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永康、梁继平:放下学业 重整旗鼓对抗国家机器

0
Video thumbnail for 【專訪周永康、梁繼平】放下學業 重整旗鼓對抗國家機器

香港继推出《港区国安法》后,特首林郑月娥在任内最后一份施政报告中又表明,要打击「假新闻」。面对政权打压日深,香港越来越「大陆化」,本土抗争逐渐息微,华盛顿港人组织「香港民主委员会」(HKDC)重整团队重新上路。接棒出任董事会主席的周永康、任执行总监梁继平在华府接受本台专访,讲述他们推动「美国战线」的行动与理念。

海外港人组织「香港民主委员会」(HKDC)一直致力「美国战线」游说工作,上月改组大换班。2014年香港「雨伞运动」的学生领袖周永康,现为HKDC的董事会主席。2019年七一冲入立法会并发表抗争宣言的梁继平任则是执行总监。两人近日在华府国会山接受了本台专访。他们表示,随著香港的公民社会被《港区国安法》逐步瓦解,日后国际线更需要做好团结工作。两人接捧HKDC工作的目标清晰,就是要拯救香港。

外表学术型的梁继平坦言,驱使他暂时放下对学术的追求,肩负起HKDC执行总监一职的原因,是见到香港人仍然未放弃抗争,他以前支联会副主席邹幸彤为例,只身与无惧国家机器对抗,结果被港府首次引用「煽动他人颠覆国家政权罪」控告,身陷牢狱。说道此处,梁继平一度哽咽。

梁继平说:邹幸彤很了不起,可以一个人顶住一个国家机器对她的打压,在那一刻表现了很大的智慧及勇气。我觉得香港人都未放弃,那么我们在美国有自由、有身位、有财力、有教育程度,为甚么我们不可以做更加多呢?第二点就是有朋友讲笑说,你七一冲了入立法会之后,你人生改变了,不要想过回正常人的生活,这点我都觉得是对的,如果问自己当时2019年的每一个手足冲上去前线,押上自己的性命,那一刻的初衷是甚么?那一刻的勇气和信念是甚么?我觉得你再记起那份勇气时,你就会觉未来的决定很容易做。

周永康就透露,今年二、三月的时候,一度认真考虑返回香港,与战友并肩。但今时今日的香港,在地抗争是否效益最大?他挣扎过,最后决定留守「国际线」。周永康有感「人愈多,社群就愈安全」,大家愈团结,就愈有空间去思考下一步的反抗。

周永康说:当你面对政府或者国家机器,以举国之力尝试打压平民、打压一个人的时候,他(个人)必然面对的压力是十分强大,而你可以应对或者挑战就是大家要站在一起。我们在过往一段时间的交流里,经常都会忆起2019年时,在运动期间的一句说话,梁继平说过一句分享,就是在某些关键时刻,其实人愈多,你的社群就愈安全,因为那个政治打压那种力度是非常庞大,而大家必须要再站在一起,而今日面对的政治现实是,在香港大家要做这件事,是非常之不容易。

周永康指,随著《港区国安法》的实施,他认为HKDC的定位都需要有所调整,由2019年成立时主要担起辅助香港民主运动的角色,推动《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等法案,到今日除了继续做倡议工作,更需要连络海外、尤其在美港人,了解他们的政治需要及经济需要,维系香港人身份,继而渡过当下「政治浩劫」,再重整旗鼓推动美国更多对华政策出台。

周永康说:2020年《国安法》通过之后,海外运动面对一个非常大的挑战,就是它与香港的连结被《国安法》斩断了,或者令到那个连结面对非常大的挑战,如何维持那个连系,或者可以在《国安法》框架以内或以外寻觅到一个生存空间,并继续向前,这是当前一个最大的挑战。

周永康与梁继平目前都在美国深造,有如天安门学运后流亡美国的学生领袖王丹等人。两人都表示会进驻华府,方便会见不同政府官员或国会议员,亦会与不同倡议组织加强合作。日后,在美离散港人社群的耕耘,亦是他们的工作目标。

梁继平说:另一方面必须要承认,离散社群有它的复杂性。例如我们会有美国出生的香港人,有很早期移民过来美国的香港人,他们在这里土生土长,在这里读书或工作,再到19年有一批受政治压迫而流亡的香港人,他们之间的互动或者期许或者交流都会有张力,HKDC其中一个很重要的角色是排解这种张力。

梁继平还透露,他「已经进入政治庇护申请」,他个人前路安排,将与美国的手足一样,要在情绪上处理短期内、甚至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返回港。周永康则表示,未申请政治庇护,这个是重大的决定,他需要时间考虑。但他认为,自己的状态已经无异于「政治流亡」。

记者:胡凯文 责编:何景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