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赴美上市更多内幕 中共跨部门管理混乱

0
16
A smartphone shows the two apps, Kuaidi Dache — part-owned by Alibaba — and Didi Dache — backed by Tencent — which together control 99 percent of China’s domestic market for booking taxis by smartphone, being display in Hangzhou, China’s Zhejiang province on February 14, 2015. The two popular taxi-booking apps backed by Chinese tech behemoths Alibaba and Tencent announced they would merge to create a new company reportedly valued at USD 6 billion. CHINA OUT AFP PHOTO (Photo credit should read STR/AFP/Getty Images)

大陆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的手机app程序。(STR/AFP/Getty Images)

中国打车平台滴滴赴美上市更多内幕爆光,中共跨部门管理混乱,两大机构证监会和发改委支持滴滴境外IPO,网信办虽提出延迟计划,但没有完全否决。

滴滴现在面临双重打击:国内监管机构的报复和美国及全球投资者的反击,滴滴在美国的股价比数天前首次发行股票(IPO)时低了14%。

目前,事件后果已超出了滴滴本身。

香港大学的安吉拉·张(Angela Zhang)告诉《经济学家》(the Ecomomist)说,北京在滴滴上市后立即进行惩罚,看起来像是对滴滴在监管机构完成调查前擅自行动的蓄意报复。

《华尔街日报》周六(7月10日)报导说,美国的银行家们表示,投资者对中企保持警惕,可能一段时间内中企计划在美国上市的管道会枯竭。

报导说,负责滴滴IPO的银行家们面临着来自基金经理和其他投资者的愤怒和怀疑,质疑他们为什么没有提前看到中共当局的监管阴云。

报导引述一位熟悉此事的消息人士说,滴滴的主要投资者软银集团也对滴滴出行如此迅速地进行IPO感到惊讶。该人士说,从上市进程开始以来,软银不知道滴滴会受到中共政府的反对。

受约束 滴滴放弃香港上市 转战纽约

最初,滴滴曾计划在香港证券交易所上市。但到4月初,滴滴放弃了这一计划。据熟悉该公司的人士称,主要原因是港交所要求上市申请人的业务必须符合规定,并在其运营的所有市场获得充分许可。

对滴滴来说,遵守中国所有省市的规则是很困难的。其中一位人士说,港交所提出了一个折衷方案:将不符合规定的业务剥离出来,将其余业务上市。由于不愿意做出让步,滴滴决定前往纽约。

滴滴在其招股说明书中指出,它一直在为其不合规的司机支付罚款,司机没有执照对其运营产生 “实质性的不利影响”。

华日报导说,为了在纽约上市,滴滴知道它需要得到中共政府的默许,尽管目前中国没有法规要求像滴滴这样在离岸避税天堂注册的公司为海外上市寻求正式批准。

中共各部门信号混乱 没人完全否定滴滴IPO

据熟悉这些讨论的人说,滴滴一直在与中共交通部和各机构讨论上市计划。这些人说,中共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表现出支持其上市。

其中两位人士说,当滴滴在6月初公开申请在纽约上市时,它是初步决定在7月初上市,并已通知了交通部、发改委以及股票和网信办官员。

有官员敦促滴滴推迟上市,因为中共担心美国监管机构要求的IPO文件可能含敏感信息和数据,它不希望美国获得这些信息和数据。

据这两位人士称,这些官员向滴滴明确表示,中共政府并不打算阻止滴滴IPO,但希望滴滴等到进行了适当的安全检查,并确保提交给美国监管机构的文件不包含敏感信息。

这两位人士说,这些官员还希望解决审计工作文件问题。美国国会去年通过了一项法律,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提交审计文件供美国监管机构检查,否则有可能被证交所退市。中共长期以来不配合这种要求,双方在这个问题上一直处于僵持状态。

北京纠结呈交给美的敏感资料 它要说了算

一位接近该公司的人士说,迄今为止,滴滴没有向美国监管机构交出任何敏感资料。

“然而,中国(中共)官员认为,应该由监管机构而不是公司来决定什么是敏感信息。在中国,打车公司被法律归类为‘关键基础设施供应商’,这种语言表明国家安全的敏感性。”华日的报导说。

受去年源自中国的中共病毒(冠状病毒)大流行影响,全球股市都在承压,但到今年年初,从香港到美国的金融市场都在反弹,许多科技股都出现飙升,对IPO的需求也再次上涨。

与此同时,中国国内的政治局势也发生了很大变化。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说,党领导一切,并将私人科技公司拥有的客户数据和信息定性为“国家资源”,明确要求这些科技公司必须交出数据宝库。

据熟悉内部讨论的人士称,习近平曾在私会上说:“谁控制了数据,谁就掌握了主动权。”

中共政府去年12月迫使马云的蚂蚁金服取消其在上海和香港的IPO,随后陆续召集多个互联网技术公司开会,并对他们的一些商业行为表示不满。

中共从来都不允许谁挑战或质疑其政治威权,无论个人或企业。过去中国科技行业对中共政府要求的一些数据共享工作表示抗议,在中共执意掌控这些数据宝库,刚通过的《数据安全法》将使这些公司更难抵制这种要求。

滴滴加速在美上市进程 惨遭中共连环报复

北京建议滴滴推迟上市,使滴滴不得不决定是优先推动在美国的还是在中国的优先事项。

熟悉滴滴与监管机构沟通的人士说,滴滴向监管机构表示,它将考虑这一要求,如果需要,推迟上市也不是问题。

与此同时,在纽约,滴滴的上市进程正在加速进行。滴滴于6月10日向美国证交会提交了公开的IPO文件。按常理,滴滴的IPO时间表会安排在7月初,这或许符合中共政府的预期。但是滴滴加快了进程,提前在6月24日确定了目标价格范围和股票销售规模。

由于时差问题,路演改由24小时的虚拟会议,持续了三个工作日。据数据提供商Dealogic称,2021年的典型路演持续了8天半。

6月29日,滴滴将其IPO定价为14美元,筹集到44亿美元,超过了原计划,为其股票第二天在纽交所开始交易做准备。

6月30日,滴滴上市首日小幅收涨1%,开盘大涨19%;7月2日,中共监管机构就对滴滴出行启动网络安全审查;7月4日,中共监管机构勒令将“滴滴出行”app下架;7月6日,滴滴股价暴跌20%;7月7日,中共对科技巨头处以反垄断罚款,其中包括滴滴四家子公司。7月9日,网信办网信下架滴滴母公司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25款应用。

虽然滴滴目前倍受中共打击,但一些金融业内人士说,因为滴滴在美国上市时是一个筹资好时机,并给其早期投资者一个兑现的机会;除非北京的报复行为变得更加严重,否则对滴滴来说,最终等待到的仍然是一场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