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明:华盛顿手记/屡扑屡起九死还魂-陈立群传奇6

0

华盛顿手记/屡扑屡起九死还魂· 陳立群传奇6 - YouTube民营企业家陈立群

编者按:2018年3月,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北明女士在专题节目“华盛顿手记”对异议人士陈立群女士进行了一场专访,并分成九个片段陆续播出。这里是根据采访节目整理的文字版,也将根据原标题和内容陆续在光传媒刊出。

陈立群:当时在温元凯教授那里做工,时间是一年多。那边有很多人知道我。86学运的时候,我也受到了浙江省安全厅和安徽省安全厅的注意。

北明:自由亚洲电台华盛顿手记专题陈立群传奇,欢迎您收听这个节目,我是主持人北明。陈立群,原来是个残疾人,上次这个节目我们通过陈立群的自述,您看到了这位79、89的资深民主人士,法庭上的公民辩护人、民间乡镇企业法制意识的培训员的另一个出人意料的社会角色,风生水起的生意人。这一集我们要继续看一看这位残疾女性经商下海究竟取得了多大的成就,受到过怎样的打压和整治,获得怎样的荣誉,又怎样对待这些压力和荣誉。

陈立群:我去到温元凯教授那里工作的时候,我带去了两个上海的民运人士一起过去,因为我觉得我自己一个人展开工作有困难,经过温元凯教授的同意,我从上海请了两位朋友,都是七九民运的朋友,到那边去一起工作,这也同时受到了上海有关方面的注意。

北明:残疾人陈立群在经营商业中的另一个特征也是无法忽略的,这就是她的首创性,她的经商经历充满了开拓性、实验性,以至于总体看上去令人难以置信。以下是她开创的8种企业和事业。
第一,杭州民联专修学校。
第二,杭州首家私营企业,杭州市东方技术智能开发公司。
第三,浙江省新需求贸易公司。
第四,浙江乡镇企业干部培训班。
第五,浙江多期法律培训班。这个培训班是与浙江省乡镇企业管理局合作的。
第六,浙江省丹农实业开发公司。
第七是浙江萧山苗木基地。
第八,中国加勒比海市场。
(补充第九,浙江省新需求园艺函授学校)

与此同时陈立群的身份也是极为多元化的,从低端手工穿珍珠的工人到高端科技研究所的所长,以及浙江私营企业的董事长和总经理。

陈立群:我还得给浙江日报、杭州日报写稿子。采访一些典型事件。

北明:他们发吗?

陈立群:发。因为像我们这样的人是属于公安的一处或者是国安部门管理的,他们很多资源不共享的。所以我在外面做一些事情,有些地方是不知道我的身份的。

北明:反正你总得要做事,你这个人好像不做事不行?

陈立群:不做事不行,像陀螺似的在那里转,一直要转,停下来不行,也停不下来,好像觉得精力特别充沛,使不完的劲,每天这思路也很活跃,整天就想着我该做些什么事情,朋友也多,找我的人也多,整天就在那里“头脑风暴”,整天就在那里想事情做。

北明:头脑风暴。残疾人陈立群是如此多能,她的成功率也并不低。1993年最高资产达2000万元,这仅仅是两年的私营企业所得。但是这些成功都好景不长,究其原因是她不能摆脱自己的政治色彩。

陈立群:我呢也离不开这个群体。一般公司录用的就是我们七九民运的这些老朋友了,这些民运的朋友一进入我的公司,马上就会被公安的人盯上了,要不了多长时间,其实刚刚生意有起色好转了,又盈利了或者怎么样,他们就开始来查封你了。

北明: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残疾人陈立群忙的时候身兼数职,昼夜马不停蹄,在几种身份和职业之间轮转。不过她动静越大,阻力也就越大。

