家宝在2013年3月中国“两会”结束后召开的答记者问时说的:“没有政治体制改革的成功,经济体制改革不可能进行到底,已经取得的成果还有可能得而复失。社会上新产生的问题也不能从根本上得到解决,‘文化大革命’这样历史的悲剧还有可能重新发生。”此外,也还记得当年著名作家梁晓声曾说过一句听着让人脊背发凉的话——容后再说。

早上六点多,正在作文,见网友转来一微视频,点开一看一听,视频中的女人真是嚣张之极。也不知哪里来的疯婆子(后来得知这是在郑州紫荆山,疯婆子是郑州67届初中毕业生),竟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妖言惑众,肆无忌惮地反对改革开放。看她举手高呼的那个劲头,真是跟文革时期像极了——这正是念念不忘文革者的标识。中国大陆不是有一项“寻衅滋事”罪吗,为什么不适用这疯婆子?这种人是打心底蠢出来——凡打心底蠢出来的人是无可救药的。这里容借用疯婆子喜欢文革时代的一句套话:她只有“带着花岗岩脑壳去见上帝了”。大家不要幻想这种人也会有醒悟的一天。

从其选择的日子(今年5.16),听其呼喊的口号(“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回归社会主义公有制”等等),便知疯婆子对改革开放怀有多么深的仇恨——中国改革开放之艰难,也由此可见一斑。文革虽已过去五十五年,仍有相当一部分人对文革念念不忘,把自己的疯狂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这是一群已经失去人性的动物,大家不但要提高警惕,而且要勇敢地站出来,对包括疯婆子这种人在内的一群大声说不。要让他们明白,他们是在逆历史潮流而动!他们虽然有一群,但还有更大的一群反对他们,鄙视他们——谁敢再次掀起文革,这群人会和他拼命!不管这疯婆子对“文化大革命”怀有多么深厚的感情,休想让其“再来一次”。

当然,话说回来,这个疯婆子以及她那一群当真怀念文革,国家可以划给他们一块地方,让她带上一群怀念文革者,让这些人自己去好好折腾。不然,想利用什么人的影响,拉历史倒车,再一次搞乱整个国家,估计很多人就是死,也不会答应!

十年前,也就是2011年,流行过这样一句话:“对现在不满就想回到过去的话,那就是二百五。”这话应该是作家梁晓声说的。也就在那年夏天,他公开说的另一句话同样被网民到处转发,甚至还出现了笔误:“如果十年后的中国还像现在这样,我要么移民,要么自杀。”他最后不得不站出来向媒体说明:“自己的原话并非如此,我要表达的原意是:十年后中国如果回到文革,我要么移民要么自杀。”现在正好是“十年后”,虽然不能说已经“回到文革”,但看看本文开头不久提到的那个疯婆子的疯狂,可以问一句:中国离“回到文革”还有多远?

一场所谓的“文化大革命”,给中华民族带来的灾难,仅就精神层面而言,可以说超过一场战争。“文化大革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文化革命,而是革了文化的命。大家想一想,文革爆发时中国人口中识字率大概尚未超过60%,可就是在这样一个愚昧的社会,居然又爆发了这种前无古人的文化浩劫,也就是说,在一个原本文化就不发达的国家,居然爆发了一场“要文化命”的运动,这是无论如何解释不通的。

这让人们不能不想,像疯婆子这种人之所以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定是有人宠着护着,或者说是环境使然,时代使然。为什么三十年前不是这样,二十年前也不是这样?三十年前这个疯婆子敢领着人群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万岁”这种口号吗?量她不敢。可现在她为什么就敢了呢?像疯婆子这种人一直在蛰伏,一直在寻找机会,现在觉得终于看到了“时机”,不用再遮遮掩掩,于是也就“赤膊上阵”,“拼着老命”反对改革开放,梦想“回到文革”。

既如此,我们这些坚决反对文革重演的人就应该反思,到底是什么原因让疯婆子这种人敢于如此猖狂?到底是谁给了疯婆子这种反对改革开放的勇气?中华民族已经“浩劫”过一次,难道真的还要经历第二次吗?!

现在哪怕不到一百年历史的一件根本不起眼的物件,就要称之为“文物”,可那些怀念文革特别是像疯婆子这种人难道不知道,一场“文化大革命”,也不知毁掉了多少珍贵的历史文物?五十五年前爆发的那场运动,无论从哪一方面讲,不仅是中国文化的灾难,也是人类文化的灾难,然而,从国家层面,还看不到有要制止这种“回到文革”的意思。那么,中国人,真的还想“回到文革”,再来一次“浩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