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霞总结六中全会:一. 专为习量身定制的决议

0
 RFA制图

一、为习近平量身定做的“历史决议”

所有关心大陆问题的中外人士都明白,中共召开的六中全会以及决议,是目前中国政治领域里的重大热点事件。然而,对这一重大热点事件的关注,却奇怪地表现出两个“冰火两重天”。

(一)两个“冰火两重天”后的突然爆发

一是大陆与海外冰火两重天。

海外媒体的火热议论与大陆公众的极度冷漠成对比鲜明。无论是会议召开前还是会议召开中乃至会后发布公报,都是世界新闻平台和社交平台上的关注热点。海外无论是各著名大媒体还是华人自媒体,都高度关注六中全会,并做了种种的预判、推测、分析与评论。然而搜寻大陆的许多社交媒体与微信群里,会前会后竟然民间几无议论,人们似乎毫不关心中共高层这一神秘的“大事”。

二是大陆官媒与民间的冰火两重天。中共两个中央级媒体——人民日报与新华社,在会议召开之前高调造势,连篇累牍地吹捧阿谀习,大力为六中全会热场子,但民间冷若冰霜、毫无反应,死一般寂静。

这样的“冰火两重天”说明了什么?

一是“哀莫大于心死”。党内与民间对习不抱任何指望;二是极度蔑视。人们冷眼看着这场丑剧闹腾自嗨,嗤之以鼻、不屑一辞,这令官媒极为尴尬;三是中共大兴文字狱,使很多人出于恐惧,宁可一言不发,也绝不拍马逢迎,自贬人格。

相比之下,2018年习强行修宪时,党内与民间还有人公开批评、公开抗议,而现在竟然无人理睬。这说明决议还没出台,已经失了民心党心,无人“喝彩”,竟连“倒彩”都懒得喝了!

变化常常发生在不期然间。

中共六中全会公报出台后,暗流涌动的地火终于喷发了。此前,新华社的一篇拍马与高级黑兼有的长文,在六中开会当天说:中共百年革命、建设、改革的“豹尾”已经收官,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龙头”正在开启!这当即引起公众警觉,习近平要终结改革?大陆网上议论之声渐起,官方心虚了,竟然在微信上悄悄地封闭了新华社的这篇长文。六中全会公报出来后,习近平版的所谓“十个坚持”基本经验特点鲜明:不提“坚持改革开放”。大陆舆论炸锅了。《法广》11月15日文透露历史决议还没有公布,已经惹出“振聋发聩”网文。网文指出,不提坚持改革开放,等于否定第二个决议,改变国家发展方向。民间评论说:他们的合法性在于“制造一个思维陷阱:‘枪在手、跟我走、饭都有!’”

几乎同时,另一个“十个坚持”流传于网上,这是党内极度不满的反映。党内有人针锋相对地提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的基本经验是:坚持改革开放、坚持解放思想、坚持实事求是、坚持以人为本、坚持依法治国、坚持和平发展、坚持中美友好、坚持集体领导、坚持任期制不搞终身制、坚持不搞个人崇拜!”党内人发声:“这十个坚持才是正道。人们心中有杆秤!”更有赵紫阳时期中共顶层研究改革的“三所一会”人说:“全党主流姓邓,他明确露出反邓或冷邓,终于闹出了问题”。

人民日报11月13日文章透露:中共六中全会上爆出“热烈讨论”,焦点是第二、第三两个决议之间究竟什么关系?这个问题确实是关键是要害。它不仅关系到习近平继续控制权力的合法性,也是决定未来中国的命运,乃至影响世界前途的要害所在。

(二) 21世纪的“顺天时报”

讲“党史”,争“政治正确”并转化为绝对话语权,以稳掌最高权力,这是中共党内 “政争”与“权争”紧紧交缠在一起的根本原因。政争为表像,掩盖“权争”实质;“政争”的结果就是做“历史决议”,“决议”等于 “一锤定音”——宣示最高权力花落谁袋。历史决议一经出台,党内即无人敢挑战、能挑战其权力地位——毛、邓即是如此。毛通过延安整风批陈独秀、王明、李立三等“错误路线”,制定第一个历史决议,使自己成为”红太阳“[1]。时隔35年后,第二个历史决议发布,邓在全党的无冕之王地位就此不可撼动。

回首看,第一、第二个历史决议,均有对中共历史上“重大问题“的批评与纠错。令人迷惑的是,习领导制定的第三个历史问题决议,通篇皆为正面肯定而无任何批错纠错,那第三个历史决议针对什么问题?

