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约翰·加尔文第七节 塞维特斯的挑战

0

加尔文Jean Calvin (1509-1564),宗教改革的集大成者。 © DR

「提要」加尔文主掌了日内瓦的大权,同时他在《基督教要义》这部书中阐发的新教教义,已成为改革中的指导信条。他在日内瓦城和新教世界的地位已稳若磐石。此刻,却出现一位凶猛的挑战者,他就是西班牙教士塞维特斯,而加尔文的态度是不容挑战。

问:上次你讲到,加尔文是个极自信的人。一旦面,他又如何反

答:很不幸,他立刻表现出不容异端的态度。他似乎忘了,宗教改革的思想,在正统天主教看来,根本就是异端。他似乎也忘了,路德在沃尔姆斯会议上被查理五世宣判为异端,而他在巴黎也曾被索邦大学的教授判为异端,不得不落荒而逃。现在,出现在他面前的这个塞维特斯,却要被他判为异端。这个现象反映出人类认识史上的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真理问题。如何认识真理,如何判定何为真理,权力在认识真理问题上的作用,这个命题久远而日新。我们当前仍需面对它。因为,现实中那些不接受普世价值,不与人类文明接轨的专制国家,仍把真理当作极权统治者手中的玩物。为探求真理挺身而出的人,仍然面对着严酷的迫害。

好,我得先给听友们介绍一个塞维特斯这个人,他可实在是个人物。米盖尔·塞维特斯是一位西班牙教士,他是个有极强求知欲的人,对那时出现的各种引人探求的领域,都有兴趣。他读书极为广泛,而且有强烈的问题意识。也就是说,他不管接触到什么领域,不管读到什么著作,都要在其中寻找他所认为的漏洞,用我们常说的话,他是个专爱挑刺的人。从正面上说,他时刻准备寻求无懈可击的真理,从反面上说,他是个吹毛求疵、自以为是的人。我们在前面提到,他早在加尔文在巴黎刚刚发表作品时,就曾约加尔文见面,要和他讨论神学问题。加尔文当时还真是化了妆去赴约会,而这位塞维特斯居然没露面,放了加尔文鸽子。从做学问的角度讲,塞维特斯是兴趣广泛,却很难在某一专门领域深耕下去,所以他总是灵光一闪,妙想叠出,然后就撂在一旁。他对哲学、神学、医学、天文学、地理学、药物学,都有涉猎,他的最大成就是发现了人肺部的血液循环现象。

:他的发现,在医学史上倒是留下了位置。

答:是的,现在人们仍称肺循环为塞维特斯循环。可是他在其他方面提出的见解,往往是与人陷入无休止的争论,而他又是个绝不认输的人。茨威格对塞维特斯有一段评价很中肯。他说,“他有许多天赋,多种多样的才能,但它们却杂乱无章地编排在一起。他有一个有力、机敏、好奇而顽固的头脑,却很容易从一个问题游移到另一个问题。他有要求把真理公诸于众的强烈愿望,却常由于缺乏清晰的创造力而减弱。虽然他无书不读,但他那浮士德式的智力,使他无法彻底了解任何一门科学”。听友们要是看到塞维特斯的画像,一定会联想到另一位大名鼎鼎的西班牙骑士,那就是塞万提斯笔下的堂吉诃德。我猜堂吉诃德小说中的插图,可能就是画家照着塞维特斯画像而创造的。堂吉诃德大战风车,而塞维特斯却大战加尔文。所以茨威格说他。“这样一个自高自大、趾高气昂,永远准备战斗的人物,所到之处,必然四面树敌”。这位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偏偏选中了一个基督教神学中最敏感的题目,“三位一体论”,向整个基督教世界宣战。他的敌人不仅是罗马天主教会,而且他认为路德、加尔文这些宗教改革的大人物,没有一个解决了这个问题。他专找新教的大人物去辩论,结果兹温格利说,“这个罪恶的西班牙人,他虚伪和邪恶的教条,如果任其得逞,将横扫我们整个基督教世界”。

什么个三位一体,会成基督教的核心问题

答:这是个纯粹的神学问题。我简单地介绍一下,否则听友们不明白,加尔文和塞维特斯为何会有一场生死搏斗。三位一体trinite,是基督教定义上帝性质的理论,所以又称“上帝论”。它要回答的问题是,上帝与耶稣基督的关系,是什么性质的关系。耶稣基督以圣灵的形式,存在于每一位信徒的心中,这圣灵和耶稣的关系是什么性质的关系。使徒们所见的唯一肉身,是神之子耶稣,这是道成肉身,但这一显形,与神道,与圣灵是什么关系。三位一体论的回答是:神之道体现为圣父、圣子、圣灵,这三个位格person 是神道的本体。信徒们崇拜上帝,基督现身,以圣子的身份,使圣徒们认识到圣父,又以圣灵入心,而成为宗教生活的指导。实际上,这说的是同一本质。这个解释让基督教的崇拜对象同一化,它的核心是,三个位格同一个实体。而反三位一体论则认为,圣子的位格低于圣父,因为圣子是被造者,耶稣基督的神性低于他的人性。这就把崇拜对象变成分立和有高低的。其实质是回到了多神崇拜。关于三位一体,自基督教创立之始就争论不休,直到君士坦丁大帝召集尼西亚宗教会议,确立三位一体是上帝论唯一正确的认知,以后凡反对三位一体的观点,皆为异端。神学家奥尔森一句话道出了争论的实质。他说,“神既是神圣的,也是绝对完满的,不可能有任何改变。因为改变若不是变得更好,就是更坏。并且如果能改变,无论变好变坏,神也就不再是神了”。

个神学概念似乎和希腊哲学有关。

答:对,可以说它是出自古希腊本体论哲学的逻辑。希腊大哲巴门尼德早就说过,“存在是一,它是完整的,完美的,不变的,统一的”。这个存在的绝对性质,恰恰可以拿来证明一个完美的最高存在。在基督教神学中,这个最高存在就是上帝。所以,耶稣基督和圣灵必须和上帝同质。而塞维特斯却要挑战这个上帝论的基础。这样一来,他挑战的对象就不只是罗马教廷,同时把宗教改革的领袖也一锅烩了。他认为,这些领袖根本没有什么贡献,因为他们谁都没有驳倒三位一体论。他出版了一本书《三位一体论的错误》,公开向基督教的神学基础发动进攻。这下子,他就成了天主教和新教的共同敌人,在整个基督教世界都不可能有立足之地。比如加尔文的战友布塞就认为,塞维特斯是个流氓。他说,“应该把肠子从他身体里活活抽出来”。塞维特斯成了公敌,他只得隐名埋姓,藏了起来,沉默了几年,在维也纳靠行医为生。但这位先生相信真理在握,忍不住要表现自己。这次,他选中了加尔文作他的辩论对象。他没想到,这一次他把自己送上了绝路。

作者:特约专栏作者:赵越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