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百年庆典之沉船恐慌

0

最近中共国再次进入“喜大普奔、普天同庆”的狂热时段,原因无他,唯中共成立100周年庆。

百岁诞辰,象征着圆满和祥瑞,对于任何人或者组织而言,都是值得庆祝的时刻。

人逢百岁寿辰,若身体康健,家境殷实,那便是志得意满、锦上添花、人间值得之时。

一国或是一党,亦同。在百周年庆典时刻,若逢太平盛世、国富民强、内安外和,那便是值得普天同庆的盛大节日啊。

然而2021年的中共国,虽国尚未破,而山河飘摇。民尚喘息,而作蝼蚁偷生。内忧经济民生和稳定,外患孤立围剿与仇恨。

如此凄凉情景,如何去大操大办一个政党之一百周年庆?

我不由得响起晚晴的1894年,那一年适逢大清朝廷慈禧太后六十寿辰。

在慈禧太后准备过六十大寿的一年前,她就和朝中的各位大臣说:“哀家天命之年,法兰西列强入侵吾之大清皇朝,扰吾大清子民,哀家的五十大寿没有办成,然花甲年大寿,无论如何,当办之。”

太后说得很明确—我知道当下内忧外患,可哀家大寿也是举足轻重的大事,不办就不成体统啊。

所以,再怎么破落的光景,这寿宴都得办。还不能凑合办,得风光大操办!

大臣们都知道,慈禧太后的六十岁大寿是非办不可了,如果是得罪太后,那真是危在旦夕了。

为此,慈禧太后提前一年下令让人筹办了她的六十大寿,清政府准备拨出3千万为慈禧太后的生日“张灯结彩”。为了庆寿,慈禧太后让人重修颐和园,而重修颐和园的同时,挪用了海军的军费,导致海军不能及时更新和完善各种武器装备,在中日甲午海战的时候清朝因武器落后而战败。

其实把甲午战争的战败全盘归咎于慈禧太后一场寿宴,这是不公平的。毕竟满清早就腐烂得体无完肤,处于一触即溃的状态。

然而,朝廷在民不聊生、山河破碎的时刻勉强起朱楼宴宾客,如此作死,不死都不合天理呢。

如今,中国共产党也走到了这种作死的边缘,让人感叹世间万象的循环不绝。

今日中共国,承改革开放之愿景,挟加入世贸之威力,有丰饶资源,具劳力无数。按理说正是在国运上大展宏图,突飞猛进之时,为何堕入满清末年之凄风惨雨状?

对中共的执政死局,很多人已经做过总结。中共篡权上位,不得治理之道;疏于自律,官僚主义肆虐,毫无自洁可能性;官员贪赃枉法,社会与公平效率背道而驰;机构冗杂,体质内负担日益沉重如明末朱家和清末八旗;竭泽而渔,众红色权贵家族拼命贪腐,落得满目疮痍如同矿产采空区。

从数据看,毛死之后,从邓到江,再到胡,中国经济的确出现过一个快速上行期。直到习近平横空出世,做了这一党专政的“一尊”。

我试着来给习近平时代的末世景象做个总结。

中南海核心层整体在习近平时代并不比中共之间的几个时代更激进,只不过因为习本人的低智低水准,以及做事不计后果的特征,让整个中共体系从上到下产生“沉船恐慌”。

“沉船之上,谁能端坐如初?”于是各个岗位的官员都开始不顾吃相,疯狂捞钱。以至于处处都是一派末日景象,慌乱的状态加速了中共政权沉船过程。

正如我们不能把满清的灭亡全盘归咎于慈禧太后一人身上,习近平也无法承担整个中共体系坍塌覆灭的责任。

习本人的鄙陋、浅薄、草率、冲动、专横、放肆,已经让中共国的整个官僚体系都人心惶惶,感觉自己身在一艘由疯癫痴傻之徒驾驭的巨轮之上,倾覆指日可待,人心惶惶而思弃船登岸。

纵观古今中外,任何国家,一旦官僚体系都开始惶恐难安,惊悚难定,那它距离崩盘就近在咫尺了。

这“中共诞辰百周年”的庆典还办不办?当然还得办。只不过办与不办,办得是否盛大恢弘,都不影响这个恶魔党即将灭亡的现状。

漏船必沉,众获新生。

 

(葵阳 写在2021年6月10日星期四 斐济苏瓦 时间中午11:15)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