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们的时代打那美好的仗”–四十年来政治大变局中的中国教会

0

教会当怎样才能合一?(含音频) - 生命季刊(中国-2021年8月10日)中国教会面临四十年来的政治大变局中,教会面临多重的困境。

习近平主席上台后,2014年浙江发动大规模的强拆教堂十字架运动。2016年运动开始扩散到全国。2017年9月新宗教条例颁布,2018年2月新条例生效,北京锡安教会、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等一批城市家庭教被列入打击目标。家庭教会进入不确定期。

向政府登记的教会被迫配合政治要求,实施“中国化”,要求教会、神学院校“听党话,跟党走”。促使基督教符合中国官方的意识形态,屈服于国家主义的偶像崇拜。

家庭教会的身份变得更不确定,生存空间可以选择的余地不多,要么屈服加入爱国组织向政府登记,或者挂靠在已经登记的官方教会名下——“以堂带点”,要么就是被强制关闭取缔,特别是城市家庭教会灰色生存的空间越来越窄小。

另一方面,中国提出大国崛起“中国梦”的国家战略,以复兴传统文化为名,当局扶持儒、释、道等民间宗教,结合日益高涨的宗教民族主义,大力推广对共产党及总书记的崇拜。基督教明显遭到排斥。

从2019年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当局以疫情为由喊停所有教会的活动,即使疫情得到了有效的控制,但仍然受到限制。期间,大量的家庭教会被关闭,比如,河北省的一些家庭教会被取缔,江西的一些家庭教会则不被准许恢复聚会活动,教牧成员被监控。

新生一代的家庭教会教牧领袖蓬勃开展了在线活动,尽管当局的网络监控严密。各地教牧举行了在线联合祷告会。新一代领袖观察到中国家庭教会当前所面临的困境,他们表现出无所畏惧,在政权边缘化基督教的大处境下提出“打那美好的仗”。

对华援助协会刊出城市家庭教会牧师 Mao 于去年(2020年10月19日)在“平安中国牧者祷告会”上分享题为:“在我们的时代打那美好的仗”的讲演。

全文如下:

“在我们的时代打那美好的仗”

作者:Abraham Mao

经文:提前1:18-20

我儿提摩太啊,我照从前指着你的预言,将这命令交托你,叫你因此可以打那美好的仗,常存信心和无亏的良心;有人丢弃良心,就在真道上如同船破坏了一般。其中有许米乃和亚历山大,我已经把他们交给撒但,使他们受责罚,就不再谤渎了。

前言:

使徒保罗在他的书信中常常使用军事的术语来描述基督徒的信仰生活,今天这段经文中,保罗严肃地用军中的用语“命令”(希腊文παραγγελία ( parangelia) ,英文This command(NASB95版、NIV版)他属灵的儿子提摩太要预备参战。基督信仰的本质是一场属灵的争战,每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当你接受耶稣到你心中做你的救主之时,就被征召加入了一场基督国度与撒旦国度的属灵争战,这是一场不到生命的终点不得退出的战事。但在这里保罗郑重交托的是教会牧养的工作,是我们的元帅基督藉着预言对年青的提摩太委以的重任,因为保罗把提摩太留在以弗所教会处理艰难的教会内外的问题。

正如在主后2000年,各位服侍基督在中国的教会的仆人,所领受的使命和责任一样。这不是一场轻松容易的争战,保罗却称之为打那美好的仗fight the good fight(NASB95)(打仗希腊文στρατεία(strateia),英文 campaign; warfare; fight)。他鼓励提摩太要打的是一场对抗罪和撒但的美好的仗,基督徒必须与这邪恶的世界、撒旦和自己的肉体争战。

一、什么是打那美好的仗

美好的仗又可以翻译为光荣的或卓越的仗,以弗所教会的假教师们拥有权柄地位,教导异端(1:4-7,4:1-3),他们虚假错谬的道理和不洁的生活正在败坏教会。提摩太正在战场的前线,犹如基督军队的一位先锋将领,保罗指教他打这场美好高贵的信仰之仗。在这两三年前,保罗在罗马第一次坐监的时候,曾在写以弗所教会的信中,颇有预见地用“未了的话”提醒以弗所的圣徒:“10我还有末了的话:你们要靠着主,倚赖他的大能大力,作刚强的人。11要穿戴 神所赐的全副军装,就能抵挡魔鬼的诡计。12因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两“争战”原文都作“摔跤”)。”

保罗指出敌人的特性,教会的困难远超过一般的作战。因为世上的战争是人与人为敌,以刀剑对抗刀剑,以武力对抗武力,以技巧对抗技巧,而我们真正面对的是属灵的敌人:撒旦和牠的堕落天使们。我们的敌人是无法靠人的力量去制伏的,我们不能靠血气去对抗。这不只是思想与意念的对抗,信心与意志的角力,灵魂与肉体的搏斗,光明与黑暗的竞逐。更是圣灵带领教会,与撒旦邪灵及牠操纵的敌对神的个人和世界系统,在历史中恒久的争战,直到基督耶稣再来,上帝的国度完全地实现。

