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网》被踢出网络新闻稿源名单 中国民营媒体日趋凋零

0
中国传媒公司财新在北京的办公室。(2018年1月18日)

中国政府星期三(10月20日)公布新版《互联网新闻信息稿源单位名单》,要求中国各新闻网站在转载新闻时,必须将信息来源限制在这份名单之内,否则将会受到处罚。引人注目的是,这份新版稿源名单与2016年公布的旧版名单相比,所列新闻单位的数量大幅增加了将近4倍,但一向被视为中国境内少有的敢言媒体《财新网》却没有出现在新版的稿源名单之中。

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的这份新闻稿源名单,涵盖1358家稿源单位,其中包括中央新闻网站79家、中央新闻单位38家、行业媒体89家、地方新闻网站及地方新闻单位1072家,以及政务发布平台80家。

除了《财新网》以外,另一家被移除的私营媒体则是由山东三联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在北京创办的《经济观察报》。

管控信息不遗余力,中国更新网络新闻稿源名单

美联社曾经通过电话和电邮联络《财新网》寻求评论,但是未获回应。

在海内外享有一定信誉的《财新网》由中国著名媒体人胡舒立创办,是中国境内极少的非官方媒体之一。其独立敢言的报道风格在业界也广受好评与尊敬。《财新网》曾经在中国新闻界大出风头,一方面多次对官员腐败和污染问题做过深入的调查报道,另一方面也曾在其报道中触及中国社会对政府以及政府政策不满等敏感内容。

资料照:中国民营媒体财新传媒创办人胡舒立

资料照:中国民营媒体财新传媒创办人胡舒立

胡舒立本人2005年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曾经说过,她会探索中国新闻业的各种可能性,但不会越界。

今年10月2日中国国庆期间,胡舒立据报突然在微博上发布一条配有猪头照片的贴文。贴文说,“猪头不受待见,与人们的观念很有关系。背负着这等恶名,一般人谁还愿意在餐桌上与其建立战略伙伴关系。”

此贴一出,各界哗然,因为“猪头”常常被海外媒体和时评人用来影射讥讽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尽管胡舒立很快将贴文删除,但是泼水难收,影响显然已经造成。加拿大时评人文昭就曾向美国之音表示,胡舒立之所以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嘲讽习近平,就是因为她已经看到《财新网》气数已尽,因此是在极度愤怒中的一种表达。

中国国家网信办在公布新版稿源名单时曾表明,新版名单在更新时将旧版名单中“不再符合条件、日常表现不佳、缺乏影响力”的单位移除,以维护名单的严肃性与公信力。

《财新网》和《经济观察报》被从网信办新版稿源名单中移除后,暂时还不影响两家媒体的日常运作。民众还是可以上这两家媒体的官网浏览或直接阅读各自的报道。但是这两家媒体的报道或文章却不能被中国其他媒体转载,也不能再出现在新浪等中国互联网平台上。

中国政府对媒体和舆论的管控从来都无所不用其极,除了对境内媒体进行严格的限制和审查外,还将几乎所有的西方媒体拒之于国门之外。中国网民只有通过特殊的软件翻墙,才有可能在网上接触到西方媒体的新闻和文章。

美国之音星期三在报道中国网信办公布新版稿源名单一事时曾说过,中国政府对民众了解和传播新闻或信息之权利的管控真可谓“没有最严,只有更严”。

10月8日,中国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公布经修订的新版《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21年版)》,征求社会意见,其中关于“非公有资本禁止违规开展新闻传媒相关业务”一项,引起中国国内外媒体以及媒体投资人和从业者的关注。

负面清单规定,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新闻采编播发业务,不得投资设立和经营新闻机构,不得经营新闻机构的版面、频率、频道、栏目、公众账号,不得引进境外主体发布的新闻,不得举办新闻舆论领域论坛峰会和评奖评选活动。

这份负面清单一经公布,连中国国内的网民都哀叹已经受到强烈压制的中国媒体自由度的进一步衰退。有匿名网友说,“限制媒体,导致舆论失真,最后导致层层政策都偏差加码,对老百姓伤害就大了。”

彭博社(Bloomberg)引述新加坡第一联合伙伴公司(UFP)亚洲研究部主任贾斯汀∙唐(Justin Tang)的话说,中国政府将《财新网》从稿源名单中移除,表明“新闻媒体无论声誉多么好,都必须与政府保持一致才能继续享有权益。”“任何媒体都不能在党之上,”唐说。

阿里巴巴旗下的蚂蚁集团2016年曾经向《财新网》投资数千万人民币。但是根据10月12日网易科技报道,蚂蚁集团已经卖掉其所持有的全部财新股份。目前,蚂蚁集团已经从财新股东名单上消失。

彭博社引述一位匿名人士的话说,《财新网》被从中国政府的稿源名单上除名后,目前面临的最大危险就是一些广告商从这件事情上揣摩上意,对财新的地位产生疑虑,从而减少对它的资助和支持。

(原文转自美国之音: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