有党内人指出:对所谓中共百年奋斗的重大成就和基本经验做决议,显得既荒诞又诡异,于理不通。党内有人指出,做这个决议说明习“心虚不自信”,“他们的意思是成就如果不举手通过的话,那就不算成就。说明他们对自己的成就根本没有把握。”事实上,官媒高调造势的习上台九年成就,在党内很多人眼里是重大“失误”乃至灾难。

习近平用做 “决议”的方式来自我吹嘘,堵住全党的嘴不许妄议他的“政绩”,这真是一大“开拓创新”。2021年11月17日新华社长篇文章写道:“制定历史决议,其目的就在于……凝聚全党思想和共识,统一全党意志和行动……”,“旗帜鲜明讲政治,保证党的团结和统一是党的生命”。这就透露出做决议的真正目的,即确保习近平权力地位,为习近平的连任制造政治垫脚石。

通观第三个历史决议文本,能看到三个鲜明特点:

第一,这是大陆初中水平的政治课读本或者大众化的宣教材料。海内外有些评论说,第二个决议某些地方表述晦涩,“不容易懂”,第三个决议一看就“懂”。这是大实话。这份决议的所有文字表述都在习能理解接受的范围之内,确保了文字使用的正确安全。据说“通商宽农”变成“通商宽衣”后,海里曾经流出一则传闻:当时的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领导被训斥责问:谁干的?用这么生僻的成语!从此后,中共海里顶级写手高度重视用字安全,凡替习起草讲稿,尽量不用古文成语,并且给一些字词加注读音标识。无奈这真是防不胜防,不久“萨格尔王又传遍大陆内外”,令海里写手与秘书无不提心吊胆。

这次制定历史决议,从头至尾都由习亲自领导亲自主持;从框架到成文,都由习近平亲自审阅、亲自定稿。这确实保证了用字安全,但公布后党内外鄙夷贬伐议论不断。其主要原因之一是,空洞华丽的高大上词藻处处可见,然而词藻堆砌不出任何思想价值、学术价值与历史价值。尽管官方吹嘘为所谓的“划时代的纲领性文献”,但党内外许多人认为,一旦习垮台,这份专为个人量身定制的东西就会随之被否定被丢弃,将来连“历史的垃圾堆”都没资格爬进去。

第二,决议大话大话套话空话的背后是歪曲历史、隐瞒真相、“继续欠账”。

对于一个有着百年历史的老“党”来说,做个百年回顾,清理自己的历史本无可厚非,问题在于怎么做决议。这个决议完全避开了中共1949建政以后的“痛点”与“疮疤”。比如:至今依旧维持关于朝鲜战争的谎言;闭口不提三年大饥荒饿死几千万人;竭力淡化从土改、一化三改、知识分子思想改造、反右运动直至文革十年对大陆各类精英人士和普通民众的残酷迫害。同样,决议回避1978 以后的历次事件对大陆民众犯下的罪错。比如:一直延续至今的以“反自由化“为名压制人们的自由思想、自由言说权利,并40年一贯制残酷迫害追求自由民主的正义人士;比如将”六四“事件” 称之为“严重政治风波”,避而不谈对市民与大学生的开枪镇压;32年来不择手段地企图抹去、扭曲与消除对“六四”事件的集体记忆,禁止纪念“六四”死难者……。从习近平与中共党的角度说,是“前两个决议的基本论述和结论至今仍然适用”,从中国人民的角度说,是习近平抱着中共党的负资产——历史欠账不放。将来一旦中共垮台,习及其爬上党魁地位的同伙将逃脱不了偿还“历史欠账”,承担历史罪责的命运。

第三,历史决议用一半以上篇幅编织习太阳神话。

编织神话是为了登上神龛,巩固权力宝座。问题在于,即便习近平自我吹嘘、自我封圣且毫无羞耻感,也无法把谎言铅字变成历史丰碑。

九年前,习近平上台时,胡温留给他很殷实的经济财政底子,外汇储备达到将近4万亿;三驾马车拉动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尽管长期存在着经济与社会的结构性矛盾,但通过深化改革解决经济社会重大问题(包括遏制党内腐败)的基本条件已经具备,关键是能否坚持邓小平确立的中共党基本路线一百年不动摇、坚持改革开放不动摇。

然而,实际情况是习近平打着全面改革的旗号全面倒退,短短九年,尤其是武汉病毒疫情以来,中国经济社会数据断崖式下堕,民生极为艰难。例如,外汇储备几近枯竭;大陆9亿多人月收入不足350美元;“千年大计”的雄安新区沦为笑话;精准监控残暴镇压的警察国家越来越常态化;残害宗教信徒与自由强制实行宗教党化政治化、对新疆西藏内蒙等民族地区实行变相种族灭绝;繁荣自由法治的香港沦为死港表明“一国两制”完全破产;军事恫吓战狼外交使中国处于空前的国际孤立………。六中全会制定决议消息出来后,大陆网友历数习近平九年来搞砸内政外N件大事的帖子在网上悄悄地流传,大陆民众不少讽幽默感,网民说“真是干嘛嘛搞砸”、“干什么搞砸什么,这得要多大的本事才能做到啊!”。越来多的人以此称呼习近平:“总加速师”。

“人贵有自知之明”。当人不自知而自视甚高且身边阿谀奉承的宵小成堆时,狂妄野心便极度膨胀,甚至以无知无耻而无畏。大陆有学者说:从历史决议文本看,习近平真是铅字崇拜症者,他以为历史是铅字铸成的,上了铅字大家举手,这就算板上钉钉了。”在大陆,无论党内外,都有很多人对这个决议极度反感和厌恶,以至于即便是研究中共党史党建的学者说“硬着头皮读完了决议全文”,都有同行惊讶“真佩服你,居然没有噁心得吐出来。”

所有这一切,决定了决议本身就是一个笑话一场闹剧,它注定了这堆文字既臭名昭著又必然是短命的。

[1] 已故著名历史学家高华的成名之作《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即是分析毛如何通过延安整风登上权力顶峰的。这是一个开创性的中共党史研究。钳制众口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