在这场属灵的战役中,保罗激励提摩太“你要和我同受苦难,好像基督耶稣的精兵。”(提后2:3)。保罗说我们不要“不晓得牠的诡计”(林后2:11)。如果我们要得胜,就必须了解撒旦今日如何攻击教会,洞察我们所处的战场形势。

二、什么是在我们的时代打那美好的仗

1、思想上、信仰上的—腹背受敌

20世纪曾在印尼宣教的荷兰改革宗宣教学家克雷默(Dr.Hendrick Kraemer),在他的著作《基督圣道与人本世界》(The Christian Message in a Non-Christian World)一书中说:“基督教与人本主义的会战,第一次是在欧洲,由神兴起保罗与希腊罗马人本主义相抗衡,已打美好的胜仗。中国是东方人本主义的堡垒,将是基督圣道与人本主义第二次大会战之战场!”。提摩太当时就在初代教会与人本主义第一次会战的重要城市,罗马帝国亚细亚省的首府以弗所,是希腊罗马文化和东方文化的融汇地,希腊主管狩猎和自然的女神阿尔忒弥斯崇拜在这里与东方宗教丰产女神融合成为当时阿尔忒弥斯偶像崇拜中心,圣经译为亚底米女神。为其所建的宏伟神庙是古代世界七大建筑奇迹之一。

以弗所是保罗第三次宣教最主要的工作地点,他在这里停留了约有三年之久,写了哥林多前书。使徒行传19章记载保罗在以弗所的宣教工作相当成功,他先在犹太会堂讲道三个月,后在推喇奴的学房与希腊哲人学士天天辩论,即传福音又护教。“叫一切住在亚西亚的,无论是犹太人,是希利尼人,都听见主的道。”(徒19:10)神也借保罗的手行了许多医病赶鬼的神迹奇事,很多人听信福音,不再拜偶像,那些“19平素行邪术的,也有许多人把书拿来,堆积在众人面前焚烧。他们算计书价,便知道共合五万块钱。20主的道大大兴旺,而且得胜”,这堆烧掉的邪术书籍价值可不低──相当于五万工人一日工价合起来的价钱,福音的兴旺使制作和贩卖偶像生意的人收入大受影响,银匠底米丢煽动同行攻击保罗,满城都轰动骚乱起来。

路加的这些历史记载,让我们看到福音的传播,初代教会的建立是在与犹太律法宗教与希腊人本多神宗教文化两方面争战中拓展的。以弗所教会建立之初遭受的主要是外面犹太人和希腊宗教利益集团的攻击。而十年后,提摩太牧养以弗所教会时候主要面对的是内部假师傅传错谬教义的危险。

保罗在这封书信开头要提摩太命令假教师们不可传异端,又在1:3-11和4:1-3节指出,这些热衷做犹太教法师的人传讲“荒渺无凭的话语(mythos,myth)和无穷的家谱”,又“禁止嫁娶,又禁戒食物”。他们很可能是犹太教的Kabbalah(卡巴拉)神秘派别。当源自巴比伦的秘密宗教成为希腊的诺斯替主义时(Gnosticism),希腊文里的”Gnosis”是“知识”的意思,又译为灵知)。犹太人称它作 Cabala 或 Kabbalah(卡巴拉),意思是“隐藏的秘密”,或者称为“口述传承奥秘律法”。这些在早期基督教内发酵的诺斯替异端是西方二元论思想的宗教神秘化。

今天中国教会面对的思想、信仰真理上的挑战正如初代教会在真理上面临犹太律法主义和希腊人本主义两方面的挑战,我们时代的腹背两个敌人是二战后受东方二元论影响的后现代新纪元主义思潮(泛神论的、多元相对主义的诺斯替主义)——这是后浪;和二战前的现代人本主义思潮—这是前浪,启蒙运动以来的现代人本主义是古希腊人本哲学和西方二元论的诺斯替主义异端重新占据了西方人心灵主流。其在政治上的极端形式就是共产主义无神论和极端民粹种族主义的国家社会主义(纳粹)。

所以,我们在现实中见到就是无神论政权一方面以“基督教中国化”为名,消减基督信仰三位一体上帝的超越性,试图使基督教会成为匍匐在国家主义这个现代主神偶像之下,如同儒、释、道一样沦为宗教文化领域统战工具和统治下的结构。另一方面,我们见到就是社会大众广泛的沉迷在佛教、道教和各种泛神的民间宗教迷信和巫术中。特别在近年来,为配合大国崛起“中国梦”的国家战略,以复兴传统文化为名,执政当局倾向性地扶持下,儒释道等东方人本主义和宗教的确在中国人心中有所“复兴”,在中国人心中抵挡福音的坚固营垒加高了民族主义的墙垣,中国教会在基督圣道与人本主义第二次大会战中可谓任重道远。

