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伴随者”腾空出世 进入确诊者800米范围成噩梦

0
美國再生元生技研發的川普療法有預防武肺感染效果,將向FDA申請作為預防療法之一;圖為武肺病毒SARS-CoV-2的穿透式電子顯微鏡影像。(法新社)

中国政府以防疫为由,使用空前大数据监控措施。据报成都仅因出现疑似病例,千千万万人的自由随即受到限制。有防疫人员向本台证实,当局设「时空伴随者」项,与确诊者在800米范围之内共同停留超过10分钟的人士,全部要接受各项强制排查检疫措施。相关措施被批侵犯基本人身自由,并成为当局打压异己的工具。

据来自成都的消息显示,因出现疑似的感染者,被称为全球最大单栋建筑的「环球中心」周一(8日)被迅速封锁,数万人被限制在该商场内就地做核酸检测,直到周二(9日)才完成集体检测。尽管核酸检测并没有发现呈阳性感染者,数以万计的人的健康码也瞬间变黄,并被要求各自回家隔离观察。

但排查并未就此终结。除了与无症状感染者有接触人士被列入监测名单,上述黄码人员返回各自社区后,官方再对更多的人实施了隔离,并要求检测核酸。

成都市官方并未披露此次大规模隔离的详情。

「时空伴随者」成「麻烦」代名词

当地市民陈女士透露,官方利用通讯工具的信号,锁定每个人的行踪,并以此制定监测名单,广泛人群被列为「时空伴随者」,一旦被贴上这个标签,当事人便瞬间寸步难行。

陈女士说:就是那个移动信号的基站800米范围内,然后在那停留10分钟,就成了「时空伴随者」。我们家那附近有一个嘛,1点几公里哦,离我们家。就是在同一个餐厅就过餐,但是没有在一起吃饭嘛,都不认识。我们都做了核酸检测的嘛,都绿码、前天做核酸检测,然后昨天出的结果。黄码的都被隔离了。我都排了一个小时,那个太不科学了。就是所有的人挤在一起排队,那好容易感染嘛。

而另一位成都市民说,百姓随时随地都可能成为这种严苛管控模式的受害者,比如周三当天,一辆公车上有乘客的健康码突然变成了红色,然后全车人被立即隔离。

健康码被滥用成维稳工具

人权律师蒋先生称,无处不在的大数据监控以防疫的名义全面运用,「时空伴随者」这顶帽子,也正成为官方打压异议人士的利器,同时也催生了权力寻租空间。

蒋律师说:非常严苛,这一次像咱们张掖,隔离了3800多人嘛。就是说好多这个宾馆,为了挣钱,就和这个政府官员(勾结),把他这个宾馆列为隔离的。因为这些隔离费用呢,都是由被隔离的人自己来承担的。以后这个健康码,都可能成为管控你的对象(工具)。就像那个谢阳律师,要到上海去看那个张展的母亲嘛,尽管他在长沙从来没出过门,他后来走到机场,他的健康码成红码了。

严苛的防疫模式重创社会

河北省防疫指挥部的内部知情人陆女士告诉本台记者,虽然外界才刚知道「时空伴随者」这个说法,但其实这个管控手段,早已运用多时,只是现在被细分得更明确。

陆女士说:比如说这个社区,有十几栋楼,出现「密接」或「次密接」,他们都要封锁起来。如果属于「密接者」的话,那可能就回去隔离点。「次密接」的话,捅(鼻腔)完了以后,在家观察。做两次核酸,如果没有问题的话就解封。它是定点医院住满了以后,才去方舱嘛。我们有一个南华小学的,整整一个班的孩子都去酒店定点隔离。就是10.1的时候,我有一个朋友,他全家去看了电影,第二天,全家就去隔离点了。

她说,国内采取这种严厉的封控,确实给经济带来了严重的打击。以当地为例,现在断供的房产急增,二手房严重滞销。一些无力还贷的人为了不被列为失信名单,只能全力抛售。

另据一个网名为「没有小白的新酱」的方舱医护人员在微博透露,自己从去年11月开始进入方舱医院。他说,在里面目睹到很多有基础疾病的患者,因隔离防疫要求,无法进行及时的抢救,已经有多人因此丧命。

但他的微博引起了线民的关注后,已被迅速销号。线民担心他因透露了疫情的真实情况而被整肃。

本台记者经过多方尝试,也没能联系上这名医生。

本台记者亦就此试图采访国家卫健委,但该机构一直拒绝回应。

记者:黄小山/程文 责编:方德豪 网编:刘定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