陈立群:钱拿走了,说是因为北京的公司欠了银行多少贷款,说我下面要负连带责任,所以把我的钱拿走了,把我的东西都拍卖掉了。

我当时想到的是什么,我想他们又要来害我了!然后我就在他们进来查封我之前,我把所有的会计资料账本,所有的票据一并都送到浙江省审计事务所,我的一个电大的同学在事务所里面工作,我就交给她,我说花多少钱你就说,但是你得把我的帐目给我明明白白审计出来,给我一式几份,多几份,我说我要用的。所以他们花了不长的时间很快就把我审计报告给做出来了,做出来以后我就一式好几份,给税务局、工商局、给公安、给国安,给专案小组,每个部门一份,包括会计出纳,全都每人一份。

北明:你做这个审计是为了证明你自己经济上的清白是吧?

陈立群:我想我没有这些问题,因为经济上我怕他们陷害我,政治上他打我我不怕的,就是算你判我个反革命,判我个颠覆,我都不怕的,坐牢就坐牢,如果经济上判你,搞我一个什么贪污什么行贿受贿的话,我觉得我受不了,我必须要在经济上,我一定要把它搞得清清白白的。我就把账目全部都去审计了一遍,我自己带了一个副本我就跑掉了。这也算是一次逃亡,过了很久,后来他们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来。

北明:正常的社会几乎没有人要像陈立群一样,必须而且始终在恶劣的环境中经营商贸事业。

陈立群:公司出问题已经没有用了,你做生意的人你要有信誉的,别人一下子觉得我们都在跟你谈生意,谈这笔土地买卖,谈建这个房子,你走了,你公司被查封了,以后你再回来说我没事情,我再和你们做生意,你的信誉就没有了。

北明:陈立群最长的工作是8年,最短的只有一天,看她的履历表,发现她的人生跨度极大,职业转换飞快,期间充满了创业成功,整肃失败,另起炉灶。

陈立群:他们把我的公司列为我们浙江省的大案要案,他们说在省里开会的时候还说是阶级斗争新动向了,有些人从政治上找不到缺口,就企图从经济上来对我们进行什么反击,说的全都是文化大革命的那种套话。

后来我还去做过农场种苗木,跟朋友合伙在杭州过钱塘江对岸的地方,我们那时候租了100亩的土地,最多的时候租了100亩土地,请了农大的教授,还有植物园的工程师,一起来帮我们规划引进一些新的品种。因为我们去找了专家教授来帮助育种,第一年我们就比人家种了两年的还要好看,还要壮一点。

北明:你引进了高科技是吧?

陈立群:对,所以比当地的那些农民都要做得好,我们那个时候生意也是蛮好的。现在杭州复兴路上有很大一段,其中的金叶女贞,还有一种叫红叶小碧,当时都是从我的农场里买的苗。

听说现在那边很漂亮,就是杭州复兴路的中间的绿化带,苗木是当时是从我农场里买的,那里有我的影子。那个时候我有一个理想,我说我真的希望在杭州市区有一幢漂亮的楼房是我造的,后来这些都没实现。

北明:我在这里总结了三句话,能够形容残疾人陈立群给人的感受,一句是来自她的父亲,另一句来自她的母亲,还有一句来自他的友人。他的父亲看着自己的女儿陈立群如此折腾而不垮,经常对女儿感叹说:“你这个丫头要是腿没毛病,你是不是要登上月亮”?

陈立群:对,你要登天登月亮,你都可以到月球上去了,他说。

北明:而陈立群的母亲似乎更愿意追根溯源,因为她觉得陈立群投胎到她肚子里的时候就已经与众不同。她说:“你是什么东西投胎的啊”?
陈立群的友人对他们这位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残疾有人另有说法。

陈立群:我的朋友都叫我九死还魂草,又活又活了!眼看死掉了,找了个什么项目又活过来了。

北明:说到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和名声。

陈立群:他们资源不共享,所以我还是有一些机会来做一些事情。像我跟浙江省体改委主任的关系,也是朋友介绍,跟我一谈,他就很欣赏我,他说你要做什么事情我一定支持你,我去找他,他都是很支持。我就知道没有被有关部门发现,如果被有关部门发现跟他一说的话,他肯定就不敢接待我。

我那时候做做房地产,萧山后来变成萧山市的市长,富阳县的县长,他们都自己开着车到我公司来找我的,说陈总你到我们这里来,你要什么优惠政策,我给你,你要哪片土地,你说我来划给你,你来做。我那个时候账上有两三千万钱,他们哪有公司有那么多钱,而且是个民间公司,对吧?