在基督圣道与人本主义于欧洲的第一次会战中,基督信仰正是在与犹太独一神教和希腊多神教两面作战,在真理的抗辩中形成了三位一体的正统教义,打了美好的胜仗。三位一体神论在基督圣道与人本主义第二次大会战中,也正是针对中国大一统的思想文化,无法解决统一和多元矛盾的政治哲学难题的出路,是我们尚待深入应用阐释的神学真理武器。

2.政教关系上——进入十年逼迫期

我在2014年初旧金山宗教自由论坛上,作了一个《中国家庭教会现状及维权抗争》为题的分享。我当时判断教会将进入5到10年的逼迫期,不久就发生浙江大规模强拆教堂十字架的风潮,后来这个执政当局刻意发起的运动扩散到全国。2017年9月新宗教条例颁布及2018年2月新条例执行以来, 北京守望教会、锡安教会、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等一批代表性的大型城市家庭教会遭受当局针对性地粗暴取缔、关闭。王怡牧师被构陷罪名重判9年。标志着无神论政权意识形态重新原教旨化,彻底封闭了现行体制下家庭教会近20年依法律途径争取宗教信仰自由和公开化的道路。

不仅如此,其对社会全面控制升级为精致的大数据极权主义:以媒体洗脑宣传,培植操纵大一统民粹主义狂热—-或者说中国特色的国家社会主义意识为民情基础,以强化所谓党的领导使党的组织直接进入一切社会组织、团体,以大数据网格化社区控制为手段,以国家彻底控制教育、消灭基督化教育空间、并强制义务教育为名抢夺下一代灵魂。这一切都是为了强固政权的统治基础。

“据人民日报报道,中共组织部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底,中共党员总数为9191.4万名,比上年净增132.0万名。党的基层组织468.1万个,比上年净增7.1万个。”

这表明与无神论公开立约的中国人数在增长。而大家可以明显感受到,近年福音更难传了,来教会聚会的人在流失。

各位神的仆人,我们确实身处在一个越加艰难、险恶的时代。我们这个时代美好的仗,是一场比之前四十年更激烈、要付上更大代价、甚至付上生命代价的争战。这场美好的仗的目的是为了福音大使命的完成,为了在中国和世界赢得足够多灵魂归主达到令神满意的数目,为了上帝的国度在地上的拓展和荣耀彰显。我们争战的目的并非是为要赢得一个地上的国家政权,但我们争战的目的一定是要靠着基督耶稣去努力赢得一个社会的人心、世界观、价值观转向上帝。这就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

三、如何在我们的时代打那美好的仗

那么如何在我们的时代打那美好的仗?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0:4-5节给出了总的方略“我们争战的兵器,本不是属血气的,乃是在 神面前有能力可以攻破坚固的营垒,将各样的计谋,各样拦阻人认识 神的那些自高之事,一概攻破了,又将人所有的心意夺回,使他都顺服基督。”

各位仆人也熟知以弗所6章保罗指出的穿戴属灵的军装。我们属灵争战的武器是靠着神的话和随时随处的祷告。离开这些我们所有的智慧、能力、技巧都无用。各位属灵的前辈、牧长也在牧养和属灵争战上有着远比我丰富的经验。在此,我只分享一下神近十年带领我,给我的一些思考和看见,作为抛砖引玉之言吧。传道书 1:9说“已有的事,后必再有;已行的事,后必再行。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教会历史上与今日中国教会的处境最接近的是教父时代国教化前期,在经历主后三个世纪使徒时代、教父时代,教会开荒、福音广传、教会建立、罗马帝国的历次大逼迫和基督徒大批殉道后,基督信仰在全罗马帝国范围已经深深扎根并以殉道者的血和见证使基督得着极大荣耀。

正如新教传入中国从筚路蓝缕到历经庚子教难;20世纪20、30年代的非基运动;49年以后的镇反、三自改造、反右、文化大革命等无神论共产主义改造运动消灭异己和对基督教的酷烈压迫后。200年来基督信仰已经在中国深深扎根,西方宣教士和中国殉道圣徒的血证明了基督的教会是任何地上政权不能摧毁的! “ 我要把我的教会建造在这磐石上;阴间的权柄(权柄:原文作门),不能胜过他”(太16:18)。

近四十年来,中国教会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也经历了大复兴、大发展,80、90年代是以“五大团队”为代表的农村家庭教会为主的兴旺发展,2000年后大城市为主的城市教会迅速发展起来,新兴的工商阶层、知识份子等社会中间和主流人群涌入教会,使守望、锡安、秋雨一批代表性大型家庭教会迅速成长起来。

