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中大前学生会会长对解散感心痛 学者批校方不再提供保护伞

0

有50年历史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10月7日发声明宣布解散,成为《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以来,首个宣布解散的大学学生会。图为2020年11月,中大学生会贴满留言贴的民主墙 (美国之音/汤惠芸)有50年历史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10月7日发声明宣布解散,成为《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以来,首个宣布解散的大学学生会。图为2020年11月,中大学生会贴满留言贴的民主墙 (美国之音/汤惠芸)

香港 —有50年历史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上星期四发声明宣布解散,成为《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以来,首个解散的大学学生会。

有中大学生会前会长对学生会解散感到心痛,他认为在后国安法时代的高压环境之下,多个公民社会团体包括民阵、支联会等相继解散,中大学生会解散亦是可以预见。

本身是中大校友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表示,中大校方由今年2月开始,对学生会的活动多方阻挠,更要求学生会独立注册,要学生自己承担法律责任,他形容校方将学生“推出去”,不再提供大学保护伞的空间。

成立于1971年3月的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是香港8大院校学生会当中,唯一一个仍然根据其大学条例设立的大学学生会。有别于其余大学的学生会自行向香港警务处进行社团注册,在法律上,中大学生会是中文大学的一部分,而非独立法人。

中大校方不承认当选内阁要求独立注册

今年2月主张本土政纲的学生会内阁“朔夜”,发表参选宣言批评中大校方向政权低头,甚至主动献媚,宣言又表示,会与港人同行、弘扬本土文化、巩固共同体意识。

面对《港区国安法》实施后的政治环境,“朔夜”成员接受传媒访问表示,当选后会继续宣扬民主、自由、法治等价值,守护大学学术及言论自由,全体内阁共12名成员已有被捕的心理准备。

“朔夜”成为今年2月举行的中大学生会选举唯一的候选内阁,以接近4千票的信任票成功当选。中大校方随即发声明表示,因应朔夜内阁发表的言论影响校誉,利用校园作为政治宣传的平台,更可能违法,决定暂停为学生会代收会费,并要求学生会注册为独立社团或公司,自行承担法律责任。

当选内阁请辞7个月后学生会宣布解散

在校方发表被形容为“割席”的声明之后,朔夜12名成员今年3月初宣布请辞,会长林睿睎表示,内阁成员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及威胁,包括干事成员及家人接获“死亡恐吓”,因此宣布撤回参选宣言及政纲等有关文件;他形容请辞是向1万8千位中大同学交代,而不是向中大高层屈服。

据中大校园电台今年3月初报道,按中大学生会会章,干事会全体干事半数或以上同时遗缺,干事会自动解散,期间由代表会暂时处理职权。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10月7日发声明宣布解散,声明表示中大学生会虽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中文大学学生会社交网站图片)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10月7日发声明宣布解散,声明表示中大学生会虽已解散,但中大人仍在 (中文大学学生会社交网站图片)

中大学生会争议经过7个月后,学生会上星期四(10月7日)发表题为“中大人有缘再会”的解散声明表示,自今年2月以来,校方宣布停止代收学生会会费,并要求学生会向政府独立注册,自行承担法律责任。学生会曾征询专业法律意见,大律师建议学生会“不需要”独立注册。

声明表示,如果顺应法律意见,中大学生会50年的历史可能就此终结,否则学生会亦陷于难以自处的两难。 9月10日召开学生会联席会议后,接纳学生会代表会全体代表请辞及解散中大学生会的议案。自此,历51届,坚持由民主程序产生的中大学生会,成为历史。

中大学生会前会长对解散感心痛

中大学生会成为《港区国安法》实施超过一年以来,首个解散的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区倬僖接受美国之音访问时形容,学生会由今年2月开始已经处于“停摆”的状态,他认为这个状态是由于校方不承认当选的“朔夜”内阁,并且暂停为学生会代收会费,要求学生会注册为独立社团等举措有关。对于中大学生会宣布解散,区倬僖表示感到心痛。

区倬僖说:“我当然觉得心痛,毕竟这个是曾经我有幸服务过的地方,我亦都希望它(中大学生会)可以继续延续下去,因为的确这个地方其实曾经是承载着很多的传统,以及很多的精神在这里,亦都是培养了很多对社会有贡献的前辈。

区倬僖表示,在后国安法时代的高压环境之下,多个公民社会团体包括民阵、支联会等相继解散,中大学生会被逼宣布解散亦是可以预见。 ”

区倬僖说:“尤其是现在香港处于一个这么高压的环境之下,其实我们会见到很多公民团体,例如是之前的民阵、支联会,甚至乎是支援在囚人士的石墙花等等,其实都是一个这么高压的后国安法时代里面,是被迫解散,其实中大学生会可能今日它被迫宣布解散,都不是说不是一件不可想像的事。”

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区倬僖对学生会解散感到痛心 (美国之音/汤惠芸)香港中文大学学生会前会长区倬僖对学生会解散感到痛心 (美国之音/汤惠芸)

国安法红线不清校园言论空间大幅收窄

区倬僖表示,国安法之下校园内的言论空间大幅收窄,因为很多学生都不知道国安法的红线在哪里,以往很多校园内可以自由讨论的议题,现在已经不能够触踫。

区倬僖说:“大家是对于那个言论究竟会不会触及到某一些红线呢﹖会不会令到自己陷入一些后果之中呢﹖其实这个情况是有的,所以即使在校园里面,其实都很明显会见到,现在其实那个、大家那个公开的言论是没有之前那么自由,而这个我们都相信是政府有意图去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扼杀香港人在公共领域上面的言论空间,令到很多以往其实大家可以自由讨论的议题,现在是愈来愈不能够触踫。”