北明:可以想象,如果不是因为参与中国民主事业而一次次遭到整肃,陈立群的商贸事业一定大展宏图,她也应该早就登上中国励志典范的舞台,成为全国知名人物了。就在1982年中国政府做出决定,把高位截瘫青年张海迪树为宣传偶像的那段日子,陈立群的接获浙江省政府某部门要树她为残疾人典型的邀请。

陈立群:最早的时候要推荐我为浙江的张海迪都给我拒绝了。找我的人他们不了解我这个背景,因为我知道他们没必要去忙活,到后来肯定有关部门一掺和,你什么都不是,而且我也不喜欢这种东西是吧?

北明:除了对官方意识形态上排斥异己的认知,陈立群拒绝或谢绝当典型,还有另外一个理由。

陈立群:我也不喜欢树这样的典型,我觉得有一点假。

北明:有一点假。我们的陈立群因为追求真实的生活,这些头衔不入她的法眼,她不喜欢非个人化的,没有独立性的不真实的生活。只要陈立群放下她的政治理念,她未必就不能借助这些虚名让自己过得很好。
早前寂寂无闻时遭歧视,遭屈辱,已成过往云烟。

如今的陈立群不是当年的陈立群了,九十年代初她的业绩和能量,她的名声和口碑以及她上好的人脉为他引来了另一次机会。这次机会来自北京,来自中国残疾人福利基金会主持人邓小平的长子邓朴方的私人朋友。

陈立群:后来我的一个朋友,他跟邓朴方的公司有联系,他说要搞残疾人联合会,那个时候还推荐我到浙江省残疾人联合会,他说我可以帮你介绍邓朴方,你们来一起做一点残疾人基金方面的事情,或者做一些其他生意上的事情。他说其实你作为残疾人的话,你就跟上面挂上钩,也能做很多事情,残疾人联合会也来找过我的。

北明:饱经政治磨难,对当局不抱任何幻想的陈立群却以同样的理由再度谢绝了这个机会。

陈立群:我说算了,因为我也明白,一旦我的背景被他们知道,你辛辛苦苦去做的,到一定的时候,他们知道了,这件事情又会做不成。所以我还是推掉,因为我知道这种官方的东西我不可能做的。他们到时候一调查或者他们不调查,有关部门去一说的话,我肯定最后全部都白干了是吧?我也不喜欢这种工作。

北明:经济收获和广结善缘,甚至得到地方官员的认可在先。这是80年代9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环境宽松的证明,这也是陈立群个人智慧与活力的必然结果。而百般刁难和政治打压,甚至专案调查整治在后,这是那个年代政治忠诚依然是一切经济活动的底线的证明,也是陈立群作为一个异议人士无法逃脱的命运。

虽然如此,陈立群屡败屡起,而且直面命运,拒绝做典型。请在下一周同一时间继续收听这个节目。我们将要听陈立群自己讲述她这颗九死还魂的野生植物在屡起屡败屡败屡起之后,终于看清形势,自我移植他乡生长的故事。

**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

北明:华盛顿手记/“年轻的叛逆者”陈立群传奇1

北明:华盛顿手记/四分钱开启逃亡路-陈立群传奇2

北明:华盛顿手记/声震屋瓦的公民辩护人-陈立群传奇3

北明:华盛顿手记/“她别撞到我手上”-陈立群传奇4

北明:华盛顿手记/单腿鹤的商贸奇迹-陈立群传奇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