这时期,五大团队90年代中期领受“福音传回耶路撒冷”的宣教异象,开始走向海外宣教。而新兴城市家庭教会大多领受赵天恩牧师“三化”异象,致力于在国内执行福音使命和文化使命这双重使命。

这两大异象都是从上帝而来赐给中国教会的异象。但这两大异象方向和范围的不同给中国教会中造成很大张力和争论。但“耶和华说:“我的意念非同你们的意念,我的道路非同你们的道路。”(赛55:8)这也正是洞悉历史、现实和未来的上帝在基督圣道与人本主义第二次大会战中,给要成为主力兵团的中国教会前行两方面的动能力量,前者是牵引力、拉力,后者是推力、压力。

一方面,我们看到五大团队为代表的乡村家庭教会20年来不断与国际宣教机构合作,培训差派宣教士出国,但翌今为止都只能算是探路,真正的大规模宣教尚待城市家庭教会为主体的中国教会真正全面的复兴。而大复兴前必有大逼迫,正是因为49年后前三十年的大逼迫,炼净中国教会,产生了王明道等一批以对基督耶稣至死忠心的圣徒,使本土教会建立了不可动摇的根基和宝贵属灵遗产。才有后面二十年农村教会为主的大复兴,另一方面,现在的逼迫期,正是上帝要炼净已经迅速发展了二十多年的城市教会、去除世俗化泡沫。否则难以承担宣教主力军的使命。

我曾在2015年写的一篇文章《末后大使命和中国福音大收割》中写道“中国教会要承担起跨文化宣教使命并具备真正的宣教力量,必须立足在中国教会本身的建造、资源和能力的整合,教会的国度性合一联接是必不可少基础。具体来说,中国教会需要达到三个层面的合一:

一、家庭教会和官方体制下的三自教会的合一,这需要政治环境向着国家进入宪政治理的转型,以建立合符圣经的政教关系,真正实现宗教信仰自由。

二、是改革宗、福音派、灵恩五旬节派教会等不同宗派的逐步合一配搭,这需要圣灵启示带领中国教会在圣经和普世教会传承基础上发展出中华神学体系,并在各宗派中神兴起一大批有国度看见和服事恩膏、彼此能接纳和配搭的领袖。

三、是城市教会和乡村教会的合一配搭,这需要城乡合一宣教运动的兴起,宣教带动教会的资源配搭。这三个层面的合一在圣灵带领下有所进展突破的时候,中国教会大复兴就会来到。”

这三个层面的合一是从难到易的。2012年后,城市教会提出2030宣教异象,其实是将回归耶路撒冷的宣教异象务实化。但更重要的意义是表明城市福音派教会和传统农村团队教会在异象上开始合一,这是第三层面:

城乡合一宣教的兴起。特别感恩上帝的是,今年疫情以来,我们看到圣灵带领藉着网络的平台,在各城市联祷会基础上开始形成全国性的宣教合一事工。我们期待看到第二个层面的合一,就是在更广泛的跨宗派地合一宣教形成。而这个层面的合一,将为第一个层面的突破预备条件,也需要对三位一体神论更深入的思想、理解和阐释应用在福音使命和宣教神学中。最难的是第一个层面的合一,这需要教会发展出回应当今时代问题基于三位一体的公共神学,当中国无神论世俗主义的乌托邦的梦想破灭后,教会要如何从圣经和圣灵的光照透过神学的对历史和现实作出剖析和解释。

如何从基督信仰和现实主义的态度来帮助整个社会克服绝望,得到身心灵的救治,并引发人民追求一个公义的社会、一个宪政的国家结构、一个更加民主的政治制度和更美好的环境?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牧者必须要思考和回应的。

保罗即将离开生命的战场殉道之前,在监狱里写下最后的书信提摩太后书,让我们以使徒保罗向自己的衣钵传人提摩太最后的嘱咐,来作为对在我们这个时代打美好的仗的劝勉:

“我在 神面前,并在将来审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稣面前,凭着他的显现和他的国度嘱咐你:务要传道!无论得时不得时,总要专心,并用百般的忍耐,各样的教训,责备人,警戒人,劝勉人。因为时候要到,人必厌烦纯正的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你却要凡事谨慎,忍受苦难,作传道的工夫,尽你的职分。我现在被浇奠,我离世的时候到了。那美好的仗我已经打过了;当跑的路我已经跑尽了;所信的道我已经守住了。从此以后,有公义的冠冕为我存留,就是按着公义审判的主到了那日要赐给我的;不但赐给我,也赐给凡爱慕他显现的人。”(提后4:1-8)

(对华援助协会特约通讯员高珍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