香港传统社运学运模式短期内难延续

随着中大学生会解散,其余多间大专院校学生会亦出现“断庄潮”,多间院校学生会没有新任内阁承接,处于停摆的状态,区倬僖认为,在目前的状态下,香港的学运和社运,都不可以好像以前的模式延续下去。

区倬僖说:“即是什么是以前的模式呢,即是传统的学运模式,就是可能有一些比较在公众领域上具有公信力的组织,例如是学生会或者是一些传统的社运组织,跟着就做一些公开的论述,以及可能是一些公开行动上的号召,跟着再大家有一个集体的行动去参与,但是你会见到就是现在在19年之后,或者是国安法生效之后,其实政权对于这些在民间、在公民社会具有公信力的组织,可以有号召力的组织,以及一些集体的行动,其实都是非常、极之敏感,所以在一个这样的情况之下,其实在未来可以预视的一段时间入面,都很难预视得到香港社会可以再发生到一些,传统意义上的社会运动。”

对于社运及学运的前景,区倬僖相信无论政治环境多么高压,公民社会可以按实际情况发掘一些空间。

区倬僖说:“是不是说学运或者社运真的未来完全没有空间呢﹖我始终相信就是无论那个政权的监控,以及打压是多么严峻都好,但是民间的空间始终都一定会存在,只不过这个就要靠大家去按实际的情况,看看怎样去发掘这些空间,以及善用这些空间。”

学者批中大校方不再为学生提供保护伞

本身是中大校友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接受美国之音访问表示,中大校方由今年2月开始,对学生会的活动多方阻挠,包括停止代收会费、收回场地使用权,更要求学生会独立注册,要学生自己承担法律责任,他形容校方将学生“推出去”,不再提供大学保护伞的空间,他认为学生会暂时停止运作是一个无可奈何的选择,亦是一种不妥协的表现。

钟剑华说:“(中大校方)甚至要求学生会独立注册,要它自己承担法律责任,这样你意思即是‘推它出去’,然后就是你有什么事我不理你这样,即是不再用大学的保护伞,去提供一个空间,给学生可以自主去作出一些它们的政治诉求也好、表述也好、怎样都好,我觉得这样的情况底下,学生会即是‘上庄’(有新内阁承接)有困难,甚至可能有新内阁承接都无法运作。这个是事实来的,所以它们现在暂时停止运作,都是一个即是在当前的环境,无可奈何的一个选择,即是你不肯去独立注册的话,这个是一个即时来讲既表达一种抗议,亦都是一种清楚地向校方表示,不会向校方那些要求妥协。”

本身是中大校友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批评, 中大校方要求学生会独立注册,要学生自己承担法律责任, 他形容校方将学生”推出去”,不再提供大学保护伞的空间 (美国之音/汤惠芸)
本身是中大校友的香港民意研究所副行政总裁钟剑华批评, 中大校方要求学生会独立注册,要学生自己承担法律责任, 他形容校方将学生”推出去”,不再提供大学保护伞的空间 (美国之音/汤惠芸)
学生会解散对学生整体福祉有影响

钟剑华表示,中大学生会的主要活动与政治及社运无关,包括文娱康体、自我认识、求职就业,甚至选科方面都提供很多校方不能够做到的协助,他认为失去学生会是很可惜的,对学生整体的福祉都受到影响。

钟剑华说:“没有了学生会就不只是没有了社运的问题,即是整体学生在校园里面的福祉都受到影响,所以其实相当负面,学生会亦都事实上提供了很多协助学校推动非正规教育的工作,所以大学本身的校园是一个公共空间来的,这个公共空间充满了很多其他公民社会的元素,所以没有了学生会就会令到这个空间归于沉寂,我觉得这个就是最大的损失。”

钟剑华批威权教育与现代教育背道而驰

对于国安法之下香港多间大专院校学生会出现“断庄潮”,变相停止运作,钟剑华表示,权威当局当然希望所有学生个个“听听话话”、什么都不要搞,只有服从权威,他认为威权教育的模式与现代教育背道而驰,不能够培养优秀的学生。

钟剑华说:“只有顺从权威,即是见到国旗、国歌就要昂首阔步、情绪激昂,想它们(学生)这样,但是很明显这个与现代教育所倡议的所谓Liberal Education(通识教育)是背道而驰,这样的教育不会培养到一些优秀的学生,即是这样的教育只会培养一大堆的奴才,以及没有批判能力的人,大学教育应该是培养一个人的思维能力、独立自主能力,以及为社会提供一些能够突破框框,可以在框架之外思维,以致能够推动社会变革的人,我觉得现在这种以政治威吓,去笼罩着这个大学校园,对社会的健康发展一点好处都没有,亦都会令到香港社会那种人文质素(素质)进一步下跌。”

中大学生报指学生会停运非解散

中大学生报上星期四(10月7日)晚发声明表示,联席会议通过的议案是“学生会即时停止运作”,而非解散。学生报又引述校方表示,由于学生会已解散,之前属学生组织的地方应交还大学。该报认为“解散”一词带来了实际威胁,而学生会解散关乎全体中大学生利益,必须以全民投票方式决定。

中大校方上星期四发声明表示,在学生会依法成立及运作的大前提下,大学一直乐意与学生会合作,按社团条例或公司条例注册是学生会合法而有效持续运作之最可行方式,校方对该会决定主动解散感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