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阳:「南非」倒退的文明

0

南非,曾经的非洲经济明珠,在那片贫瘠落后的土地上,这个称谓类似于“塞上江南”,那么美好而生机无限。

曾经经济增长率接近两位数,国富民安,百万富豪成群的南非,如今竟然跌入贫困和暴乱的深渊。

据媒体报道:总统祖马本月8日入狱之后,他的支持者发起骚乱,暴徒数量远远超过执勤警察人数,多地城市发生大规模洗劫,店家、住宅被烧毁,主要道路被迫关闭,甚至连医护人员也袭击。南非政府12日宣布,由于骚乱已造成至少10人死亡,决定派遣2500名士兵前往暴乱最严重的豪登省和夸祖鲁纳塔尔省。

随着骚乱的升级,现今南非社会已经处于失控状态。打砸抢烧横行,许多的外国投资者尤其是华人产业遭遇劫掠和焚毁,人身安全毫无保障。

可怕的骚乱,令人绝望的失序!

说到南非,有一个人物是无法绕开的—-纳尔逊.曼德拉。

曼德拉被南非人称为“国父”,这是一个个人崇拜意味浓重的称谓。

事实上,曼德拉的确在南非走向真正独立自治道路上,做了很多努力与贡献。

当选总统前,曼德拉是积极的反种族隔离人士,并因“密谋推翻政府”等罪名前后共服刑26年半。并且在1994年成功当选为南非第一任民选元首。

曼德拉因为促进南非独立自治,获得荣誉无数,更是在1993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关于曼德拉本人的经历和业绩广泛见诸于历史文献和新闻报道,毋庸赘述。

被全世界封神的曼德拉,真正成就了新南非的民主与自强了?

非国大政府上任伊始,便大刀阔斧将白人企业收归国有。在各种政策上对黑人的倾斜,也引发了南非白人的不满,感觉受到了歧视的白人开始大规模移民,自从1994年以后,近百万白人离开南非,根据1996年人口统计,当时南非白人人口占总人口14.2%(537万人),到了2009年,只剩下447万人,占比下降为9.2%,而到了2012年,白人占比则下降为8.9%。这些白人带走的不仅仅是个人财产,还有自身的才能和技术。

是的,曼德拉的组织在上位之后,迅速把民族(种族)主义火焰烧向曾经的精英阶层。殖民时代留下的白人后裔几乎悉数遭遇明火执仗的劫掠甚至杀戮。

一个不维护程序正义的政权,会在时时处处都暴露出野蛮的本色。

一个不保护私产的社会,一定会处于恃强凌弱的草原法则之中。

一个声称“赶走白人,夺回家园”的南非,最终还是走向了不可逆转的衰败!

今天的南非,经济失血,社会动荡,贪污腐败肆虐,艾滋病流行,治安恶化得让游客闻之色变……

非洲明珠黯然失色,荷兰、英国殖民时代留下的政治、经济、文化遗产,早已被挥霍殆尽,不复存在了。

南非人民需要的是一个淡化血统论的天堂?还是需要一个根正苗红的内斗地狱?我想南非人民已经做出了选择。然而,这真是他们想看到的结果?他们后悔了么?

而这一切,真的是曼德拉当年舍生忘死想要追求的结果?

殖民时代的属性优劣,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也非常沉重。但我相信,对于任何一个民众个体或者家庭而言,安全、繁荣、稳定、公平、自由、尊严,才是他们需求的。

也许殖民者并不是最好的伙伴,然而“同胞”的屠刀与黑手,难道就值得拥护?

我相信曼德拉的初衷,绝对不是毁掉南非。但我也相信曼德拉自己和他的团队,根本没有能力率领南非走向独立和富强。

南非的局面,让我想起同样是从殖民地独立出来的香港。曾经的“东方之珠”,在回到中共手中以后,二十年时间便退步得面目全非。

经济呆滞、法制死亡、公平正义不再,民众的安全尊严荡然无存。

香港的堕落,跟南非何异?都是大倒退,野蛮征服文明罢了。

南非的现状,是近代史上文明大倒退的典范。当然大倒退的还有伊朗、香港、委内瑞拉、津巴布韦……

如今,在严重的种族(民族)主义、恐怖主义、极端宗教、共产主义的侵蚀下,人类暂停了全球化进程,返回壁垒化时代。有人为此欢呼,因为他们抵制全球化。

然而对于欠发达地区的弱势者而言,被同胞关门闷杀的时代再次降临,可怕! 极端种族(民族、国家)主义不被彻底清除,人类永远都是互斗不止的野生动物。

我不禁想起末任大英港督彭定康1997年在香港某精神病医院遭遇的那句来自精神病人的灵魂拷问:“为何一个号称是世上最古老的民主国家,没有征询市民意见,就将香港交给另一个政治体制的国家?”

在文明进化的过程中,让一个国家(地区)脱离文明,交给野蛮人管理,那就像把圈养动物在没有经过野化训练直接放生,那不是仁慈,而是残忍!

无比沉重的话题,唯有交给当事人去抉择,交给历史去评断。

人类文明应该滚滚向前,而不是落入野蛮者之手,进入可悲的大倒退状态。

 

(葵阳 写在2021年7月14日星期三 斐济苏瓦 时间下午1:20)

**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和立场,光传媒首发,转载请注明光传媒并包含原文标题及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